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急急忙忙的向梅剑山庄赶,不料半路一道剑气拦住,同时十余人现身拦住丰小依。

    “你是谁?”丰小依手握剑柄看着眼前之人。

    “我乃青峰山掌舵人,刘黑塔是也,丰寰城已是我们冰宫的势力范围,近期内不对外同行,还请绕路。”刘黑塔瞪着一对铜铃般的眼睛看着丰小依。

    “我要是不走呢?”丰小依已经知道对方的来历,对方不过是冰宫势力之一的人,四坛五谷六大山之中的青峰山掌舵人。

    “不走?”刘黑塔看着丰小依嘿嘿笑道,“我青峰山正缺一个压寨夫人,我看姑娘青涩可人,正是合适人选。”

    丰小依冷哼一声,本想将他斩杀,正是出一口恶气,不过转念一想梅剑山庄或许正面临着水深火热的局面,自己不能耽搁,当下就要转道而行,但是心中已将将这刘黑塔记下,把他定为必杀之人。

    “站在,现在想走是不是已经晚了,我已经把你定为我的压寨夫人了,现在还想走?”刘黑塔哈哈大笑着,同时向左右使了个眼色。

    “找死!”丰小依右眼圆睁,已然动了杀机。

    萧云和南宫心怡的失踪已经让她心中郁闷,明明就在山洞之中却是不见自己,是为了什么,难道两人有着什么事情隐瞒自己不成?

    也无怪丰小依多心,南宫心怡的美艳已经不输与她,更是南宫心怡的单纯、可人,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就像是饮醇酒,不加丝毫的杂质,更显一种自然美,这点丰小依也是不得不承认。

    孤男寡女在一起这么久了,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丰小依想起阴风谷内两人独处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差点就被人推倒了,还是在草地上,而现在那空间世界之内有吃有喝还有一张床,要是两人发生点什么,自己撞墙的心思都有。

    丰小依之所以站在山洞之中的等待一来是心中焦急,想要急于逼出萧云,二来却也是警告萧云不要乱来,虽然丰小依看不到萧云,她知道萧云能够看到她,外面站着一个人,里面的人再想做那风流事的时候总是会压抑的。

    只是任丰小依再聪明也是想不到萧云为了救南宫心怡的性命两人早已是突破了那层关系。

    丰小依的心情不好,她已经猜想到了萧云和南宫心怡之间一定会发生什么,一个是案板上的鲜鱼待人加工,一个是偷腥的猫,这两人在一起就好比干柴烈火,必然会燃起点什么,心中越想越是焦躁,再加上梅剑山庄的危局让她心中更是不爽快,心中早已萌生杀意,如今见这出气筒子的刘黑塔送上门来,已经再也没与必要忍耐。

    “女人是温柔的化身,是水做的,温柔的女人是男人都喜欢,所以在男人面前千万不能露出残忍、凶暴的一面,否则是男人都会被吓跑。但是你的男人不在眼前或者你已经完全掌握他的时候就不必遮遮掩掩,因为这样会很累。”丰小依不由得想起母亲的话来。

    女人是温柔的化身,是水做的?我丰小依不是水,即使是水也是弱水三千,温柔那只是我的面具。

    丰小依终于撕开了温柔如水的伪装,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一只嗜血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口,欲要吞噬诸天。

    十余人从两侧向丰小依围来,顿时天地为之一暗,万道剑影似是凭空而现,转向袭杀。

    剑未至,杀气已经临身,剑气凝固空间,让那十余人感觉掉入魔窟之中,身周竟是阴魂鬼魄嘶吼夺命。

    下一刻,万道剑影穿身而过,剑气上的煞气削骨蚀肉,剑气过,生机无,满眼已是粼粼白骨。

    “白骨七煞剑!”

    魔教六道分别为裂天道、幽冥道、阴阳合·欢道、百花道、诛仙剑道和斩魔神刀道,而诛仙剑道被简称为剑道,既然被武林人士称为魔道自然有它魔性的一面。

    百花道的销·魂丹就是百花道的魔性所在,而剑道的魔性就再也它的魔剑。

    白骨七煞剑正是魔剑之中的杀招,要练成这种魔煞之剑需吸纳邪煞之气萃取功体,就像是九阴白骨爪这种阴毒武学一样,那是要靠抓人头骨练就而成,而诛仙剑道的魔煞剑也是一样依靠人骨煞气练剑。

    不仅如此,为了增加剑的犀利,练剑都是以活人为基,练至大成催动魔煞之功将人一千零八剑削成白骨。而受剑之人直到最后一剑击出才完全失去意识,是完全在清醒的状态下承受了一千零八剑,可谓是受尽苦楚,心中怨念自然强烈,死后更是煞气充斥全身。

    魔煞之剑就是如此练就,以活人受剑,将其削成骷髅吸收煞气入体,这样的剑催动起来魔性十足,更是剑未动,煞气已然吓破敌胆。

    丰小依自由就得到了诛仙剑道传承,更是练就魔煞剑,开始的时候不出几剑就把人杀死,坚持不辍的练下去,出剑次数越来越多,十几剑、二十几剑、几十剑、上百剑···直到她二十七岁那年剑道大成,一千零八剑出,而直到最后一剑人才死去。

    一剑封喉,一剑破心,人在短瞬之间就会死去,所以杀人也是讲究手段,更是要讲究出手速度,在数百剑之内是不伤及人的性命,剑出越慢受剑之人却是承受的痛苦越大,这就是凌迟,但是一旦触及脏器已经重要穴位,身体受创会很快死去,这就要靠出剑的速度完成,在一剑刺中要害的时候人还未死,顷刻间斩出数百剑,在人的意识尚存的一刻将人彻底的削成骷髅。

    古代死刑犯砍头,头被砍掉,掉落在地上,人身已经倒地,但是头颅却还活着,虽然口中不能发出声音,但是可以见到他们狰狞扭曲的面孔,有的还“咔嚓咔嚓”的啃着地面,将地面上的石头都咬碎,这就说明人的头被砍掉之后大脑还是活着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还能感觉到痛苦。

    魔煞剑的魔煞就在此处,一者是要锻炼出剑的精确度,否则不用等到最后的一剑人就会死,二者就是要锻炼出剑的速度以及犀利程度,否则内脏腹器被挖掉之后人已经失去生机,若是没有足够的出剑速度,是绝对完成不到一千零八剑才会将受剑者杀死,而保证这一切的成功都需要人的眼睛能够跟上剑速,看去出剑的位置,所以剑道传人都有一只特殊的眼睛:血泪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