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他不怕死,他早想一死得以解脱,但是他从未想过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人今日就这样被人屠杀。

    屠杀绝对是残忍的,血腥的,尤其是被屠杀的是自己所熟悉的人。

    天上落下的雨水是无色的,但是落到地上却已是变成了血红之色,夹杂着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之气。

    远处像是鲜花盛开了的一座百花园,百花园中三道身影穿插其中。

    “义父!”他有声无力的喊道。

    “别看!”侍女仅仅吐出两个字,伸手捂住的眼睛,她不想让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那侍女飞快的向前奔去,不仅仅感受到了落在身上的雨水,更是听到了呼呼的风声。

    紧接着就闻到了花香之气。

    这里曾经是山寨的居所,本来也是有着许多的花草的,但绝对没有花园,更何况是盛开着五颜六色鲜花?

    鲜花骤然在那侍女面前凝聚,随后那鲜花竟是化成凌厉无比的剑气向那侍女射去。

    原来展现在眼前的百花盛开,居然是人为释放出来的剑气!剑气,绽放着花朵一样的剑气!

    一道黑色的身影骤然而至,仅仅是一掌,一股亮白色的气劲将那盛开的鲜花震散,随即现出一个男子刚毅的脸庞来,正是这男孩的义父。

    “走!按计划行事!”那男子仅仅是说了这句话,转身向着赶来的两人扑去。

    骤然的攻击而至,让那侍女悴不及防之下没有捂住那男孩的眼睛。

    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看到了那鲜花盛开的地上,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在血水之中浸泡的已冷的尸体,此时一个白衣女子手中持剑划出道道花朵形状的剑气穿插在繁花之中向着义父攻去。

    与此同时,一个男子,手中持这一把雪亮的大刀,大刀纵横捭阖之间,化出大片大片雪亮的刀光向着义父卷来。

    他知道义父的武功很厉害,打宝石厉害到什么程度并不知道,据他义父自己说,他已经天下无敌,眼前似乎也证明了他的说法,是在这繁花盛开的世界之内却被两大高手围杀,义父居然不败!

    那侍女骤然转身,向一旁滑去!

    “莫要让山寨的魔教余孽逃走一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那使刀的男子居然还有时间发号施令,看来他仍是保存着实力。

    那白衣女子一声娇喝,顿时繁花盛开,朵朵鲜花化作凌厉无比的剑气,向着那黑袍男子卷去。

    亮红色劲气腾起,将倾盆而下的大雨推开,让整个鲜花盛大的大地之上没有一点雨水落下,同时将花朵剑气震散。

    “嗤!”一道锐利的剑气由一朵鲜花演变而成却是突然间穿过亮红劲气,向着他和那侍女射来。

    那侍女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机,将伏在背后的抱在怀中,但是那道剑气随后射到,从她的后背入体。

    “噗!”血花飞溅,喷了那男孩一脸,那侍女的身子晃了晃,但却是没有倒下。

    她的身子轻飘,已然飘进了大寨的大殿之内。

    随后那侍女竟然是向着一面墙猛然间的撞去。

    “嗡···”澎湃无比的一道气劲长龙向着那侍女卷来。

    气劲长龙溃散,已经再也没有了和那侍女的身影,留下来的仅仅是一地的断壁残垣。

    一道气劲长龙居然将和那侍女轰的粉身碎骨,就连挡在那侍女面前的墙壁也被轰的断裂,露出了一个大洞。

    那手持着雪亮大刀的男子跨步而入,看了看四周,随后哈哈一阵大笑,大刀摆动,亮红色的气劲骤然爆发,自身上飞出了数十条气劲长龙,瞬间将这大殿摧毁。

    夜已深,雨已变小,淅淅沥沥的。

    不知过了多久,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是一片狼藉之地,这里绝对是没有到过。

    这里曾经定然是一处规模巨大的庄园,但是现在庄园已毁,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还有许多处留有着火烧的痕迹。

    这曾经繁华的庄园曾经被一场大火所焚毁,这里是哪里?

    看了看身边,身旁已经没用了那侍女的身影,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

    他辩了辩方向,向山寨的方向看了看,他什么也看不到,入眼的竟然是茫茫的大山。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骤然间遭遇到了家毁人亡,而且自己的亲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被人屠杀,这是一种怎样的恐怖和绝望!

    他非是一般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居然是没有哭,这绝对是他这么大年龄的孩子做不到的。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完了!”此时他却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他之所以不断的坚持着不死,就是为了不让义父担心,不让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人担心,更是自己有着心事,他想要找到自己是谁,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这些关心他、爱护他人都已经死去,自己为何还要坚持?

    就此放弃,自己痛苦的一生就此画上一个句号,虽然并不完美。

    但是此时却是紧紧的握了握拳,我还不能死!我一定要活着!

    家破人亡,这样的深仇大恨,自己怎能就这样的死去?自己不能死,自己要为义父报仇!还有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为什么生了自己,却又将自己抛弃?

    坚定的信念再一次在的眼中燃烧起来,而且燃烧炽烈。

    有一种从未感觉到的生命之力在体内沸腾,在这漆黑的雨夜中,在这陌生的废墟中,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不怕,没有哭,没有闹,反而是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惊呆了,彻底的呆住了。

    就在不远之处,居然有一个秋千,而且秋千晃动···

    在这漫漫的雨夜之中,在这荒无人烟的废墟之内,有一个秋千,荡动着的秋千!

    秋千是挂在了一棵烧焦了的歪脖树上,秋千之上一团白色影子正在荡着秋千,悠悠的,缓缓的,荡来荡去,夜风吹着他白色的衣裙,像是悼念死者的白幡。

    诡异!恐怖!

    是谁在这荒无人烟的废墟之中午夜之内荡秋千?是人,是鬼?

    是什么也不怕,他不但不怕,反而感到了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柄五彩的油纸伞!一只雪白如玉的玉手撑着。

    那伞和玉手的主人穿着一袭如雪的白衫,正坐在秋千上缓缓的荡来荡去。

    一股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在的心中油然而生,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面对着如此恐怖、诡异的场景,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充满了好奇向着那秋千上的人影走去。

    路不算远,但是的身子太弱了,弱到走路都感到了十分的吃力!

    慢慢的他终于走到了那秋千的面前,他赫然发现那荡着秋千的人居然是一个女子,此时那女子也大睁着眼睛看着。

    一位白衣若雪的女子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向望去望去,而也在打量着她。

    这女子年纪尚幼,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岁的模样!比自己大了七八岁的样子。

    她的样子很美,美得让人心醉!她的身材高挑,刚刚发育成熟的身材玲珑有致,完全彰显出了少女的美!

    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而且现在也正是如花一般的年龄!

    只是但是她的面容很冷,她的眼神更寒!

    她的冷,她的寒,足可以让七月份的骄阳失傲!

    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这与她的年龄不相配!

    眼中的绝望与恐惧与他的年龄不相配,这女子的眼神也是如他这边这般!但是这女子眼中的不是绝望、恐惧而是无比的阴寒。

    他们都是经历了劫难的人!他们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她此时一手撑着伞,一手把这秋千,双足雪白,没穿鞋袜,正在缓缓的荡着秋千,目光阴寒的看着他!

    美丽的容颜、玲珑的身材、冰冷的眼神进入到了他的眼中!

    他也是一惊!

    不知为何仿佛从这女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这女子也与自己有着同样的遭遇!有着血海的深仇!有着未完的意愿,但却是生无可恋!

    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家庭破碎!看到了家破人亡!同时还有满腔的仇恨!不屈的挣扎!

    都是对方生命之中的人最重要的人就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之下相遇,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吗?

    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无论如何都会彼此相遇,这就是上天注定,躲也躲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