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怒的攒射威力巨大,即使是护身罡气也是不能抵挡,人肉盾牌又能如何?同时在城墙上的早已盯着的剑堂堂主卢长川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可怜漫青云被挤在人群之中,躲不能躲,闪不能闪,面对着漫天的箭雨和那绝杀的冷箭,唯有一死可选。

    漫青云犹如刺猬一般惨死,顿时局势大变。

    眼前是漫天的飞蝗冷箭,还有骇人至极的毒烟,而冰宫方面督阵之人已死,现在任是谁也不想再向前冲。

    飞蝗冷箭不在释放,同时城头上也是了无声息,现在真的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梅剑山庄这面的机关弩箭也不是无限发射,每次发射都需要填充箭矢,而每次填满之后只能连续释放三次而已,而装填箭矢却不容易。

    也就是说机关弩箭连续释放三次之后需要很长时间的填充,现在已经连续释放了三次,现在就是一个空箱子而已,已经不具备杀伤力了,现在除了吓唬人之外别无他用。

    而城下冰宫不泪天的人也是害怕那威力巨大的机关弩箭,那密集犹如飞蝗的箭矢已让这些人吓怕了胆,不敢在靠近半步,唯恐万箭飞来自己瞬间就会变成刺猬。

    梅剑山庄里面的人忙着装填箭矢,而山庄外的冰宫不泪天的人却是围而不攻,竟是僵持下来。

    梅剑山庄的人急急忙忙的装填箭矢,而山庄外冰宫不泪天的人却是已经将漫青云的死讯传出,毕竟冰宫不泪天可不仅仅一个漫青云主事,四坛五谷六大山那可是十五位领导者,死了一个漫青云还有其他的领导者很快就会到达梅剑山庄大门之外,新一轮的对峙即将开始。

    山庄外似是一个巨大的百花园,只是百花盛开,开了又谢,其中更是剑气纵横,却是看不到人影。

    萧懿影阵开百花,虽然压力颇大,但也是并无大碍,而在另一侧却是打得热火朝天,原来展玉辉、梅疏影却是联手开阵。

    本来展玉辉、梅疏影和秦玉恒三人有一套联手刀阵,不过秦玉恒已死,这阵势也是不全,但是眼前无可奈何也只能双人开阵以对逆反五行百花剑阵。

    星月刀阵,三人主阵,一者是以刀势封锁空间,一者是以刀势困锁阵中之人,一人在阵势之中刀光化作星月之光掠杀,可谓是绝杀之阵,但是秦玉恒死后阵中困锁之势已无,只留下封闭空间和刀光掠杀之能。

    尽管如此,展玉辉和梅疏影也是联合开展,展玉辉刀势封锁住一片空间,却也是抵挡住了百花剑气的袭杀,同时二人开始在阵中游走,竟是开始寻找主阵的阵眼。

    萧懿影记得展玉辉和梅疏影的位置,本来是向着他们的方向去的,但是却没有找到,原因就是展玉辉和梅疏影已经换了位置。

    阵中五方主阵,五行相生相克,变化无穷,困杀三人,三人分成两组同开两阵,两阵在大阵之中游走,竟是要寻找出主阵之人,一时之间倒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其实星月刀阵远远不能与逆反五行百花剑阵的对峙,奈何还有一个正百花剑阵存在,这正百花剑阵却也不同凡响,竟是有着一股莫名之力竟然可以吸纳逆反五行百花剑阵的力量反噬主阵,这让主阵的五方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萧懿影这边。

    本来按照主阵的蓝冰儿的意愿就是先将展玉辉和梅疏影干掉,但是当萧懿影开阵之后却是感觉力不从心,数十人主阵,竟是被一人牵制,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萧懿影左冲右闯寻找五行主阵之人所在越走越是向边缘靠拢,而展玉辉和梅疏影却是在中心位置游走,因为中心位置的压力最小,无形之中两者竟是相互呼应使得五行变化受阻,内外同时遭受攻击,主阵五人之间的连续竟是逐渐的被剥离。

    在梅剑山庄之外却有百余人集合,为首之人正是草上飞于浩光。

    “庄主,您来了。”于浩光上前向匆匆赶来的丰小依上前施礼道。

    “现在什么情况?”丰小依问道。

    “启禀庄主,冰宫不泪天约有两万与人围困梅剑山庄,现在不知是何局势?”于浩光郑重的道。

    “我在半路也遇到阻杀,不过不要紧,眼下不知山庄局势如何,我单独上去看看,你们在城外设下埋伏,要是遇到大股的人马就隐藏身形不要被发现,要是遇到小股人马能吃下尽量不要放过。”丰小依吩咐道。

    “庄主,我明白,尽管放心就是,还请庄主小心些。”于浩光的眼中尽是关心之色。

    丰小依一句话也没有说,独自提剑向梅剑山庄的方向快速奔去。

    数万人围困梅剑山庄,这个声势可是浩大,整个丰寰城都乱成一锅粥,丰小依一路之上遇到阻碍不少,不过都不是强者,也不知道这次大规模的攻打梅剑山庄萧懿航到底出动了多少人马。

    丰小依提剑而上,自背后而来,远远的一棵大树,人轻轻落在树上,看向梅剑山庄远远的就见一处百花园,其中杀气腾腾,竟是看不出内中端倪。

    丰小依剑交左手,右手捂住眼睛,那缕刘海无风自动,露出脸上的梅花妆,同时露出那只左眼,此时她的左眼之内一片血红,一大滴血色眼泪缓缓流淌出来。

    “过度用眼,你的眼睛不想要了?”

    在丰小依身后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凌厉的掌气自背后袭杀而至。

    仓促的声音、突来的袭杀,直卷丰小依,让她猝不及防,她的剑在左手,此时出剑已是不能,同时偷袭之人既然是已经发声,已是有了必中的把握,丰小依全部的功力都运到了眼睛之上,此时突遭袭击却是躲闪不及。

    背后重重中掌,人一下子从树上摔落,同时左眼之上凝聚的的力量突然反噬,左眼犹如被挖出般的疼痛,同时她的左眼竟是淌血不止。

    丰小依咬牙坚持,剑交右手,左手捂住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竟是稳住内脏的翻腾,压制下体内翻涌的气血,这口血最终没有喷出。

    尽管如此丰小依被袭也身受内伤,同时一股细小而凝聚度极高的劲气轰入体内封印经脉,这一刻她的功力骤然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