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那丑女孩的问话,萧云摇了摇头,顺便擦了一把眼泪,他想说话但是说不出来,舌头麻木,让他张嘴说不出话来。

    丑女孩见萧云如此模样,哈哈大笑着,笑的都似是直不起腰来,眼泪也落了下来。

    此时萧云的眼泪也落了下来,他感到特别的难受,只是丑女孩的眼泪是笑的流出来的,而不是像他一样难受的落泪。

    丑女孩从腰间摘下一个水葫芦递给,接了过来,萧云狠劲的灌进了口中,而后又吐了出来。

    萧云口子的花瓣已经被清理干净,但是口中的麻木依旧存在,他说不出话来,说出口的话完全的成了“呜呜呜”的声音。

    “野水仙你也敢吃?”丑女孩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

    过了好半晌,萧云口中的麻木终于退去,他扁了扁嘴,终是可以说出话来,但是言语还是不清,就似是大舌头一般。

    “我看你吃的很香甜,所以就···”萧云很是尴尬,同时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唤了几声。

    “你饿了吧?也难怪,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就是神仙也会饿的!”丑女孩嘻嘻的笑道。

    “什么?三天三夜?我睡了三天三夜?”萧云有些不敢相信。

    “我叫花清影,你叫什么名字?”花清影与并萧云肩坐在一块大石块上,歪着个脑袋率先问道。

    “我叫萧云!”

    花清影轻“哦”了一声,双手抱着腿,晃来晃去的。

    “你受过伤?”

    “嗯!你怎么知道?”萧云自然不知道他的性命都是花清影救回来的。

    花清影笑了笑,“本姑娘天生丽质的,有什么事情瞒得过我,哈哈!”。

    “你是冰宫不泪天的?我怎么听说不泪天和我百花宫一样都是女子,没有男子,你怎么会成为冰宫的弟子?”花清影眨着眼歪着脑袋问道。

    萧云挠了挠头,想了想道:“你···是百花宫的?”

    花清影点了点头,用粉拳砸了一下,道:“我问你话耶,你不回答,怎么反问我呢?懂不懂礼貌?懂不懂啊,懂不懂啊···”

    萧云傻笑了笑,随后眼中露出了森然的杀意,这杀意让花清影一怔,险些起身逃跑。

    若不是花清影已经知晓萧云根本就没有杀伤力,她早已经躲得远远的了。

    萧云握了握拳,眼中现出了无限的恨意,咬着牙将自己的来历讲述了一遭。

    花清影双手托着腮,歪着头看着,眼中似乎有了别样的色彩。

    萧云言罢,花清影这才道:“居然是那位大姐姐给你的令符呢,怪不得呢?”

    “对了,萧云,你确信对你们山寨下手的就是穿着天道正教道袍的人?”

    萧云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道:“是,我记得很清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确信你义父是现在一片花海之中与人大战,而且你确信那里先前并没有花?”花清影又问道。

    “那是自然确定的,哪里本来就没有一棵花,更是没有一片草,哪里原本是山寨的庭院,都是石块铺成的,别说花草了,就是一片绿叶也无,我经常在那里玩,当然记得很清楚。”

    花清影点了点头,她挠了挠头问道:“你知道百花剑决?”

    萧云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和百花剑诀有什么关系。

    花清影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腮帮,又问道:“你再详细的说说,当时的情况!”

    萧云闭上了眼,又想起了那血腥的一幕,心中莫名的痛楚让感觉浑身似是火烧,他伸手抓了抓胸前的伤口处,丝丝疼痛传来,让从痛苦之中清醒了过来。

    萧云将自己在山寨前的山坡上吹风,然后姑姑来找自己,一直到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那片废墟之中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遭。

    花清影歪着脖子听得很仔细,眼睛都是一眨不眨的。

    萧云看着花清影黝黑的皮肤、满脸的痘疮还有那一大块胎记,看得久了居然不显得丑了,反倒是有几分亲切。

    花清影见盯着自己看,脸上一阵发烧,但是在黝黑的皮肤衬托下,倒也不那么显眼。

    在男女的见识上,女孩到底是比男孩要早明白几年,所以花清影脸红了,而萧云却是茫然无知的。

    花清影躲开萧云的目光,但是片刻后又将眼光移到他的脸上。

    花清影轻声道:“你说你义父武功高强?但是你们山寨的人却被人屠杀的时候,你的义父在哪里?而后等你们山寨的人几乎被屠杀殆尽的时候你义父愤然反抗,这是为什么?”

    “你姑姑为什么会突然软到,而后又振作起来了?”

    “听你方才所说,我发现一个问题,无论是你义父的愤然反击,还是你小姨的重新振作,其实有一个分水岭,有一个关键的存在,你知道这关键的存在是什么吗?”

    花清影连珠炮一般的问话,让萧云顿时懵了,他从未想过这些问题,他只知道自己山寨的人都被屠杀了,而义父生死不知,唯有自己逃了出来。

    都是同龄的人,为什么别人可以想到这么多的问题,而自己却是什么也没想到?

    萧云对花清影无形中佩服了几分,同时看起来又顺眼了几分。

    花清影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双手托着腮,瞪着大眼睛看着,但是他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在一起。

    “什么关键的存在?”萧云根本就不知道哪里不妥。

    花清影似是考虑了许久,这才道:“很简单,那就是下雨!”

    “下雨?”不清楚下雨有什么问题。

    刮风、下雨这乃是自然现象,除非是神仙,又有谁能干预得了,这里面又有什么问题呢?

    花清影已经站起身子,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看了看那茅屋,心思转动。

    “我们回去吧!”

    花清影说完转身就走,无奈萧云也只能跟着。

    萧云肚中咕噜噜的响着,都已经是饿了三天了,更兼是身体本就虚弱,现在他想走快都是不能。

    幸好花清影早就知晓了的情况,也不快走,最后两人肩并肩的缓缓向前。

    “我叫你清影可以吗?”萧云怯怯地问道。

    花清影笑了笑,“自然是可以的,我本就叫花清影!叫我清影就是了,你要是愿意,叫我小影吧。”

    萧云点了点头,“小影,我还是不知道那天和下雨有什么关系?”

    花清影又是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这几乎都已经成为了她的招牌、下意识的动作了。

    花清影道:“我在想的是,你们山寨的人其实都是中毒了,而水就是暂时的解药。”

    有时候知道了真相反而是陷入到了一个更加深奥的迷局之中,让需要探寻真相的人不能停下探寻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