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萧云喘着气走到那白衣女子的身后,轻轻的唤着那女子,他现在终于知道昨天雨夜之中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书^屋*小}说+网)

    好半晌那白衣女子才叹了口气,声音低低的道:“你叫我姐姐,我很开心,只是我却不能救你的性命。”

    萧云的脸上显示出了失望的神情,但是眼中的光彩却并没有因为失望而消逝,心中有了信念,这团火又怎么轻易的消逝?

    那白衣女子缓缓转身,盯着他那恢复了生气的大眼睛,想了想道:“姐姐虽然是救不得你的姓名,但是姐姐却知道有个地方或许可以治好你的伤疾。”

    萧云的脸上顿时升起了光彩,“姐姐,是真的吗?”

    那白衣女子面上依旧冰冷,“是机缘也是挑战,你有机会寻到治好你伤的机缘,但更有很大的可能,你会因此殒命,一切都要看你个人的造化。”

    “姐姐,云儿还能活多久,云儿最清楚,即使云儿运气不好,最多也就是早死一、两年,若是万一有幸,云儿或许可以获取到那大机缘。”

    那白衣女子点了点头,只是眼中的光芒更冷。

    “姐姐送你到一个地方,拿着我的一个信物,这样你就可以去那里拜师学艺。”

    “在那个地方你或许遇到大机缘,找到能救你性命的人,但是更大的可能,你将陨落,你怕吗?”

    萧云狠狠的点了点头,“姐姐放心,云儿不怕,哪怕是仅仅一丝希望云儿也不会放弃。”

    他的眼中充满了坚毅之色,这样的眼神让那女子动容。

    “你能再叫我一声姐姐吗?”

    那白衣女子的脸色似乎是缓和了一些,有些冰雪逐渐融化的样子,冰寒之中带着一丝暖意,这让很是亲切。

    “姐姐,你就是我的姐姐,云儿的心中早就将你当成姐姐了,你就是云儿的姐姐。”

    “姐姐?”那白衣女的眼神再一次变得冰寒,随即又柔和了起来。

    “姐姐?”那女子笑了笑,笑得很痛苦,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让她痛苦的事情!

    “我没有听到过他叫我一声姐姐!没有!他尚且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姐姐,他就被人抱走了!自己没有弟弟了!”那女子想起了痛苦的往事,那是一场屠杀,一场大火!

    那白衣女子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废墟,那里曾经是自己的家园,现在它成了一片废墟,一片死地,是一个半夜会闹鬼的大阴之地。

    而此间曾经活着人现在除了自己,全都死了,他们就在自己的面前,是自己一根根的收起了他们的尸骨。

    多少年了?

    他们定然还有许多人被埋在了这废墟之下,曾经这里就是自己的乐园,而现在却是一片焦土。

    女子的眼中、脸上刚刚融化了的冰雪再次被冰霜覆盖。

    “你跟我来吧。”

    白衣女子款款而行,步履看起来不急不缓的,但是他却是追赶不上。

    白衣女子实在是无奈,依照这样的走法,即使走到天黑也走不出这片鬼区去。

    他气喘吁吁,脸上也是充满了无奈。

    白衣女子脸上依旧冰冷,她玉臂一挽抓过了,将他揽在怀中,真的就像是姐姐抱着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只是刚刚被那白衣女子拦住怀中,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奇怪的感觉,这感觉很是奇怪,至少在遇到那白衣女子之前他从未感觉过。

    那是一种难以诉说的感觉,他只是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尤其是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心中仿佛有一物正跃跃欲试,想从自己体内破体而出一般。

    ?那仅仅是刚刚见面的这女子突然间有了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那白衣女子的眼中也露出了惊奇,她也感觉到了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若是他和感觉互通的话,她就会惊奇的发现,发居然和有着同样的感觉!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夜里,当自己给他搭脉的时候不也是如此的感觉吗,只是没有现在这般强烈而已,这是为什么?

    那白衣女子将重新放下,那种奇怪的感觉才缓缓的退去,只是两人之间仍旧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似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对方一般。

    女子与他慢慢的行走着。

    “你练的是什么内功心法?”白衣女子问道。

    “逍遥诀!”他说着自怀中将那逍遥诀的秘籍拿了出来递给了那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顿了顿,伸出芊芊玉手将将那逍遥诀的秘籍拿在手中,缓缓的打开。

    翻开第一页,哪里明显是被撕下来的痕迹,痕迹很是普通,至少从记事起就拿着这本书,他没有看到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那白衣女子的手却是颤抖了一下。

    她急速的翻了几页,翻到了“步法”的一页:逍遥游。

    在逍遥游这神功步法的一页上面绘制满了许许多多的图,都是人的形状。

    在其中的一个人形图形之下,赫然是一个清晰的小手印。

    那是属于一个小孩的手印,手印很小,从那手印可以看出那孩子的年龄最多不过四五岁的样子,也只有那么大的孩子才能留下如此纤细的手印。

    手印有很模糊不清,看起来这手印印上去的时间很不短了。

    那白衣少女将逍遥诀的秘籍缓缓的合上,双手不断的摩擦着封面,嘴角微微上扬,居然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冰雪开释,取而代之的乃是暖暖的春风。

    这一刻那嫣然而笑的白衣女子有若九天玄女降世,飘飘若仙。

    微风吹过,吹起她不断飘荡着的雪白长裙以及乌黑的秀发,更加衬托的那白衣女子如下凡的九天玄女。

    这一刻,萧云看得竟有些呆了!

    虽然萧云还不懂男女情爱,但是喜欢美好的东西,乃是人之天性,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姐姐”,所以看得竟也是呆了!

    半晌,那白衣女子的容貌终于又换上了冰冷,而且比以往更加的寒冷,她的眼中出现了杀气。

    “走!”那白衣女子将逍遥诀的秘籍给了,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脚步已经开始缓缓的迈动。

    一座辉煌的大城,背靠着连绵不绝的高山而建,出现在了的面前:天道城。

    命运的转折或许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在短暂的相聚之后,就要再次分别,而且一别就是十余年,十余年后再相遇又是如何一番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