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三人被困阵中,她想着想要将三人之力合并破阵,然后以阵斗阵。

    红衣、绿衫也在阵中,眼前这反五行百花剑阵之中却是不下五十人布阵,是谁说的一人控制一个阵眼?

    眼下这剑阵更是有了改进,每个阵眼之中却是一人主阵,数人辅阵,阵势更强,眼下的这剑阵容下百余人不是问题,困杀千人也不是话下,可见这剑阵的威力之强。

    冰宫不泪天的领头人是这红衣、绿衫和蓝冰儿不假,但是此次出山的却是还有其他的势力,整个冰宫除了不泪天上的势力和陆金岚凤凰谷的势力之外,几乎倾巢而出,眼下失去了萧懿影等人的阻挡更是肆无忌惮的冲杀向梅剑山庄。

    梅剑山庄虽然将大批的财物转移走,更是有意在云雾城发展,但这梅剑山庄毕竟是整个山庄势力的核心,是不容有失的,这里面还是有着森严的防守,其中山庄的成员更是上千。

    上千成员被数万成员围杀,这上千成员就真的是待人宰割了,要是这千余人死掉,对梅剑山庄的损失很大,因为这里面还有山庄的重要成员。

    “杀!”顿时一声杀声响起,冰宫势力开始向梅剑山庄冲杀,可是到了近前,却是不敢贸然而进,因为此时山庄的大门却是敞开。

    “空城计?”冲杀梅剑山庄的人为首的是凌云谷的谷主漫青云。

    漫青云很纳闷,梅剑山庄这是唱的哪处?这时候摆出空城计是什么意思?难道当自己是司马懿不成?

    漫青云不是司马懿,当然对方也不是诸葛亮,更不会唱什么空城计,之所以大门敞开,是因为刚刚出门的人忘记了关而已,再说了关也是没用。

    “杀进去!”漫青云一挥手,顿时身后人马潮水般的涌入。

    面对着一个小小的梅剑山庄,还有什么顾虑的,即使有埋伏又能怎么样,数万人破千人,而且这千人之中更有大多数的后勤人员,战斗人员却是不过数百。

    这些人刚刚踏入梅剑山庄的范围,还没有够着大门,顿时出现异变,众人脚下却是缓缓的冒出紫烟。

    紫烟有毒,这里面居然是预先布下了毒阵,不过这也是萧懿影临世布下的,威力虽然不大,但却是吓人,尤其是中毒之人的哀嚎声音,更是震慑人心。

    紫烟乃是腐蚀毒物,沾到皮肤立刻腐蚀肌肤,这腐蚀可是厉害,想象一下要是毒物沾到了腿上,大腿顿时腐烂,“刺啦啦”的声响,就像是碳火扔到了冰块上,那种感觉简直是痛苦到了极点。

    紫烟一起,率先就是腿脚中毒,顿时火辣辣的感觉从腿上升起,似是火烧、挖掏一般的难受,这可是肉,被毒烟一腐蚀顿时发出“刺啦”响声不绝,同时还伴随着杀猪般的嚎叫。

    更是有人摔倒,腿被腐蚀,人自然是站立不住的,这一下却是全身腐蚀,嚎叫更甚,声音尖锐刺耳,犹如杀猪场。

    这下子却是震慑住了身后之人,再也没人向前冲了,毕竟看着地上不断打滚的人痛苦的哀嚎,哪有胆子还敢再向前?

    更甚此时那些中毒的人知道前面是毒阵,来路就是出路,当下不要命的向回路爬,只是全身都被腐蚀,就是一个血葫芦,面目全非,而且腐蚀还在继续,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救救我,救救我···”

    一人身处已是腐烂见骨的手,抓住面前之人的脚,想要求救,不过手刚一抓住那人,顿时那人却是杀猪般的嚎叫起来,居然也是中了毒,这毒还能如此传染。

    这下子人群“哗啦”一下退开,这个时候竟是一大群人黑压压的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大门,不敢闯入。

    “杀上去!”漫青云一声大喝,“即使布下毒阵也不会太过持久,用人踏也要踏平,杀上去。”

    杀上去?谁杀上去?即使明明知道眼前的毒阵不会太持久,或许在踏上去这毒阵就会消失,但是万一不消失呢,万一自己这一踏才是最后一踏呢?谁也不敢保证眼前已经没有了毒阵,而又谁也不会愿意当这个炮灰去趟雷,所以漫青云吼得虽然厉害,但却是没有人冲上去。

    “不服从者死!”漫青云一声大喝,顿时内劲勃发,轰然间射出几道剑气,取了几人性命。

    所谓杀鸡儆猴、杀一儆百就是这个意思,不杀上去必杀,杀上去或是死的更惨,但也或许是一种活着的希望。

    漫青云杀一儆百确实取到了很大的作用,后面的人向前猛冲,要是不冲那就必死,他们还好,因为他们身前还有人,如此一来前面的人可就倒了霉了,被后面的人推着向前走,这是想不进毒阵都不行。

    紫烟再次冒出,被挤入毒阵的人顿时哀嚎起来,前行受阻,同时漫青云再次在后督促,同时剑气挥出,又有数人人头落地。

    不冲就得马上死,冲吧!

    后面的人一股潮水般的涌入,即使再多的紫烟冒出来又能如何,很快毒阵就被踩平,大批人马潮水般的涌向梅剑山庄大门。

    就在此时大门处“嘎吱嘎吱”声响不绝,同时在城墙上和大门处出现几十面黑乎乎的大箱子,也不知道这大箱子是什么。

    随后山庄内一声令下“准备”,那大箱子露出真容,竟是上面有着无数的小孔的巨大铁盒。

    “放!”仅仅是一个字,顿时绷簧声响不绝,内中夹杂着“嗤嗤”尖锐的破开声响,竟是从把黑箱子之中射出无数的箭枝。

    箭如飞蝗,密集如雨,向着冲杀的人群攒射,顿时冰宫之人冲杀在前的都被射成了刺猬。

    漫青云大怒,又在催促,却不料在城墙上一人早已发现了衣着不同的漫青云,当下命令一组箭箱瞄准了漫青云,一声令下,飞蝗秘籍蹿射向正在发威的漫青云。

    漫青云正在指挥,突然间耳边是呼啸的破空声响,竟是满耳都是尖锐之音,抬头一看顿时脸色铁青。

    此时他正是人在人群之内,四周都是人想要躲闪那是不能,唯有从空跳起,但是如此一来却是正逢漫天飞蝗。

    “赌了!”漫青云也只能赌了,当下运转内力,撑起护身罡气,同时一抓眼前之人,要以此人为挡箭牌。

    漫青云不识机关箭的厉害,不知他能否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