白玉娇和萧懿航说起梦琉璃的来历。

    白玉娇接着道:“但是无论如何,那时候的梦琉璃武功虽然不算弱,但是绝对不算强,在联盟之中也不过是中庸而已,全是凭借着段惊羽的威名更是凭着获得萧百荣的藏宝图而成为自由联盟的重要成员。”

    “但是不久之后,梦琉璃的师弟就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萧云,随后很多有心人却是发现原来这梦琉璃对他的师弟却是有着别样的感情,这也导致梦琉璃在联盟中的地位有所下降。直到梅剑山庄崛起,江湖人才知道她和萧云的关系,此时江湖人更是惊愕的发现萧云的妻子居然就是梦琉璃的亲妹妹梦倪裳,这就让很多人不解。”

    “丰寰山神女剑派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死亡,却是直接导致了神女剑派没有了经济来源,再加上其他原因,梦琉璃带着神女剑派寻踪本源回到了古墓之中,之后就一直的未显露什么惊人武学,没想到今日一战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三年前她的武功还是不入流,怎么会短短三年时间就精进如此?难道是有着什么特殊的法门?”萧懿航又是疑惑起来。

    “这我也很奇怪,除非是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才有如此精进,但是却也不对,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虽然能够快速提高人的内功和武功心得,但是缺点就是根基不稳,难以掌握如此浑厚的内功个武学,尤其是意境方面,梦琉璃不过伪意境,修成才多久?能够像梦琉璃这样施展出来精妙的武学,又有如此高手的意境,这看起来像是浸YIN这门武学十年、二十年的功力一般,这很是奇怪。而且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的人最是激发人的欲·念,即使是最为纯洁的圣女也会变得欲·求无度,绝不像梦琉璃这般拒男人与千里之外,甚是奇怪!”白玉娇皱眉道。

    “确实奇怪,但是也没什么,待我将她牢牢掌握的时候,这一切都不是秘密。哦,对了,梦琉璃最近有什么举动?”萧懿航问道。

    “前不久出去了十数天,归来之后就一直的待在屋中似是闭关,我也不清楚她到底在干什么,她的武功非比寻常,轻易我是不能靠近的,我发现她似乎是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似乎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看来这场战斗很是激烈,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白玉娇笑道。

    “现在那两个叛徒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梅剑山庄之中,这次任务的失败完全是因为这两个叛徒导致的,更可恨的还有那月缺冯雷,吹起牛来倒是厉害,结果被叶可卿那个瘾君子就拖死了,真是可恶。”萧懿航怒哼道。

    “那两个叛徒在梅剑山庄,不过放心,很快就是他们的死期了,我想红衣和绿衫很喜欢这种强势的对手,还有一件事我想你早晚也会知道,也不想对你隐瞒了,月缺冯雷死了。”白玉娇淡淡的道。

    “死了?他怎么会死?这个世上又有谁是他的对手,就是我父都不是她的对手,他怎么会死?”萧懿航惊慌失措。

    “死的很蹊跷,不像是被人打死,他身上虽有外伤但是并不致命,他的死因看起来像是····”白玉娇说着竟是有些浑身颤抖。

    “像是什么?”萧懿航也察觉白玉娇不对劲。

    “像是···被人抽干了内力,耗尽心力而亡。”白玉娇郑重的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武林中难道有这种武学?”萧懿航皱眉道。

    “当然有,先不说武林有名的北冥神功就有吸纳别人内力为己用的能力,各种邪门武功也是层出不穷,其中最为厉害的就是传说中的魔教武功化冥神功,不过这都是属于传说中的武学,即使是北冥神功也是失传百年之久,但是眼下看来这种邪门武功又重现江湖了。”白玉娇道。

    “玉娇,你说梦琉璃会不会····”萧懿航也是心头大震。

    “完全有可能,你也见到了,萧云等人是没有这份本事的,但是梦琉璃却不一定,我也很好奇梦琉璃为何武功如此高深,莫非她掌握住了这种邪功,以邪功吸人内力为己用,比之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不知快上多少,又强上多少,也难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武功大进。”白玉娇最后笃定的道。

    “那我得要加快拿下梦琉璃的步伐了,眼下却是治愈我的伤势要紧,本来再想熬那叶梦色几日,让她彻头彻尾的沦为痴女,看来是便宜她了。”

    “无所谓的,她已经是痴女了,她没有孙剑画那等心境,还能从迷心牵魂之中清醒过来,她的功力更是弱的可怜,她就像是梦倪裳,即使是活着也不过是你的玩物,又能掀起怎样的波澜?你太小心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个,一个是尽快的恢复伤势,然后趁机消灭梅剑山庄,第二个就是将自由联盟抓在自己的手中,这两点第一个容易,第二个却是比较难了,玉娇,你有什么看法?”萧懿航向白玉娇问道。

    “你的胃口太大了,自由联盟都想一口吞下,小心骨头啃不动,牙再被崩掉几颗,也要注意不要被噎到,陈天成不简单,自由联盟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弱,还有就是梅剑山庄也不是你任意揉捏的,你可想好了对策?”白玉娇郑重的问道。

    “我的伤势恢复全在叶梦色,这点并不难,只是到时候也是叶梦色的死期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子,却要香消玉殒,真是可悲,不过她的死我并不关心,倒是梅剑山庄是个麻烦,现在正是大战后的休养生息时间,若是此时我们在给他们一点刺激,让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不知道接下来能不能应付即将到来的大变?”萧懿航冷笑道。

    “将来的大变?你是指什么?剑灵山吗?剑灵山我已经调查过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到什么厉害人物,但是我却是知道这个剑灵山不简单,我正有意以剑者的身份加入剑灵山探探虚实。”白玉娇皱眉道。

    “剑灵山?什么东西?”萧懿航疑惑道。

    “你连剑灵山都不知道?那你刚才所指的大变是指什么?”白玉娇你也是疑惑起来。

    “少林派不是要在少室山上举行武林大会吗?隐忍了这么久的少林派突然间插手武林之事,绝对不简单,所以我认为这是一场大战。”萧懿航道。

    剑灵山一个以“论剑”聚集天下剑者之地,少林一个不染武林风尘的所在,这两个势力同时浮出水面,武林又将怎样风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