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派的事情我觉得他的背后在下一场很大的棋,所以现在的我们没有机会插手,眼下我关心的是剑灵山,剑灵山是最近才兴起的势力,以其说是势力不如说是一个组织,是一个以论剑的名义召集天下武林剑者聚集在一起的组织,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剑灵山的野心,但是他笼络了这么多的剑者,的确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势力。”

    “这个剑灵山?”萧懿航皱眉不已,因为他没有听说过剑灵山。

    “剑灵山上有高手,虽然表面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仅仅只言片语就将情绪激愤的武林群雄安抚住,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人物了,所以我相信剑灵山是近期最炙手可热的势力,你居然连剑灵山都不知道,我看你的消息太不灵通了,也不知你都是在干什么,你这样下去是走向灭亡的趋势,我看不出来你哪里来的自信。”

    “玉娇,不是你想的这样,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的在参悟、融合我的刀法,确实是疏忽了这些东西,不过幸好有你在,一切都不是问题。”萧懿航尴尬的笑道。

    “我要以剑者的身份去一趟剑灵山,你也抓紧你的事情,记住穷兵黩武是最可怕的,要掌握武林,靠的是头脑不是武力,你想想看,现在的武林是掌握在谁的手上,不是萧百荣,而是你的父亲元松竹,这点你不会忘记吧?”

    “我当然知道,玉娇还真是我的福星,眼下我就是要靠叶梦色恢复伤势,同时让红衣、绿衫去骚扰梅剑山庄,你说这是不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叶梦色很奇怪,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风无忌是她的最爱的男人,风无忌死了,她亲自将他安葬,她很伤心,很伤心,但是伤心着却是睡着了。

    伤心过度,悲伤过度,累极、困极,之后睡着了本是没有什么奇怪,但是怪就怪在她做了一个梦,一个荒唐至极的梦。

    本是心上人身死伤心欲绝的时候叶梦色居住做了一个春·梦,梦中的情景她十分的熟悉,竟是她与风无忌男女孤对的场景,依旧是那么的青涩的两人,依旧是那么的熟悉的情景,不似是梦,倒像是往昔的场景再现脑海。

    但是也有不同,那与自己眉目传情、诉说情意的人是谁?这个身影怎么如此熟悉,他不是风无忌,他是谁,是谁闯入了自己的梦中,闯入了自己的内心的世界之内?

    那个身影越来越是熟悉,越来越是清晰,最后在叶梦色的脑海中清晰的显示出来,这居然是萧懿航。

    自己怎么会梦到萧懿航?叶梦色很奇怪,简直是奇怪到了极点。

    梦醒了,但是她的脑海中却是挥之不去梦中的情景,在梦中他们手拉着手,他们相互嬉闹,相互关心爱护,到了最后相拥着说着情话,两人情动,竟是在梦中疯狂缠绵。

    叶梦色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还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心上人刚刚死。

    “嗯?”自己的心上人刚刚死,自己的心上人是谁?风无忌?我怎么记不清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怎呢回事?和我在一起的是···航,我的心上人是萧懿航,他还活着。

    还还活着,可是我为什么悲伤?叶梦色突然间有些头疼,进而疼痛加剧,竟是炸裂般的疼痛,越是想记起以往的事情越是头痛。

    叶梦色好一阵才缓解了头痛,晃了晃头起身,不在想以前的事情,起身想要出去走一下透透气,不料感到身上极其的不适,那种感觉很奇怪很奇怪,就像是···。

    再低头一看却是羞红了脸,同时也发现自己睡觉的床上早已是狼藉一片。

    怎么会尿床?叶梦色简直尴尬的要死。

    一连数日叶梦色就像是活在梦境之内,竟是白日间清醒的时候也是精神恍惚,怎么总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和自己缠绵的人会是萧懿航,我和他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而且我的心上人是····

    我的心上人是谁来着?我怎么记得我的心上人是萧懿航?

    叶梦色感觉到了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想着想着却是头渐渐的疼了起来。

    躲在暗处的人影看着叶梦色的表现很是满意,果然经过改进的桃花露效果就是不一样,同时加上阴阳合·欢道的“心牵魂绕”心法一同使用,效果加倍。

    叶梦色渐渐的已经忘记了初心,忘记了风无忌,她的心中只有萧懿航,同时桃花露的药力让她整日的胡思乱想,脑海中不断的翻腾着两人缠绵的景象竟是不能自制,而此时她已经知道原来那不是尿床,半个多月的折磨叶梦色整个人几近崩溃。

    一个人出现在了叶梦色的面前,很潇洒,很俊朗,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人。

    叶梦色眼神迷离,这个人居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经常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人。

    下一刻叶梦色扑入萧懿航的怀中,似是温柔的小猫,萧懿航却是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终南山古墓。

    古墓重达万钧的石门缓缓升起,一个人影逐渐的显露出来,是一个可人的倩影,一身雪白衣衫不染一丝尘埃,就如九天仙子降落凡尘。

    李云燕终于开启了石墓大门,古墓之中的食物早已不够,但是石墓之外有黄晴晴和莫林,这让李云燕很尴尬。

    本来她并不介意黄晴晴回来的,只是师尊说了,黄晴晴全身已沾俗气,不得在踏入古墓半步,这让李云燕十分为难,但是她并不在意,因为对李云燕来说这都是一些小事,尤其是感情的事情,无论什么感情,在古墓派的人眼中是最不值钱的,古墓派中修习的是清心寡欲。

    李云燕开启了石墓大门的机关,门外无人,这让她也免于见到黄晴晴苦苦哀求时候的尴尬。

    从外将石墓大门关闭,李云燕就像是一只轻快的燕子穿云而下,瞬间化作一道白影一闪而逝。

    两双眼睛注视着石墓大门处的变化,李云燕一出古墓,两人相对而笑,同时两人身上笼罩着的朦胧劲气缓缓散去露出两个身影。

    李云燕出古墓又将遇到什么麻烦,她是否能够逃过莫林和黄晴晴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