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被袭,仗剑回身,却是在原本自己站立的树上站立一人,那人血红衣裙随风舞,一头血红色的头发乱舞如魔,却是一张笑脸,正是血仙碟,此时血仙蝶正看着受到的丰小依浅笑不止。(书=-屋*0小-}说-+网)

    “血仙蝶!”

    丰小依银牙咬碎,却是左眼剧痛,不仅如此,全身功力似是都已卸去,竟是不能运转,此时她感觉手中的剑竟是中达万钧,连抬都抬不起来。

    “血泪之眼有个特点那就是全身功力集中到眼睛上的时候不能快速散去本身功力,否则集中到眼睛上的真气突然消散会损坏眼睛,你的眼睛短时间之内已经不能运用了,你的体内更被我打入了一股气劲封印经脉,现在的你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血仙蝶身子一动从树上飘落与地。

    “你怎么知道我的眼睛是血泪之眼?”丰小依一手捂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道。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我还知道你爹娘给你定下一门亲事,可是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夫婿,反而帮着外人?”血仙蝶问道。

    “外人?什么外人?萧云就是我爹娘给我定下的有婚约之人,我不找他找谁?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丰小依咬牙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只是奇怪,你怎么确认萧云就是你爹娘给你定下的有婚约之人呢?和你有婚约之人应该是萧家后人,不是随便一个姓萧的都是萧家后人,这里所特指的萧家后人就是萧懿航而不是其他人,这‘其他人’就包括萧云。”血仙蝶淡淡的道。

    “可笑?我的婚事我自己心中清楚,与他人何干?萧懿航何等卑劣的人品,能与我丰小依相匹配,你到底和萧懿航什么关系?甚至不惜整个冰宫的力量助纣为虐?”丰小依怒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我只知道你是萧懿航的妻子,是双方父母定下的婚约,我是让你来旅行这个婚约的,现在由不得你了,你随我走吧,今晚就给你们办喜事。”血仙蝶说着伸手罩向丰小依。

    一道无形剑气骤然而至,剑气无形无色无影,剑气所致空中仅仅一道细小涟漪直扑血仙蝶。

    血仙蝶不查,直到剑气即将临死之时才突然惊觉,顿时整个人脸色大变。

    无影剑气!

    血仙蝶旋身躲闪,剑气穿身而过,在衣服上露出两个细小的空洞。

    血仙蝶右手低垂,滴滴答答竟是有鲜血溢出,顺手流淌,这一剑让她的手臂受伤。

    剑气之后一道人影全身笼罩黑衣,头戴黑面罩,只露两只眼睛,手中一把细长的光剑,光剑频闪,数道无影剑气再次席卷血仙蝶。

    血仙蝶身形犹如蝶儿花丛之中翩飞起舞,说不出的潇洒飘逸,无影剑气竟是击空,与此同时血仙蝶的反击而至。

    空中乍然现出日月光辉,一轮大日,一轮圆月互相缠绕交替袭杀,正是一招“啸日落月掌”。

    日月光辉照耀所过之处土石崩裂,顿时面前焦土一片,直袭那黑衣蒙面人。

    那黑衣蒙面人不敢抵挡血仙蝶之威,只是数道剑气激射,以化解这一招之威,同时身形一个转弯,竟是抓住丰小依遁走。

    “想逃!留下!”

    血仙蝶哪里容得他逃走,只是他的身形未动,人在原地消失,下一时刻却是出现在了那黑衣人和丰小依的面前。

    血仙蝶面对轻笑,右手虚握成爪骤然探出,却是只抓黑衣人的面庞,与此同时她的左手挥出,顿时似是千万手影展现,也不知这一下子却是抓向何处,正是七巧灵手绝技。

    那黑衣蒙面人手中光剑一挥间直插向千万手影之中,竟是以实破虚,以一锋破万巧。

    人影一分,血仙蝶左手中一块黑布,同时左臂之上又被刺一剑,这人的剑法竟是如此刁钻诡谲。

    只是现在血仙蝶已经稳操胜券,因为她的右手已经抓住丰小依的肩头,原来那七巧灵手抓的才是那人的黑色面罩,而右手却是趁机一沉抓住丰小依。

    以微小的受伤换取大的胜利,这就是血仙蝶的战斗理念,也是萧云的战斗理念。

    “再敢动,我就扯掉她的臂膀,不信你可以试试。”血仙蝶说着左手一握,手中黑布顿时化作齑粉,在一张手,黑色粉末随风而逝。

    “七巧灵手已臻化境,就凭这手我就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我不相信你会扯掉她的臂膀,不是吗?”那人转过头了却是露出一张面具来,竟是一个猴面具。

    “什么七巧灵手?听都没听过,现在我已经抓住她了,你胆敢动上一分,我就让你见见血,我血仙蝶可不是善人,天下无不可杀者,天下无不能杀者,在我眼中即使我的血亲也不是不可杀之人,我就是这样没有感情的人,江湖人称血魔女。”血仙蝶浅笑着道。

    “我只知道你号北雪寒霜,你的冷酷无情我听说过,但是我却是知道你并非是冷酷无情,你若是放开她,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一个让你很感兴趣的大秘密。”那带猴面具的人道。

    “我没兴趣,放手,不然别怪我无情,我一把撕烂她。”血仙蝶浅笑嫣然,但是眉头已经竖起。

    “我不能放手,因为我一放手的话,你就会闲出这只手来抓向我,而我的剑会被你的左手抓住,我知道你不会伤害她,所以她现在是我的挡箭牌。”那带着猴面具的人冷冷一笑,却是看破了血仙蝶的算计。

    血仙蝶浅浅的笑着,却是不答。

    “看,被我说中了吧,不如这样,你既然不想杀她,莫不如将她放了,以你的武功想要抓她机会多的是,不是吗?再者有她在碍手碍脚的,你我也不好进展武学一搏不是吗?”那带着猴面具的人开始转化话题。

    “我也不能松开她,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想杀她,但是我知道你更不想杀她,反而对我心怀叵测,虽然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杀意,但却是仍然觉得你对我是一个威胁,你会对我出剑,此时若是我一放手,你的剑会趁机透入,而有她的身子挡着,我抓不住你的剑,更是躲不开你的剑,而我会被你的剑重伤甚至杀死,所以我也是以她的性命要挟你,你若敢出剑的话,我会扭转她的身子,让你的一剑先刺穿她的身体,而我却是可以趁机逃脱,所以我不会撒手。”

    “就这么僵持着?”那黑衣苦笑道。

    “坚持不了多久的,很快这里就会被人发现,你想想看数万人围困一个小小的梅剑山庄,我们在这里打斗,还想不被人发现,这里的人都是我的属下。”血仙蝶笑着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