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站在山洞之中静静的站立着,她知道萧云就在这里,但是萧云却是不想露面。

    他清楚丰小依的脾气,更是知道南宫心怡的单纯,在丰小依的面前南宫心怡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两人的关系定然会从她这里暴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萧云不敢想象。

    一个女子静静的站那里在那里,即使她看不到也听不到但是南宫心怡却是总感觉不舒服,就像是丰小依一直在看着他们一样,这让她却是不能再安心的以交·合渡气参悟、融合剑意、武功。

    “我们····”南宫心怡突然有一种自责,更是惭愧无比,她觉得两人不应该这样,这对丰小依很不公平。

    “静心,参悟剑意、招式,再结合自己的身体特点融合出最适合自己的武功、剑意,心怡,你不是已经渡过了最后的难关了吗,你的心境难道还没有坚定下来?”萧云不解的问道。

    “我···我只是···”南宫心怡脸上发烧,却是说不出口。

    “传你一门心法,随我一起念····”

    “定气凝神锁心猿,两手插抱趺足坐。识得先天太极初,此处便是生身路。

    瞑目调息万缘空,念念俱无归净土。气透通天彻地寒,无出无入一吸间。

    海气滚滚浪千层,撞入北方坎水渡。河车逆运上昆仑,白云朝顶生甘露。

    背后三关立刻开,金光射透生死户。气走须弥顶上流,通天接引归神谷。

    水火升降此时求,白虎锁入青龙窟。龙虑一会神气生,再运六六三十六。

    三十六兮少人知,窍妙分明在坎离。颠倒配合妙通玄,来似金刚去似绵。

    达摩留下修身药,上至泥丸下涌泉。气至脐兮白鹤飞,倒像芦芽穿膝时。

    行住坐卧君须记,精满神全气自回。神气足兮光不灭,又与诸家有分别。”

    萧云将自己修习的无上心法传给南宫心怡,渐渐的她的情绪平静下来,闭上眼睛不再看山洞中静静站立的丰小依。

    萧云的心法对于静心很管用,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法,南宫心怡按照萧云传授的心法运转内功,顿觉一股暖流在体内游走,同时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竟是变得柔和起来。

    《逍遥诀》内功心法乃是一等一的心法秘籍,萧云将这心法秘籍传给了南宫心怡,就已经是承认了南宫心怡的身份。

    武林中懂得《逍遥诀》内功心法的人并不多,这门无上心法乃是当年武林盟主萧百荣的独门武学,萧云虽然不知道这《逍遥诀》内功心法的来历,但也知道不俗,眼下能精通这门武学的人除了萧云之外就是丰小依和叶可卿,眼下又多了一个南宫心怡,就连张馨菲萧云都没有传授她这门绝学。

    南宫心怡运转《逍遥诀》内功心法,逐渐的和自己的内功相结合,同时不断的演练、融合,将不适合自己的部分去掉,然后将余下的部分逐步的与自身相结合,逐渐形成适合自己的独有内功。

    丰小依一站就是三天,不吃不喝也不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的不累、不渴、不饿也不解手。

    一道剑形光影从洞外飞来,丰小依一伸手将这道剑形光影抓在手中,顿时在她的眼前却是出现了一段文字,丰小依看我却是一惊,随即转身就走。

    “她走了。”南宫心怡轻轻的道。

    “梅剑山庄出事了,萧懿航看来是想趁机将我们的势力彻底铲除了,本来是想先去南疆百花谷的,看来事情有变了,萧懿航不得不除,而这之后少林少室山大会也如期而至,看来却是两者不能兼得了。”萧云揽着南宫心怡道。

    “你是想去百花谷而放弃少林少室山大会?可是少林入世绝对不这么简单,更何况这次武林大会更是有可能改变武林格局,难道你就不想参加?”南宫心怡道。

    “无论少林是否有什么阴谋算计,他掌控武林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统一武林,而自由联盟、天道盟都不会轻易让少林的阴谋得逞,但是我想少林一定还有后手,这次大会之后的结局就是少林掌控武林。”萧云笃定的道。

    “少林掌控武林之后会是怎样的武林局势?少林一向是主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看武林真的要安静了。”南宫心怡舒心一笑。

    “或许吧,但是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少林一统武林之后第一件事会是什么呢?”萧云问道。

    “一统武林新秩序,然后让武林归于平静。”南宫心怡道。

    “错了,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扫除异己,而少林自诩武林正道,定然不会公然出手对付异己势力,但是眼下却是一个契机。”萧云冷冷的道。

    “契机?那是什么?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契机了,难道是我师尊留下来的宝藏?”南宫心怡道。

    “不是,是断魂山。断魂山势力如何无人知晓,但是武林中出现的四大护法却是搅得江湖风云大变,少林想要一统武林绝不容许断魂山的势力存在,我怕的是少林要借这个契机,逼迫那些异己势力攻伐断魂山,让这些势力死在断魂山上,然后在给他们安一个灭魔英雄的称号,这样的事情做得出来。”

    南宫心怡眨了眨眼,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随即晃了晃头,她的确是不适合这样的阴谋算计。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参与少林大会了,我们去南疆百花谷,或许有所发现。”萧云说着将南宫心怡搂的更紧。

    “那我们抓紧时间吧,我休息够了,很多天了,总是不穿衣服,我都不习惯了。”南宫心怡突然间脸上泛起红霞。

    “不习惯?不习惯什么?是不习惯穿着衣服了吧?”萧云戏谑道。

    “你·····怎么这么讨厌?”南宫心怡娇怒的锤了一下萧云,后者将头靠在男人的怀中,似是一只受伤的小鸟。

    丰小依匆匆忙忙的往回赶,半路之中一道剑气袭杀而至。

    随后十余人现出身影,为首一人面容黝黑,身材高大,似是半截黑塔一般拦住丰小依。

    “丰寰城不准入内。”为首那人冷冷的道。

    丰小依急急忙忙的想要赶回梅剑山庄,不料煞星拦路,不知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