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宫不泪天乃是一个门派坐落在极北之地,乃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所在。

    冰宫不泪天乃是一个纯女子所成的门派,其中的女子都是受苦受难的姐妹,她们的宗旨向来就是不叫任何一个女子落泪,敢于欺侮不泪天的女子···杀无赦!

    冰宫不泪天的宫主名叫南宫倩,乃是一个身受爱情所伤的男人,所以她从此厌恶任何的男人。

    自从南宫倩受情所伤之后,发誓杀尽天下负心男,然而之后她再也不出冰宫不泪天,就是到如今是死是活,都没有人知晓。

    南宫倩不出冰宫不泪天,冰宫不泪天的人却是很多在武林之内行走,这些女子的武功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却是少人有得罪她们。

    毕竟对方都是女子,而且是不乏美女,像是这样的一个门派,自然是有着许多的追求者。

    一旦是谁得罪了这样的门派,那么即使这些女子不出手,那些得罪她们的人也没有好果子吃,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但是这些女子毕竟实力不怎么高强,很多将目标盯在她们身上的人却是往往都能得手。

    毕竟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而且这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暗的,就没有人管,毕竟人人都想着占不泪天女人的便宜,而不愿得罪那些背后出手的人。

    冰宫不泪天自从南宫倩隐居不出之外,几乎成为了人人都愿意欺负的目标,当然这都是需要“暗”的。

    十几年前萧百荣横扫武林,之后冰宫不泪天加入到了天道盟中,受到了天道正教的庇护,自此冰宫不泪天的女子才不受武林中人欺凌。

    但是随着萧百荣因故身亡,冰宫不泪天却是渐渐的不在理会天道正教,更是不理会天道盟的一切,更剧烈的居然有着反出冰宫不泪天的趋势。

    向冰宫不泪天这样由纯女子组成的的门派还有一个那就是南疆百花宫。

    冰宫不泪天和百花宫这两个门派,在天道盟中已经是比较典型的“不服管教”的类别,已经被天道盟列入到了黑名单中,是要首先清除的门派。

    但是现在冰宫不泪天居然派门人前来加入天道盟,要在天道盟中学艺,而且还是一个男孩子。

    冰宫不泪天从来不收男弟子,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弱不经风的男人,这那里是来响应联盟的号召的,这分明是来打联盟的脸的?

    知晓冰宫不泪天底细的人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所以那管事之人的脸色多难看自然是不必多说了。

    但是那管事之人毕竟不是陈冲之流,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冷冷一笑,将那令符扔向萧云。

    “冰宫不泪天的人到那边去报名!”

    那管事之人说着伸手指了指另一组接待人员,那是专门接待女弟子的。

    萧云无奈之下只得绕了个弯,到了另一组。

    这组人都是女弟子,见是一个男孩儿到来,都是纳闷,但是当看到标刻着“冰宫不泪天”的令符之后却是释然。

    这些女子身穿着天道正教统一的服饰,看着脸上均是露出了不肖的神色。

    其中一个女子将令符交还给了萧云,并给做好了登记,带他去休息的地方。

    那女子带着转来转去,经过了一片花园般的大屋之后,径直的向着后山穿去。

    经过这些大屋的时候看得清楚,大屋之内装饰的极其的奢侈,而且每间大屋上都挂着不同的牌子:武当派、昆仑派、清心阁、藏剑山庄···等等。

    萧云暗想这些大屋子一定是给和自己一样的来自其他门派弟子准备的,看着如此的大屋,想象着自己住的大屋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萧云很高兴,虽然跟着那女子的脚步有些气喘吁吁,但是想想自己将要住进这样的大屋,同时很快就会遇到能挽救自己性命的人,这让他很兴奋。

    但是很快让他失望了,花园一般的大屋一座座的已经离自己远去,继而向前的却是一片荒凉。

    光秃秃的山坡之上搭建着一座茅草屋,屋前正有一老一少两人在说着什么。

    萧云认了出来,这两人就是在自己前面的那老妪和那瘦弱的少女。

    那老妪咳嗽连连,似乎喘不过气来一般,真怕一下子憋住,就死撒手而去,最终萧云的担心没有发生,那老妪拄着龙头拐杖缓缓的离开,而那小女孩正在擦着眼泪看着老妪渐渐的远去。

    而那老妪离开的时候走到了萧云身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那女孩,这才继续缓缓的离去。

    那将萧云领来的女子根本就没有上前,伸手指着那茅屋道:“那就是你住的地方,还有她,以后就是你们两人的住所了。”

    “现在距离天道盟大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面,你可以自由的出入天道城,但是我天道正教却是不提供任何的吃食和月供,你们可是懂了?”

    萧云眉头皱了皱,见这女子冷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萧云看着这女子远去的背景,觉得竟然有一些熟悉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想来想去终于萧云又想起那些天道正教弟子的服饰,顿时眉心间升起了一天黑气,双手紧紧的握了握,眼中出现了杀机。

    难怪会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在那夜他隐约间见到无数屠杀山寨的人,那些人的服饰不正是这样的服饰吗,难道那夜袭杀了自己山寨的人会是天道正教的?

    虽然愤怒,但是自己本就性命不久,就是想要报仇也需要无法,眼下只有自己能活下去,一切秘密才有可能揭晓。

    萧云喘着气一步步的向那茅屋走去。

    那少女此时正站在茅屋前看着萧云,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此时萧云也终于看清了那小女孩的面容。

    “哇,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女孩?”萧云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这女孩看起来和自己年纪相仿,同样是瘦瘦弱弱的,但是比起自己来却是显得精神得很,尤其是她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

    女孩皮肤黝黑,这绝对是作为作为美女的头号敌人,除非是黑天鹅,所以单凭是这一点,即使他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她就永远也不能跻身到美女的行列中去。

    更主要的是她的脸上。她的五官总算是齐全的,应该算是很完美的,只可惜了脸上生满了痘疮,还有大片的暗红色的胎记。

    用丑来形容这女孩简直是侮辱了“丑”这个字了,这女孩简直可以用“样貌可怖”来形容,但是事情总是这么奇妙,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却是让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刻骨铭心”。

    命运的相会,是救星还是情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