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本是多个门派的的联盟,这些门派的主脑自然是天道正教。

    天道城坐落在天道山下,是天道正教的门户城镇!

    天道正教,当今江湖的第一大帮派,它一统江湖已经足足十个年头!

    天道正教已经历经两百年,也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教派,但是比起武当、昆仑、少林等许多大帮派却是底蕴薄了许多了。

    天道正教历经数百年,在武林之中起起伏伏,其综合实力不过是中等实力而已。

    但是在几十年前天道正教出了一个人物,这个人名叫萧百荣,乃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

    萧百荣有两个师兄和一个师妹,四人同气连枝,横扫武林,从而确立了天道正教的武林首脑地位。

    但是就在十年之前,萧家突发劫难,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萧百荣身死,二师兄也是生死不知,至今江湖上未曾露面,而天道正教就落在了萧百荣的大师兄元松竹的手中。

    现在的天道正教的大当家就是元松竹,他也是现在的天道联盟的盟主。

    天道联盟集合了武林各大教派,并且要求各派教内最出色的弟子前来天道联盟学艺。

    名义上说是为为武林培养人才,将来维护武林的安定团结,但是实际上却是天道正教从各派之中选择精英,然后融入到天道正教的门下。

    当然天道联盟招收各派的弟子出了那些门派之内推荐来的人之外,自行前来投拜的人却是最多。

    有门派推荐的精英弟子自然是有着单独特殊的渠道进入天道盟内,盟中也有专门的人员安排这些精英弟子。

    而那些自行前来拜师投拜的自是不同了,不但需要登记、考核,更是有着一些严格的盘查,毕竟这是人龙混杂,各有所长,有的可以拜到门中,有的只能做杂役了。

    就是那条长长的台阶就要几乎费劲了气力,萧云终于气喘吁吁得到了接待处,双手捧着那白衣女子交给自己的那块令符,递到了那接待人的面前。

    负责接待的有两组,分居在大门的两侧,其中一组是专门接受女弟子的,而另一组却是只接受男弟子。

    很明显门派推荐的精英弟子并不是很多,并不需要排队。

    虽然手持各大门派令符的弟子总数算起来倒也是不少,每个大门派至少要派出两名弟子,而小一些的门派却仅仅有一名弟子,但是门派众多,大大小小的加起来也有数十个。

    天道盟接受弟子的时间长达一个月,而且今天才是接受报名的第一天,那些手持着推荐信前来投师的自然是不多。

    而且开始的时日几乎是没有人前来报名的,大多数都是最后的几天才陆续赶来,毕竟这些人都是不需要等待、考核的,直接凭借着推荐信前来报道。

    萧云到的时候,接收男弟子这一组的人都在打着瞌睡,似乎并不相信此时会有人前来报道,而在女子那一组一边,却是有一个老妪带着一个小女孩正在与那接待人员交谈。

    萧云瞥了一眼那老妪,见她佝偻着身子,头发早已花白,颤颤巍巍的,要不是她手中拄着的龙头拐杖,怕是她早已摔倒。

    他再看那小女孩,瘦瘦的,但是背后却是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萧云看着那小女孩心道:“这么大的一个背篓,也不怕压弯了腰。”

    萧云走到了那男子组的面前,气喘吁吁的。

    那组人终于发现了,但是眼中都出现了疑惑不解。

    按理来说凡是走这条绿色通道的都是各大门派派遣出来的精英弟子,而且都是由长辈陪同着一起前来。

    毕竟这可是很严肃的招收弟子,不是随便的一个人想进就可以进来的,天道正教现在许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

    但是现在的萧云就是一个人而来,并没有门派长辈陪同,更重要的这人就不像是哪个门派的精英弟子,倒像是一个肺痨病晚期的病人。

    他气喘吁吁,满头的大汗,身子单薄的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这样的人也是精英弟子?

    负责接待的这组人不相信有哪个门派敢和天道正教开这种玩笑,所以他们的眼中现出了惊奇之色。

    其中一个年纪不大的接待人员上前,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不肖之色。

    这人名叫陈冲,不过是刚刚加入天道正教不久,自以为进入了最牛X的门派,就可以俯视其余各大门派人员。

    陈冲也是第一遭做这种接待的活,他早从前辈师兄那里听说了,这种接待的活其实乃是一种肥差,不但活不重,更是有许多的外快,这接待的活简直就是肥差。

    “哪个门派介绍来的,你的长辈监护人呢?”陈冲撇着嘴问道。

    萧云摇了摇头,既没说是哪个门派的也没说长辈监护人。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哪个门派介绍来的,更是没有什么长辈监护人,他手中有的仅仅是那白衣如雪的仙子姐姐给他的一那块令符。

    喘息未定,萧云将那白衣女子交给自己的那块令符递了上去。

    陈冲早已看得出来,手中的只有一块令符,而没有自己想要的银票或是其他值钱的东西。

    陈冲冷哼了一声,接过令符,看也没看就扔在了桌案之上。

    “那个门派的,哑巴的吗?”陈冲傲慢的问道。

    萧云挠了挠头,只得实话实说,“姐姐说只要凭着这块令符,我就可以成为联盟的弟子,其他的我不知道。”

    陈冲不肖的冷哼了一声,却是抬头看天,然后又向着自己拿椅子走去,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根本就是不愿理会。

    只是在陈冲身旁的一人却是瞧见了被陈冲扔到桌案上的令符,他看了看了令符之后脸色顿时变了变。

    那人连忙拿着令符走到管事人的面前,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那管事之人明显年纪大些,也更是稳重些,当下听那人一说,连忙将那令符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辨认了一下。

    那管事之人脸色就是一变,眼中闪烁着精光,看向,语气冷冷的道;“你是冰宫不泪天的?”

    总是有些不该出现的事情发生在不该出现的人身上,只是不知道这不该出现的人的命运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