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人成各,今非昨,性命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儿女情仇,万古流传。

    茫茫大山环抱,一座孤寂的山寨在青山、绿水环抱之内,显得毫不起眼。

    在山寨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之上坐着十来岁大的小男孩。

    小男孩很是瘦弱,身板更是单薄,单薄到甚至风大一些就会被吹走一般。

    但是此时却是没有一丝的风,山寨之中袅袅升起的烟柱直直的冲向天空,许久都还未消散,这是什么烟?

    天空之中片片的乌云,眼见就要遮住西坠的太阳,此时天空昏暗的很,而且异常的燥·热、湿闷。

    小男孩的手下放着一本书,这本书也不知道是他刚看完放下的,还是没有看就放在这里的。

    书面上清晰的印着三个大字:逍遥诀。

    小男孩无神的眼中呆呆的望着天空,一眨不眨的,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他的眼神无神,似是没有了生气,就像是一个木雕泥塑,这是一个死了心的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像是死鱼的眼睛一般,一动不动的。

    小男孩皱了皱眉,他感到胸口处一阵的疼痛,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他扯开了胸前的衣服看了看。

    在小男孩的胸口处赫然是有着一个伤疤,此时伤疤已经变得血红,似乎是要流出血来。

    伤疤不算长更是说不上宽,看来是一件窄而薄的兵器所致。

    伤口大面上来看并不触目惊心,现在看起来仅仅是浅浅的一道伤痕,但是就是这道伤痕让这小男孩痛苦不堪。

    窄而薄的一道伤痕怎能让这小男孩如此的痛苦?

    小男孩整了整衣服,就在衣服掀起的那一刻在他的背后上居然也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两道一模一样的伤痕,而且是在同一水平位置的伤痕,竟是斜插身体而过所成的伤痕,这是···一击贯穿的伤痕。

    被利器一击贯穿,而且这位置就是心脏部位。

    心脏被贯穿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而且是奇迹中的奇迹。

    但是这奇迹的背后却是给这个小男孩极大的痛苦,正是由于这贯穿的伤口使得这小男孩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三阴经脉被那一击受损,这是他痛苦的根源,而且也是吞噬他生命的恶魔,他的生命最多也就一到三年。

    小男孩的眼中尽是绝望,他过的每一天都很痛苦,他痛苦的不是担心每一天会死去,他痛苦的更不是每时每刻身上传来的痛楚,而是他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父母是谁,他只有一个义父,养育了自己十年的义父。

    小男孩随时随地的都会出现不同的痛苦,三阴经脉受损,身上会出现忽冷忽热,甚至酸、麻、痒、胀、疼等不同的症状。

    这些症状的出现可不是随即的,与天气变化息息相关。

    现在小男孩身上出现了疼痛的感觉,钻心的疼痛,伤口处淤血,剧烈的痛楚让他不得不捂住了胸前的伤痕处。

    “要下雨了啊!,又是一个雨天,雨天并不是很难熬的。”小男孩如此的想着。

    “云儿,云儿,你在哪里?”一个女子的声音急急的传来,像是有着什么急事一般。

    这女子是负责这男孩生活的一个侍女而已,这侍女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是自从这男孩记事开始就是照顾着他的生活,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母亲一样的存在。

    现在这侍女急急忙忙的跑来,而且是满头大汗的,看起来像是有什么急事。

    仅仅是下雨的话这侍女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匆忙,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特别焦急的事情。

    很想站起来,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他很难完成。

    “我要坚强,不能让姑姑担心!”终于他咬着牙、流着汗站起来了,但却是弯着腰,伸手捂着伤痕之处。

    现在一脸死气沉沉的眸子中却是现出了坚毅,这是一个这么大的年纪的孩子不该出现的神情。

    一般的孩子在十来岁的时候还是懵懂不知世事的顽童,而他似乎已经懂得了许多事情了,他的童年一定有着与别人的不同之处。

    “姑姑,出了什么事?”他终于站直了身子。

    他很懂事了,他知道自己表现的越是轻松,自己身边的人也就越轻松,不必为自己多担心。

    当然在他心中这自己身边的人之中他最看重的就是他的义父,他的义父对他太好了,即使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他不能让义父多替自己操一份的心。

    “云儿,出事了!快跟我走!”

    ?这侍女手中抓着一个金色的盒子,塞在的手中,同时将他抱起撒腿就走,“把它收好,其中有关于你身世的大秘密。”

    自小到大这侍女就是这样一直的背着他,因为他的身子太弱了,走路是极其艰难的事情,虽然他一直的自己走路,彰显着自己的坚强,但是事实上他知道他只是让姑姑和义父放心。

    一直到这么大了,这侍女背着男孩,他虽然长大,但是他的身子依旧是向以前那般的轻盈,就好似背上并没有其他东西一般。

    是他的身体不重吗?

    他的身体自然是比不得同龄孩子身体重,豆芽菜一样的身体,又能重到哪里,但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身子仍是不轻。

    那侍女身子轻盈,背着跳跃在山间,如履平地,但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那侍女的身体颤了一颤,身形也是顿了一顿,险些一步栽倒。

    他紧紧的抱住姑姑的脖子,一动也不敢动,他怕自己稍微一动,姑姑就会被自己压倒,他感觉到了那侍女的颤抖,这是以前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姑姑怎么?

    侍女浑身已被汗水打湿,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却只能大口的喘着气,双腿打着颤,膝盖缓缓的弯曲。

    一阵狂风大作,顿时打破了山林间的宁静,同时大风带来了潮湿的气息,随后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倾盆大雨骤然而至,让他浑身就是一个机灵,身体缩了缩,但是却无法阻挡这滂沱的大雨。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这下落的雨滴,将它挽留住,但是他却是不能做到。

    雨水滴落到手上,化成了雨水,顺着手掌流下。

    水被蒸发升到了空中变成了云,云又化成了雨,落到了地面,完成了一个轮回!

    它的轮回完成了,自己的轮回什么时候完成?他如是的想着。

    此时那侍女被雨水一浇,身子反而是稳定了下来,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气力,居然在这磅礴的大雨之中健步如飞,想着那山谷之内的山寨而去。

    雨声虽大,风声虽响,但却是这挡不住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

    一向宁静的山寨骤然间就成为了一个修罗场,这让简直不能相信。

    屠杀正在山寨展开,而且是大规模的,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屠杀自己善良、勤劳的寨民?

    随着那侍女的急速前行,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他见到了死人,是被人杀死的人,这些人平日间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人,现在他们死了。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是一种怎样的恐惧和绝望!小小年纪,身怀绝症,将死之际,却是迎来了家破人亡,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