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了?怎么会这样?”萧云真的迷茫了。(书屋 shu05.com)

    萧云现在的头脑几乎还是一张白纸,数年的山寨生活虽然是接受到了不少的知识,但是要谈论起江湖阅历和江湖经验来,简直和白纸没什么区别。

    花清影眨着大眼道:“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山寨的人是中了一种软筋散的毒,这种毒出自百花宫,叫万里香,只需闻上一点就浑身无力。”

    “万里香可以在上风头释放,香飘百里不散,若是选择一个上风头释放这毒,相信你的整个山寨都会受到影响。”

    “万里香毒性极强,但却是怕水,遇水药性即解,但是这仅仅是暂时的解毒,这种毒可以在人的体内残留月余,除非是用解药解除,否则一辈子难以祛除!”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萧云瞪圆了眼睛。

    “我是谁,天下女子之中集美貌、智慧与一身的除了我花清影,还有谁?天生丽质,爹娘给的,羡慕吧!”花清影说着还挺了挺尚未发育的小胸脯。

    萧云眨了眨眼,实话说花清影的智慧他是见识到了,但是这模样也能说是美貌?如果这也算是美貌的话,恐怕这世上就没有丑的人了。

    他腹诽着,脸上不由得流露了出来。

    花清影冷哼了一声,“你在想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对,怎会不对呢?”萧云苦笑。

    萧云心中暗道:“义父说过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你了开了一扇门之后,定然会再次关上一扇窗。既然上天给了你无双的智慧,自然也就将美貌的窗子关上了,只是自己呢?”

    想到此处萧云有些黯然:自己呢?为什么上天把自己的窗子、门全部都关死了,把自己关在了黑洞洞的屋中?”

    花清影在的眼中看到了落寞和伤感,心中反而自责起来,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哪句话,惹得他心中悲痛。

    花清影叹了口气道:“和你说实话,我就是百花宫的,自然对百花宫的事情最了解。”

    “百花宫的毒天下无双,没有我不知道的,开始的时候我就从你身上查探到了残留的万里香之毒,先下还是奇怪,现在我却是明白了。”

    “我身上有毒?但是我怎么没有感觉出什么?”萧云瞪大了眼睛。

    花清影点了点头,“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不怕毒?我猜想啊···一定是事先有人给山寨的人下了毒,然后等毒发之后选择了屠杀全寨,但是天意难测,此时却是下起了雨,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而且按你所说,你义父的武功高深莫测,你视他为天人,看来不假。你义父中毒之后,躲了起来排毒,不料遭了雨淋,毒性被克制,这才大打出手。”

    “而你所见到的那片花海其实也不是眼花,那是真的,那是以劲气衍化而出的。”

    “这门功法名叫百花剑诀,本是我百花宫的高明武功,但是十几年前这种高明武功的秘籍、心法却是被人盗走了。”

    “现在百花剑诀和万里香一起出现在你们山寨之中,我自然可以想得到那盗走百花剑诀的人一定参与了屠杀之事。”

    萧云的眼中似要冒出火来,原来自己的山寨先是被人下毒,再是被人屠杀,而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屠杀自己山寨的刽子手所在的门派之内,这是怎样的一个笑话?

    花清影叹了口气,心道:“山寨和那里到底有着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从山寨到了那里?”

    原来这里面还有很多事情是花清影不清楚的。

    花清影看了看道:“你知道现在的状况吗?”

    萧云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但是眼中的悲伤、落寞以及仇恨、坚毅以及不甘,丝毫不加掩饰的显示在了脸上。

    “你快死了你知道吗?”花清影淡淡的道。

    萧云又是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清楚自己的伤,天道正教更是没人会救我,他们是我的仇人,我知道我活不多久了,但是大姐姐说有机缘,我不知道机缘在哪里。”

    花清影拍了拍胸脯道:“你的机缘在这里,看来那大姐姐也是神人呢,哈哈,其实我不是说你的伤,即使你身上没伤,你也快要死了,而且我相信你会比你等不到三阴绝脉再次发作,你就已经死了。”

    花清影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看了看萧云,接着道:“你信不信我?”

    萧云楞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相信我?”花清影又问。

    萧云又是楞住了,为什么呢?自己也是不清楚。

    相信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相信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的,但是萧云不懂!

    “你是不是把自己的经历还和别人讲过,而且是毫无保留的?”

    萧云点了点头。前两日他遇到那白衣飘飘如雪的姐姐之时就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全部都讲了一遍,现在在花清影眼前又再次讲了一遍,都是一般,毫无保留的。

    “你这人太单纯了,你可知人心险恶?”

    “并非所有的人都想和你交朋友,都会被你的经历所感动,都会帮你,其实你错了,错的离谱,哎呀,我怎么这么善良,一不小心又说了实话,哎呀,哎呀,我太善良了。”

    萧云扶额,心道:“好烦啊!”

    “你说的那冰宫不泪天的姐姐啊,其实她就是不怀好意的,你可千万别相信她,她把你送到这里就是要你来送死的,并非帮助你,知不知道,她那里会向我这么善良?”

    花清影心中却是也在腹诽,“笨蛋,我骗不死你!”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是不是对天道正教的人很是仇恨?”

    萧云不相信那白衣飘飘如雪的姐姐会害自己,但是他却是找不出理由来维持这个信念。

    现在就连他都感觉的到自己到天道正教仿佛是羊入了虎口一般,本就是杀了自己全寨的人,自己反过来投靠他们,还要求他们救命,可笑吗?

    无论相不相信但是花清影的话,她的最后一个问题却是正说到了的心中,没错,自己就是对天道正教的人仇恨,而且还是非一般的仇恨,不死不休的仇恨。

    “你现在就身在虎穴之中,即使有恨也要藏在心底,不能表露半丝半毫,否则你很快就会死的。”

    “你看你,满脸都是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的样子,你觉得对方都是傻子不成,定然先一步将你碎尸万段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人却是要被安置在这茅屋之中吗,其实你不知道,天道正教的人乃本是要你我自生自灭的,我俩啊,现在可是人家砧板上的肉,小心、低调一点的,哪里像你,哼,他们一旦见到你的这幅模样,定然会痛下杀手,斩草除根,你死了倒不要紧,本来也是要死的,不要连累本姑娘啊,本姑娘生的这么美貌,还期望着嫁个好男人呢,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萧云眉头皱了皱,他不知道他该不该相信花清影,但是感觉她说的实在是不靠谱,才多大啊,就想嫁人?

    不知不觉中那纯洁如纸心灵上,开始被花清影抹上了浓重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