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日一夜,那白衣女子和萧云终于走到了天道城。

    面对着天道城,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环境,萧云有些迷茫。

    那白衣女子领着到了一处客栈,选了一个雅座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然后选了两个房间分别的住了进去。

    距离天道盟召开联盟大会还有一段时间,那白衣女子算了算,还要等上几天。

    在自己的房中那白衣女子想了想,敲开了萧云卧房的门,果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样,她看到了那五六岁的孩子正端坐在床上,掐着奇怪的法决,这是在修行逍遥诀的内功心法。

    白衣女子轻轻的敲门,萧云睁开眼,见是她,高高兴兴的小跑了过去。

    “姐姐来了···”

    白衣女子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仅仅是点了点头。

    房门缓缓的关闭,房内仅有“姐弟”两人。

    白衣女子淡淡的道:“云弟弟,是谁教你这逍遥诀的?这本秘籍你是又从何得到的?”

    “义父!”仅仅是吐出了两个字。

    说到了义父不由得想起那天夜里所见到的一切。

    他见到了义父被人围攻,本来的庭院当中盛开了无数的鲜花,义父就在那鲜花的海洋之内与那凶神恶煞一般的一男一女恶战。

    不知现在义父怎么样了?姑姑呢?她不是背着我逃跑了吗,我怎么回到了此处,她又去了哪里?

    萧云眼中现出了迷茫之色,同时脸上也现出了悲伤。

    在萧云的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无论是义父抑或是姑姑,都已经不在了,只将他一人孤零零的留在了这个世上。

    白衣女子很快就洞悉了的状态,心中猜测或许他的义父已经不在了。

    “你的义父现在在哪里?”

    萧云摇了摇头,眼中的哀伤更甚,而且明显他的眼中出现了绵绵的恨意。

    “她是一个好苗子,和自己一样,有着刻苦的仇恨,有着坚定的信念,只是···他快死了。”白衣女子心中也只能惋惜着。

    “我不知道!”萧云将那天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咔嚓”,白衣女子的手不经意间握紧,狠狠的砸下,将面前的桌子瞬间砸裂,倒是萧云惊得一愣。

    白衣女子眼中泛起了血红之色,无尽的杀伐之气陡然而出,身上罩着一层血红的劲气,将远远的推了出去。

    萧云被一下子甩到了墙角之上,狠狠的一撞,本就虚弱的身体竟是承受不住,险些吐出血来。

    这倒不是因为的身体已经好转,而是那白衣女子在瞬间就收起了外放的气势,她突然知道自己心绪不宁,但是转瞬间就已经调整了过来。

    白衣女子缓缓的起身,将拉起。

    “是不是很疼?”

    她轻轻的抚摸着萧云的头,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般,但是她心中清楚,自己的亲弟弟认贼作父。

    萧云很想问问这个白衣姐姐的名字,但是他没问。

    不知道为什么他同样感觉得到,这个“姐姐”心中很苦,比自己还苦,而且她并不想和自己分享她心中的苦,所以她并不想和自己有太多的交集,这种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

    两人只不过是匆匆人世上偶遇的两人,又有何必相互通报姓名?

    白衣女子看了看越发坚毅的脸,心中越是难受!眼中泛起了红色,眼中似有水光闪闪。

    白衣女子擦了擦他眼角的泪光,她知道自己想得多了。

    “云儿,你可是知道这逍遥诀的真正奥义?”

    萧云摇了摇头,眼中透露出了渴望之色。

    白衣女子道:“逍遥诀之所以叫做逍遥诀乃是注重逍遥二字。”

    “你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读书写字,就凭这一点你就不是一个俗人,自然是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其实逍遥诀的修行重在平时,否则就有失逍遥二字。”

    “平日间的坐、卧、行、走,就是吃饭、睡觉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修行,练到最候,即使你不去修炼,它也会自行运转,这就是真逍遥。”

    “定气凝神锁心猿,两手插抱趺足坐。识得先天太极初,此处便是生身路。”

    “瞑目调息万缘空,念念俱无归净土。气透通天彻地寒,无出无入一吸间。”

    “海气滚滚浪千层,撞入北方坎水渡。河车逆运上昆仑,白云朝顶生甘露。”

    “背后三关立刻开,金光射透生死户。气走须弥顶上流,通天接引归神谷。”

    ······

    那白衣女子徐徐到来,竟是萧云从未听过的,但是的的确确是逍遥决的修炼之法。

    “姐姐告诉你的这句话你可是记清楚了?”

    萧云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但是他却这白衣女子所说的话系数记载了心中。

    最后那白衣女子自怀中掏出一快令符交给。

    “这就是你的入门凭借,你手持着这块令符,到了天道城你就可以正式成为天道盟的一员了,以后的造化就全靠你自己了。”

    “而且姐姐还可以告诉你,最强的武功绝对不是所谓先人留下的‘秘籍’而是最适合自己的、自己所创的心法,你还小,等你懂了,你就是一个武功高手了。”

    白衣女子交代完自己该交代的,留下萧云一个人在房内。

    萧云想着那“姐姐”的话,最后灵机一动,这是···

    现在很后悔,他虽然是将那白衣女子的话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毕竟他才五六岁,虽然从小就被人传授知识,但是所学毕竟有限。

    他不理解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终于萧云鼓足了勇气走向那白衣女子的房间。

    房门是开的,屋内却是空无一人,那匆匆一见的白衣飘飘的仙子姐姐,就此不见踪影,留下来的仅仅是一句简单的告别语和几两散碎的银子。

    不知道,那白衣女子给了他一个命运转变的机会,待到他踏入江湖之后再次遇到已经化身为魔的这女子,她再次的扭转了他的命运,而且是走上了一条不可回头的绝路。

    萧云不可谓不聪明,不可谓不刻苦,此时他已经想到了,这是逍遥诀的内功心法总决,但是这怎么可能?

    萧云想起义父所说的话,“这内功心法已然失去,再也不复存在”,只是眼前那姐姐留下的这真的是逍遥诀内功心法的决吗?

    凭借着义父的传授,和自己的参悟,萧云竟然对这逍遥诀的总决参悟出了个七七八八,至少他觉得自比以前的修炼速度快了许多。

    有了那些散碎银子的存在,萧云倒也是不愁吃喝,等了几日,就在散碎银子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天道联盟招收学徒的日子正式到了。

    也许等待自己的是一条死路,但是却有着生的希望,以其坐着等死,到不如为了这渺小的希望,拼搏一把,也许奇迹就在眼前。

    不放弃,就有希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