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那小男孩开口诺诺的道。

    那女子停下了缓缓荡着的秋千,一双玉脚踏到了绣鞋之上。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姐姐我叫萧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家人都死了。”

    本已绝望的眼神之中开始出现了灵动,以前他是绝望的,没有任何的理想,现在他的心中腾起了一种生机,他要报仇,所以他要活下去。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求之色。

    这样的眼神让那女子震撼,曾几何时自己不就是这般?

    当初自己家破人亡之际,自己不也是如此?自己当时就没有被吓到,反而是激发了自己的斗志,这小男孩怎的和自己这般相似?

    “你受伤了?”那女子缓缓的道。

    他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女子的眼中依旧是冰冷,冷的让人浑身打颤,但是那小男孩却从那女子的眼中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的亲切感。

    这种亲切感不知从何而来,竟像是她真的是自己的亲姐姐一般,这让很是奇怪。

    女子伸手搭在了他的腕脉之上。

    片刻之后那女子和同时浑身的一颤,两人的眼中同时显示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股熟悉、血脉相连的感觉怦然而生,在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这“姐姐”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吸引着他。

    女子眼中冷漠依旧,但是一颗心也是止不住的乱跳,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自己怎么会突然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女子的眼中已经冰冷,但是手已经离开了的他的腕脉之上。

    “你受过伤,很重的伤!”女子冰冷的眼眸之中不经意间却是蒙上了一丝的不忍。

    他点了点头,拉来了身前的衣服,露出了那道浅浅的伤疤。

    伤疤不大,看起来不怎么严重,但是转过身去在他的背后仍然有着这么一道浅浅的伤痕。

    “贯穿心脏的一剑居然没死?你也算是异数了。”那女子也不由得感慨。

    “你的三阴经脉受损,你本来早就应该死了,但是你被高人灌注了强大的劲气护住了受损的经脉,保你不死。”

    “不仅如此,你也一直的在修行什么内功心法,这内功心法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心法,但对你护住你的受损经脉大有好处。”

    “正是因为这两点,所以你才活到现在,我说的是也不是?”

    那小男孩点了点头,一个十来岁岁的孩子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义父一样的看着那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怪怪的。

    “怎么受的伤?”女子不带一丝感情的问道。

    “我从记事开始就这样了!”他缩了缩身子开口道。

    他虽然喜欢雨,喜欢在雨中慢慢的行走,喜欢被雨水淋遍全身的感觉,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太弱了,已经经受不起这雨水的浇淋。

    那女子面无表情,手中的油纸伞微微的倾斜了一下,将他罩在了伞下。

    女子又做到了秋千之上,玉足探出,感受着丝丝细雨打到身上的感觉,秋千又缓缓的晃动了起来。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缓缓移动的身体,同时他又想起了义父和自己说的话。

    “云儿,你的伤其实不要紧的,云儿只要不断的修行义父教你的心法,你的伤终有一天会能治愈的,相信义父。”

    本来他是不相信义父的话,但是现在他却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他摸了一下怀中,果然那本书还在,同时还有一个金色的盒子。

    他看了一眼那微闭着眼缓缓当着秋千的女子,见她不理会自己,当下伸手入怀将印有逍遥诀字样的秘籍打开,第一页赫然是被人撕去了,留下了被撕毁的痕迹。

    他继续的翻了下去,寻找到了内功心法的篇章。

    地面潮湿,而且天上还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寻了一块瓦砾,做到了上面,开始修行这逍遥诀的内功心法。

    没有注意到就在他拿出逍遥诀心法秘籍的时候,那女子的眼中竟然闪烁出了异样的光芒。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漆黑如墨的夜间,在荒无人烟的废墟之中,一袭白衣的女子在雨中荡着秋千。

    诡异而神秘!

    就在那女子的身前一直端坐着的小男孩身上也升腾起了淡淡的雾气,迷迷蒙蒙的。

    不知不觉之中,他陷入到了深深的修炼之中,竟是不闻任何事,仿佛自己已经不存在一般,不知寒热、不知动静,更是不晓得时间。

    不知何时雨住风息,太阳已经生了出来。

    睁开了眼,他感到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他缓缓站起身子,但是却是惊呆了。

    眼前的废墟依旧,那棵被火烧焦了的歪脖树经过了雨水的洗刷又重新换上了一层绿装。

    躯干虽已焦糊,树冠上又抽出了绿枝,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鲜亮的绿色,显示出了勃勃生机。

    但是震惊的绝对不是这枯木逢春有着勃勃生机的歪脖柳树,而是在这柳树之下居然没有那秋千,更是没有那一袭白衣的女子。

    想到了那女子眼中的阴冷,那女子寒冷如冰的神情,不由得心中一惊,自己遇到的那位姐姐到底是人是鬼?

    这才注意起了周围的环境,这一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自己所处的地方果真是一处废墟,而且这废墟的范围还很大。

    看来,这处庄园在没有变成废墟之前,这里肯定是一处很不错的庄园,而自己所站的位置,似乎是···后园。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庄园,怎么会变成了废墟?

    虽然是恢复了气力,但是他的身体本就弱,他想走出这庄园却也是颇费气力。

    庄园依山而建,如今背处大山,前方乃是唯一的出路。

    步履艰难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一路之上他却是不由得皱眉。

    虽然是残垣断壁,又被大火烧过,但是这里多处都残存着被挖掘翻动过的痕迹,是什么人要来这废墟翻找什么?

    废墟之中不时可见一些痕迹,这些痕迹是骨的痕迹。

    毕竟年纪尚小,不懂这许多,若是一个有经验的人到了此处,定然以前瞧得出来这些痕迹是被人刚刚将骨捡走之后留下来的。

    他终于走出了这片废墟,入眼的居然是一片坟场。

    一个白衣女子站在一处新坟之前,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一棵树,扎根在肥沃土壤中的一棵苍天大树。

    见到这白衣女子,他的心中感觉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心中再次燃起了火一般的感觉。

    绝望是看不到前途,看不到目标,心已死,但是一旦有了目标,就有了信念,也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不管这信念是为了仇恨还是其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