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自然清楚这幽碧赭兰蜜的珍贵,而且他也知道这花蜜绝对是不能当饭吃的,所以他也仅仅是吃了一勺。(书^屋*小}说+网)

    一股暖意从胃中升腾而起,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涌遍全身,让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感觉不到饥饿了。

    花清影懒懒的伸了一个腰,看了看萧云抱着的那罐幽碧赭兰花蜜,寻思着是不是该把这花蜜讨要回来,这罐花蜜无论对谁来说都实在是太珍贵了,而且她也相信这个世上也仅仅有这么多了。

    花清影扭过头去,看了看半落下的夕阳,双手托着腮,想着心事,尽量不去想幽碧赭兰花蜜的事情,否则她的心很痛。

    夏季的蚊虫这个时候开始活跃了起来,不断的围绕着两人嗡嗡嗡的叫个不停,还时不时的落在两人身上,这让两人感到厌烦无比。

    花清影起身将最后一个磁罐打开,里面是一种白色的粉末。

    花清影叫把幽碧赭兰蜜的罐子封好,随后取了些那白色的粉末弹到了自己和的身上。

    不仅仅是如此,花清影居然是围着茅屋前前后的都弹上了这种白色的粉末,最后她又看着茅屋的屋顶发呆。

    “你这是什么?”不解的问道。

    “驱蚊虫的,这样一来就不怕蚊虫滋扰了,难道你喜欢被蚊子咬?你要是喜欢可以在外面睡一觉,我可不想,痒死了。”花清影淡淡的说着,依旧是凝视着屋顶。

    萧云也随着花清影的眼光看向屋顶,他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又看了看花清影。

    “小影,你在看什么,难道你想要在屋顶上也撒些不成?”

    花清影点了点头,随后又道:“你能上的去吗?”

    萧云挠了挠头,他围绕着茅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可以上屋顶的梯子之类的东西,但是转了一圈回来,却是不知道花清影去了哪里。

    去屋里面去了吗?萧云进入屋内看了看也是没有,只看见花清影的茅屋之内到处都是摆满了瓶瓶罐罐的,除此之外还有一把极其精巧的短剑。

    短剑带着鞘,看不到剑身,之所以说是精巧,就是指的这外鞘。

    外鞘不知什么材质,透着幽幽的碧光,其上点缀着无数的宝石,五光十色的,在这时间显得更加的耀眼。

    外鞘之上的花纹特别的美丽,清晰的红色线条刻画在了碧绿的刀鞘之上,显得极其的雅观。

    萧云自然是不认得这花纹,剑鞘上刻画的花纹其实就是幽碧赭兰的图案。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把短剑拿在手中,短剑入手沉甸甸的,他仔细的看着这把短剑,仅凭着剑鞘就知道这把短剑定非凡品,否则就对不起这么珍贵的剑鞘了。

    萧云用力一拔,却是没有想到短剑居然没能从剑鞘之中拔出。

    他又是用力拔了几次,均以失败而告终,最后无奈的将短剑放回原处。

    最后萧云又将眼光放到了那些瓶瓶罐罐之上,他很想知道这些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当他刚刚把手伸到一个磁罐上面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磁罐里面的震动。

    这磁罐之中居然是活物!

    上次的时候似乎就听到了这些磁罐之中有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是活物,但是他却没有在意,现在再一次感到了磁罐之中的震动,这次他确定了里面定然是活物。

    不知道里面会是些什么,当下萧云取了那把宝剑,以剑鞘将瓦罐的盖子打来,探头看去,却是大吃一惊。

    在罐底居然是正趴着一只三寸多长的大黑蝎子。

    蝎子全身黝黑,黑的发亮,相信若是有光的话,蝎子身上定然是会反光的。

    这黑色蝎子一见瓦罐被打开,顿时尾巴翘起,尾部的倒马桩毒钩闪着寒芒,像是乌金打造一般,而且在倒马桩毒钩的顶端正有一滴晶莹的液滴渗出。

    萧云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看其他磁罐之中的东西,想必都是这些毒虫无疑了,当下将那磁罐盖好,又将那把短剑放回原处。

    萧云的一颗心“砰砰”乱跳,他实在是想不到一个女孩子居然整日的和一些毒虫生活在一起。

    最后萧云一路小跑的出了花清影的茅屋,心道:“小影不让自己进她的屋子其实是有道理的,这么吓人的东西还是不见的好。”

    他跑出了茅屋,左右看了看也不见花清影的身影,正自纳闷间似乎是看到了屋顶之上似有人影闪动。

    太阳已经完全的落了下去,只是余光尚未褪尽,看到人影晃荡之时还以为是花了眼睛。

    只是片刻之后花清影却是嘟着嘴从茅屋之后转了出来,看来她也没有发现如何上屋顶的办法。

    虽然萧云是吃了一勺幽碧赭兰蜜,那东西虽然珍贵,是大补之药,但是必定那不是饭,不能当饭吃的。

    花清影叹了口气道:“虽然屋顶之上没有撒下这驱虫粉,但是我相信今夜也瞌睡的安稳了。”

    萧云暗中腹诽着:“你一屋子的毒虫,难道你还怕什么蚊虫之类的?”

    花清影见萧云面露愁苦之色,知道他现在的饥饿问题仍然是没有解决,当下道:“明天我和你下山买点东西吃,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挨饿了,今晚再忍一夜吧。”

    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屋内,萧云又开始端坐着修行逍遥诀的内功心法。

    幽碧赭兰蜜的药性开始发挥了作用,其中蕴含的药效化作了源源不断的元气,给提供了动力。

    萧云感觉奇怪极了,三阴绝脉发作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事情还真的就是出现了,这就是奇迹。

    难道自己真的是睡了三谈三夜不成?睡了这么久,自己本就虚弱的身体,怎么反而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是自己这一辈子以来感觉最有力的一天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云虽然是肚中饥饿,但是总也是可以忍受的,此时他修行着逍遥诀,也感觉着体内涌动着的力量强大了很多。

    很快萧云就沉浸到了逍遥诀的修行之中。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睡着了,但是他感觉着时间过得很快,他感觉自己闭上眼睛,再睁开,天已经亮了。

    萧云睁开眼感觉到精神极度的饱满,他站起身,伸了一个腰,豁然发现体内缓缓的有真气流转:逍遥诀内功心法真的会自行运转。

    绝望之中终于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