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看着紧皱眉头的样子心中得意,又道:“不过你现在的样子倒是安全的,至少没人理会你!”

    萧云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以前只不过是生活在伊甸园中。

    温室中的花朵,在失去了温室的保护之后才知道大自然的严苛。

    面对着险恶异常的江湖,萧云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他心中也在暗自庆幸若不是遇到花清影,自己现在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次萧云想的确实如此,若是没有花清影的急救,现在的的确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此时在萧云的眼中花清影似乎又变的漂亮了许多。

    一路之上花清影一直的给萧云灌输着江湖上的传说,尤其是“伤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花清影虽然和萧云年纪相仿,而且他还比自己略小一些,但是她对这个江湖的了解就像是一个久经江湖的老江湖一般。

    其实花清影也从萧云身上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她知道目前的局势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了,自己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一直到了茅屋两人坐到了门口一块大石上休息了片刻。

    花清影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点东西。”

    萧云很想看看花清影那神秘的茅屋之内到底和自己的有什么不同,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的私密空间,对方不允许自己靠近,自己也只好将这份神秘藏在心底。

    片刻之后花清影手捧着两个磁罐,一个玉瓶走了出来。

    花清影打开玉瓶,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传了出来,让萧云不由得抽动了几下鼻子。

    花清影很熟练的从玉瓶之内倒出两粒碧绿色的丹药来,取了一个递给萧云。

    “吃了它!”花清影似是命令一般的说到。

    萧云很好奇这是什么丹药,但是他相信花清影不会害自己,但是这丹药是有什么作用呢?

    难道自己吃了就会半年不饿的所谓灵丹妙药,否则闻着怎么这么让人舒服?

    萧云接过丹药,放在口中,这丹药入口即化,丹药入腹,口子仍旧留有余香,但是肚中饥饿依旧。

    听着肚腹之中咕噜噜的响个不停,花清影笑了笑,取过了一个陶罐。

    花清影将陶罐打开,顿时一股香甜的气味扑面而来,让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花清影笑了笑,将那陶罐递了过来,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一个瓷勺。

    “这东西我相信你一定没有见过,吃吧,看把你饿的。”

    萧云接过陶罐、瓷勺,顿时大喜,盛了一勺放在口中,不由得赞道:“幽碧赭兰蜜果然是名不虚传,真是太好吃了。”

    萧云又用勺子盛了一口,递到花清影的面前,“你也吃一口,这东西很难得的。”

    花清影大张着嘴,大睁着眼睛看着,真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她被震惊到了,她是在是想不到萧云居然认识幽碧赭兰蜜。

    幽碧赭兰蜜江湖上知道得人都很少,知道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幽碧赭兰的生长地极为的苛刻,而且那里早已是一块禁地,江湖虽大,除了一人之外,在无人可以采摘此花,更别说是酿出蜜来。

    即使能酿出幽闭赭兰花蜜的人,想要酿造这么一罐花蜜尚且需要数年甚至是十年之功,才可能成功。

    幽碧赭兰蜜绝迹江湖已经十年了,花清影没想到这绝迹十年的花蜜一出江湖就被人认了出来,而且这人还不是什么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而是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一个少年。

    花清影将一口花蜜含在口中,看着,眼中充满了好奇。

    “你怎么认识这花蜜的,我不信你是猜的,可别骗一个天真纯洁又清丽脱俗的少女?”花清影问道。

    “天真纯洁又清丽脱俗的少女?”萧云心中腹诽着,但是嘴上却是不敢说。

    “以前吃过,我义父说过,这是他的一位朋友友送他的,这世上也仅仅是他那朋友会酿制,只是···,只是他的朋友已经不在世了,而这种花蜜应该也不会存在了,没想到···。”

    萧云说着眼中也出现了落寞,不知道是不是为为了他义父而落寞还是因为他义父的那朋友而落寞?

    花清影的眼中对萧云的身份更是好奇,她问了,他自己都说不清楚,难道他和那人有什么关系?

    他也是姓萧的!

    花清影虽然吃惊,虽然好奇,但是她心性坚定,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丝毫。

    花清影将递过来的幽碧赭兰花蜜含在口中,慢慢的融化,仔细的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幽碧赭兰蜜来历特殊,就是整个江湖上知道这种花蜜的人都是少之又少,但是要是有些识货的人见到这罐花蜜的话,即使是拿万金去换,他们也会打破头颅去抢。

    幽碧赭兰蜜不仅仅是一种花蜜,在酿造这种花蜜的过程之中更是添加了许多珍贵的草药,其中的每一种药草都是千金难得之物。

    这几种药草配合上数年才开一次花的幽碧赭兰所产生的花蜜,自然是属于天价之物。

    幽碧赭兰数年甚至十年、十数年才开一次花,它可不是每年都开花,每开一次花仅仅一日就会凋零,但是下次开花至少需要五年以上,甚至是十年、十数年,和天气有着密切的关系。

    传说许久之前幽碧赭兰花开,一道亮光从天而降,化作一仙女。

    这仙女后来自称是这幽碧赭兰的守护着,并开创了百花宫,一直将幽碧赭兰视为宫中禁物,外人不得沾染,而这传说之中从天而降的仙女就是百花道的第一代圣女,江湖之人不知百花道与百花宫本是有着巨大的区别。。

    百花道中最大的掌权者就是圣女,称为百花圣女,酿造幽碧赭兰蜜就是历代百花圣女的独门绝技,江湖之大,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萧云并不知晓这幽碧赭兰蜜的来历,但是他却是知道这种花蜜很贵,不仅仅是贵,而且有钱也买不到。

    花清影仔细的品味着幽碧赭兰蜜的清香,问道:“你说你以前吃过这种花蜜?什么时候?”

    萧云放下手中的瓷勺,叹了口气,道:“我很小的时候吃过一次,不过就是一点点。”

    “义父说这种花蜜可以治愈我的伤,所以他就向他的好友索要了一些,这种花蜜的味道我记得,而且一辈子不会忘记!”

    萧云说到此处,又想到了义父,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阵的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