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出古墓,在暗处却有两双眼睛暗中观察,李云燕一出古墓,两人相对而笑,同时两人身上笼罩着的朦胧劲气缓缓散去露出两个身影。

    “你的意境真有意思,居然可以隐藏身形,居然连李云燕都没能发现我们。”黄晴晴对莫林的意境很好奇。

    “没什么,小道而已。”莫林冷冷一笑,“接下来就需要我们演戏了,李云燕身居古墓,虽然武功高绝,但是江湖经验毕竟短浅,这一次她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

    杀手最强的有两点,一者是隐藏,一者是刺杀,莫林刚刚施展的意境之力正是前不久从一个女刺客身上得到的。

    现在的武林早已是伪意境广泛流传,现在已经是伪意境时代,只要有些武学天赋的人都已经开启了伪意境,同时这伪意境已经渗透到了各行各业之中,意境已经是一个广泛流传的境界,只是知道意境真谛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一个厨子,一个种地的人都可能是意境级别,如此一来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是事半功倍,很多人是不在乎什么意境或是伪意境的,但是对于武林人来说伪意境时代的来临,看起来好像是武林新一波的巅峰崛起,但是这也就是意味着武林从此将走向衰败,这是当年六道魔教试验过的东西,只是很多人只看到眼前,眼光却是局限到了不远的距离,又有谁真的关心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局面。

    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看似收获颇丰、利润极大,其实已是断了根基,再无发展的可能。

    莫林和黄晴晴以特殊意境之力隐瞒住了李云燕,二人却也是不急的跟上,静等着好戏上演。

    全真教派根基不存,整个终南山都已经是古墓的势力范围,虽然古墓之中的人不染尘世,但是古墓周围的百姓却是受其荫蔽,倒也是活的惬意。

    李云燕是要上集市采购东西,先前那些村民的进贡也要收取,毕竟古墓之中的师徒也是要活着的,吃饭是少不了的事情,还有许多生活必需品等等。

    村民的进贡并不多,毕竟古墓现在就师徒两人,所需所用也不多,区区一两个铜板也不会放在这些人的眼中,而对于古墓来说,这已经是完全的绰绰有余。

    集市就在眼前,却是传来阵阵血腥之味,李云燕挎着竹篮眉头紧皱。

    横七竖八的十余个尸体,鲜血横流,显然这些人是刚刚被杀,这些人竟然是本地的村民,他们是结伴去山里做活的,如今却被杀死在这里。

    李云燕并不在乎这些死人,常年的修习清心寡欲对于别人的生死她一点也不关心,但是毕竟这些人是非正常死亡,而且这还是在古墓的势力范围之内,这些人被杀古墓也是必须出面的,否则那些供奉岂不是白拿了?

    拿了纳税人的钱,就要帮纳税人做事,这点李云燕清楚,即使是清心寡欲,无牵无挂,也不会坐视这些人被杀而不理会。

    李云燕看了一下这些尸体,都是被一招致命,对方至少有三人,一个用刀的,一个用剑的,还有一个用枪的,但是从兵器上看时三种,具体多少人却是难以判断,毕竟其中有两个人或者是三个人用相同的武器也不足为奇。

    李云燕很后悔,却是没有将自己的武器带出来,原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有自己师徒再此,而且古墓势力范围之内又没有其它武林人士,什么人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动手?

    李云燕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挎着竹篮前行,她的目的地是集市,遇到这样的事情还需要禀告师尊,自己也是不好做主的。

    李云燕身后,朦朦胧胧的劲气包裹着的两个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露出诡计得逞的微笑。

    对面数个村民扛着工具而来,很显然是上山做活的,无论是农活还是上山采集,这些都是普通的村民,是一些不染武林事的普通百姓。

    但是这些百姓此时却是引来了无妄之灾,灾难似是从天而降,本来出门的时候还和自己的妻子、孩子挥手告别,说着“放心”的话,但是谁又能想到横祸从天而降?

    五个人从五个方向突然杀出,一个是从树后转出,其余四人却是从树上跳下,将这数个村民围住。

    从树上跳下来的人中,却是两人拿刀,两人持剑,而那从树后走出来的人却是手持一把长枪。

    五个人面罩黑纱,却是也不言语,一露面在对方尚是惊愕之际,立刻展开了狠命的屠杀。

    惨嚎不断,血泊长空,眨眼间已有数人殒命。

    “哪里来的狂徒,也敢在我古墓生事?”要是没有遇到李云燕绝对不会去追查凶手的事情,但是遇到了要是不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屠杀的村民眨眼间就已经剩下了三个,其中一个还被人砍了一刀,断了一条手臂,整个人痛苦的在地上哀嚎,血流不止。

    “目标出现,杀了她,我们就可以拿到五百两银子了,兄弟们,加把劲。”那拿枪的人向其余四人道。

    “找死!”

    李云燕见五人逼杀上了,顿时也是怒从心头起,即使再怎么清心寡欲也不是一块石头、一块冰,总也是有人的感情的,如此无辜的屠杀哪里还能不怒?再者对方已经逼杀向了自己,要是不还手,这已经不是普通人了,而是圣人。

    李云燕身上没带剑,但是随身却是携带了银针,这银针可不是一般的银针,乃是冰魄银针。

    古墓派的冰魄银针奇毒无比,细如发丝的银针之上竟是镂空刻花,打造的极为精致,一出手五枚银针分刺五人。

    五道银光乍现,似是冰晶流华,同时针身镂空,银针飞出,竟似是鸟雀鸣叫,甚是悦耳。

    但是这悦耳的声音却是夺命之音,鸟雀鸣叫声音一起,乍然停止,因为就在这么短暂的一瞬之间银针已中目标。

    五枚冰魄银针分刺五人,没想到这五人居然一个也没有躲开。

    李云燕一出手秒杀五人,这五人已死,是否还有潜藏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