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煞之剑阴毒、狠辣,更兼阴寒属性往往会让练剑者受煞气影响,最终煞气攻心而死,所以要修炼魔煞之剑的人必须是阴性体质才能够承受煞气,也就是说练习魔煞之剑的人必须是女人,或者是太监,男人不能修炼,同时这人还必须练就纯阳内力,同时还必须练就一门纯阳武功化解体内的煞气属性,而诛仙剑道所修习的这门纯阳武功就是大日乾坤剑术。

    大日乾坤现九阳,以九阳之力中和魔煞之气!

    丰小依在梅剑山庄对战英肃杀的时候将其削成骷髅的一刻,萧云就已经看出丰小依的剑道魔性,更是觉得此女心机深沉,所以不敢过分接受,更是想着早日与她脱离。

    丰小依练就魔煞之剑大成,成为剑道传人,二十七岁才出山,她四岁练剑,六岁开始以活人为基练习魔煞之剑,直到二十七岁,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实际上她才是不折不扣的血魔女,不过她所杀之人却都是该死之人抑或是仇人,从未有过滥杀无辜的情况。

    出山之后确是将魔煞之剑隐藏,以纯阳内力压制,致使她的武功发挥不足七成,当初对战英肃杀不过是稍微解开封印,而后迅速重现封印,而现在却是彻底将封印打开。

    丰小依超绝狠毒的剑势,白骨七煞剑,七煞敛亡魂,七煞剑出,对手十余人顿成骷髅骨架,瞬间大地之上白骨粼粼,似是地狱亡海现综。

    “啊···”刘黑塔早已被丰小依身上的煞气所惊,被她的杀手手段所骇,这一刻却是魂飞魄散,忍不住的心脏暴跳,体内胆囊更是不堪重负乍然爆裂,一口绿水从刘黑塔口中喷出,竟是被吓破了苦胆。

    丰小依剑一颤,飞旋的数把子剑迅速旋飞到母剑之内,随后收剑入鞘,竟是看也没看满地的白骨和那吓破胆而死的青峰山掌舵人。

    梅剑山庄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红衣、绿衫早已是意境高手,不知何时蓝冰儿也踏入到了玄冰意境之中。

    说起来蓝冰儿踏入意境还多亏了萧云,当初萧云刚出云梦居山谷遭遇到了血魔女,而这蓝冰儿一日三杀,也怪萧云正巧是蓝冰儿的第三杀,萧云反击以玄冰真气强行灌入蓝冰儿的体内,让她从此遭受寒气袭身之苦。

    蓝冰儿既然是被称作血魔女,也是心志坚定之人,更是有着非人的洞察之力,尤其是在武功造诣上更是有着独到之处,竟是凭着体内的这股玄冰真气参悟出乎了玄冰意境,也算是因祸得福。

    风无忌三人大败,萧懿航就飞鸽传书给了血仙蝶求援,同时萧云屠杀造成的血案也让血仙蝶愤怒无比,只是她身上有伤,不便出手,正在关闭,思前想后还是要将梅剑山庄消灭,所以不惜一切力量来助萧懿航剿灭梅剑山庄。

    依照蓝冰儿的打算就是蚕食,暗中派出强有力的杀手,将梅剑山庄内的主要成员一个个的寻机会暗杀,这叫温水煮青蛙,可以不动声色的剪除梅剑山庄的有生力量。

    但是红衣却是不削一顾,但也是不好拨了蓝冰儿的面子,所以一方面按照蓝冰儿的意识施行暗杀,另一方面派大军直接围困丰寰城,攻打梅剑山庄。

    本来梅剑山庄还没有查出杀人凶手,更是不敢追查,因为追查的人都已经死了,但是冰宫不泪天大举来犯,已经不需要查证了。

    萧懿影出关,随后展玉辉和梅疏影也到了,三人乃是梅剑山庄的最强战力,但是面对着冰宫势力却也是皱眉不已。

    萧懿影认得红衣等人,她当然认得,她在冰宫不泪天之中也是住了许久了,冰宫的人自然熟悉。

    萧懿影举步上前,对面就是红衣、绿衫和蓝冰儿。

    “是谁借给你的胆子敢攻打山庄,你们难道不知道山庄庄主和我姐姐的关系,识趣的赶快给我走,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萧懿影怒视冰宫几人。

    “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掌门宫主的面子上,在冰宫之内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一个死尸了。”说话的是绿衫。

    紫云死后她已经知道了真相,颜无杀之所以突然失去男人功能并不是被紫云榨干而是被萧懿影暗伤,这让绿衫恨不得想要把萧懿影活吞了。

    “呵呵,好大的胆子,是谁给你的勇气?是萧懿航还是我姐姐?看你的骚·劲,定然是萧懿航让你来的是不是,小浪蹄子一个,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不是又搞到一处了?你是不是上次被我撞破和男人偷情,前来报复我的?告诉你小浪蹄子,就你这两下子还想着报复我?你凭的是什么?凭武功你就是一个菜,那凭什么,我真想不出来来,再说了人要有自知之明,就你这样还整天的倒出发骚,勾引男人?看你那斗鸡眼、饼子脸,招风耳、朝天鼻孔,还出来丢人?再看看你那身材,五尺门板腰,两尺小短腿,不过还蛮粗,最可笑的就是女人的骄傲了,你看看你还出来显摆,整个胸部就是光滑平整的铜镜平面上粘了两粒花生米,也好出来显摆?对了,对了,对了,还有你那公鸭嗓,叫起来怎么那么难听,哎呀,你真坏,大力些,大力些,快到了,快到了,嗯嗯嗯,啊啊啊···你知不知道你叫的有多难听,还偏偏叫那么大声,要不要脸····”

    萧懿影故意憋粗了嗓子还自作多情的学着叫·床的声音,倒也是声貌并存,但是却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只把绿衫气的三尸神暴跳如雷,七窍内生烟滚滚。

    同时在一旁的红衣也是气恼无比,绿衫是她的女人,但是同样作为女人的红衣也是担心绿衫的出轨,毕竟她给不了绿衫想要的生理安慰,而绿衫背着自己找男人的事情就变的大有可能。

    想到自己的女人背着自己找男人,男人多脏啊,那东西多丑啊,精要捅到自己的身体之内,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绿衫怎么就不知道恐怖呢?

    想着绿衫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红衣竟是忍不住的怒火攻心,但是她却是将怒火发泄向了萧懿影。

    “我撕烂你的嘴。”红衣怒急与绿衫杀向萧懿影。

    萧懿影语不停止死不休,她又将冒出怎样奚落两人的话语,面对着两人她又该如何抉择,是杀,还是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