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孩将拖了起来,没想到她那瘦瘦弱弱的样子,力气居然是不小,居然可以毫不费力的拖着萧云。

    那丑女孩将萧云拖到了自己的屋内,至少这里还有一个简陋的小床,此外还有被子、枕头等等。

    几岁的男孩、女孩还不懂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那丑女孩从众多的瓶瓶罐罐之中找出一个极其平常的瓷瓶来。

    瓷瓶打开倒出一粒碧绿色的丹药来。

    丹药一出顿时满屋生香,那丑女孩闻了闻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丑女孩揉了揉小琼鼻,犹豫了片刻,心道:“这颗丹药可是自己保命用的,而且价格不菲,自己仅仅有三颗,就这样给他吃一颗?”

    丑女孩叹了口气,眼下这怕是自己唯一可以结盟的人了,但是他能成为自己的依靠吗?

    这丑女孩也是别无选择,丹药虽然名贵,但是若能救得一个人而成为盟友的话,那这颗丹药绝对值得。

    丑女孩撬开了的嘴巴,将那颗价值不菲的反魂丹送到了的口中。

    反魂丹顾名思义就是死人吃了也能够还魂,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丝丝药业融入到了的血脉之中。

    丑女孩又抓起了萧云的手来,开始仔细的检查起他的伤势来。

    很明显,这丑女孩是一个医术的行家,虽然她现在的医术绝对算不上大家,但是却有着独到之处。

    丑女孩眉头皱了皱,她已经诊断出了萧云是伤了三阴绝脉。

    三阴绝脉之中的三阴指的是太阴、少阴和阙阴。

    古代神医扁鹊有言:太阴、少阴、厥阴三阴脉一齐出现,符合三十天内死的规律;三阴脉不一齐出现,决断生死的时间会更短;交会的阴脉和代脉交替出现,死期还短。

    三阴绝脉现,性命忧关。

    伤的是三阴绝脉,当是活不过一月,而萧云的三脉却是时断时停,这就已经是命悬一线的脉象,过不过数个时辰,但是她却能活到现在可以说是奇迹,而且是奇迹中的奇迹。

    其实要治愈三阴绝脉并非无法,而是需要以高深的至阳内功打通三阴脉即可。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困难无比,首先需要的是一个拥有至阳内功之人,再者就是被打通三阴脉的人身体也要强大。

    试想一下,如果身患三阴绝脉之人的身体不够强大,那强大的至阳内功不仅仅是打通三阴脉,恐怕是连这三阴脉都一起摧毁。

    人体内的器官其实非常的脆弱,尤其是患有三阴绝脉之人,若是以至阳内功硬生生的打通这三阴脉,一个掌握不当,静脉尽毁,立即毙命。

    正是因为如此,一旦患有了三阴绝脉也就等于是判了死刑,有高深至阳内功的人难寻,即使寻到了也难以达到精确的控制内功打通三阴脉的精准程度。

    更何况三阴绝脉受损之人,无论是谁身体素质都不会强,这就是一个死结,一个永远走不出来的死结。

    丑女孩叹了口气,她知道萧云是废了,即使服用了一颗反魂丹也救不得他的性命。

    既然浪费了自己这么珍贵的一颗丹药,那么这个人就不能轻易的死去,至少他死也要死得其所,他的死亡价值也要比得上一颗反魂丹。

    “撕拉”一声,丑女孩将萧云的上衣解开,露出了他干瘪的胸脯。

    紧接着这丑女孩从腰间解开一个布包,他将布包展开,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排银针。

    不知过了多久···

    浑身的酸痛,让萧云提不起一丝的力气,他睁开眼,看了看四周,自己仍旧是躺在那堆乱草之上。

    感慨,自己居然没死,这是怎么回事?

    萧云挣扎着爬了起来,这一站起来,肚子里面却是咕咕的响,这才感觉到饥饿。

    他捂着肚子从茅屋中走了出来,这一出来却是大吃一惊。

    原来此时竟是日头西沉,已经是黄昏了!

    自己足足睡了一日?

    萧云摸了摸胸口处,感觉不出丝毫的不适之处。

    他暗自奇怪,难道自己的三阴绝脉痊愈了不成?

    此时的萧云饥肠辘辘,真想寻点东西吃,他伸着头向那丑女孩的屋中看了看,想找点吃的,但是最终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对方是女孩,而且还是孤身一人的,和自己年纪一般大小,自己一个男孩去找她要吃的,这面子···

    而且那丑女孩曾经还警告过没有她的允许不能进入他的茅屋,所以就此打住。

    捂着肚子从茅屋之中走了出来,看了看天,黄昏的落日虽美,但却是短暂的,也许就像是自己的生命一般:生命虽美,但却是走到了尽头。

    心中虽然希望着自己的三阴绝脉痊愈,但是他心中清楚,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从茅屋中出来,却是远远的看到一个纤细的人影正在猫着腰,在一侧的草丛中不知干些什么。

    茅屋坐落在光秃秃的山坡上,但是在山坡的不远处却是林木茂盛,各种野花杂草丛生。

    费力的向那丑女孩移去,离得近了她这才恍然发现这丑女孩,正在猫着腰选摘着野花。

    他见这丑女孩选了一朵野花摘下,放在鼻子前闻了一闻,然后···

    萧云惊奇的发现,这丑女孩居然将花瓣一片片的摘了下来,直接的放在了口中咀嚼了起来。

    这丑女孩居然是在吃花!

    花也能吃?

    顿时萧云心中大喜,既然花可以吃,那么总比饿肚子要好得多。

    萧云到了那丑女孩的不远之处,他喘了口气,看了看那丑女孩,见她正将一瓣瓣的花瓣放在口中,吃的甚是香甜。

    他舔了舔嘴唇,更是肚中咕噜噜响的犹如敲鼓,他迫不及待的摘了一朵个头比较大的野花,抓了一把花瓣,狼吞一般的塞在口中。

    只是没有嚼几下,一种极度的苦涩感觉自舌头上开始迅速的涌遍全身。

    不仅仅是苦涩,其中还有一种麻木感!他的舌头瞬间就麻木了。

    萧云很想立刻就将这些花瓣吐出,但是他几乎办不到,舌头都已经麻木的不能动作。

    幸好他的手还很是灵活,舌头虽然麻木,不能吐出那花瓣,只能以手将其抠出。

    萧云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唯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泪水涟涟。萧云居然哭了,这实在是太难受了,太恶心了。

    即使是三阴绝脉发作之时都没有落泪,但是现在他却是忍不住的流下了泪来。

    那丑女孩已经发现了他的窘态,很是好奇的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不断的从口中挖抠着花瓣,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看起来甚是开心。

    “好吃吗?”丑女孩问道。

    命运的齿轮开始将两个人紧紧的拉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