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睡醒了的萧云起身看了看天,无意间看了一下窗子却是一愣,在那茅屋的窗台之上竟然是许多死去的蚊虫。

    他记得很清楚,昨天一定是没有的,怎么一夜之间竟是死了这许多的蚊虫?

    此时萧云当然还是记得花清影将一罐白色的粉末撒到了茅屋的各个角落,说是驱蚊虫的,难道那不是驱蚊虫而是杀蚊虫的?

    既然是能杀蚊虫,那白色粉末岂不是有毒?

    萧云晃了晃头,没有感觉到哪里有不妥,他也就未放在心上。他心中清楚,自己还不值得花清影下毒谋害的。

    萧云自以为是起得很早,但是当他从茅屋之中走出来的时候见到花清影正在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站着。

    此时萧云一见花清影的样子,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他感觉站在哪里的不是花清影,而是一株高大、艳丽的鲜花。

    花清影单脚着地,一腿盘到另一条腿上,他身子微微扭曲着,而头却是扭向另一边,整个造型看起来像是一个“S”。

    她的手,一手掐成兰花指状抵在后腰之上,另一只手却是放在胸前,虚握成拳。

    此时的的花清影不但是姿势奇怪,更让奇怪的是一股淡淡的粉红色的劲气从花清影身上逸出,将她彻底的罩住,这气劲成花状,所以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一朵盛开的鲜花之中,而她就是那花的花蕊。

    花清影自然是感知到了萧云的到来,她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身上的劲气缓缓的收人体内,这才收了那奇怪的姿势。

    花清影依旧是那个又黑又丑的女孩,没有一丝的改变,方才的一切都像是在的梦中一般。

    “醒了?要不要再吃点花蜜?”花清影眨巴着乌黑油亮的大眼睛问了一句。

    萧云肚中的饥饿更甚,听说要吃花蜜,本想还逞逞英雄,嘴硬一番,不料肚中咕咕作响如鼓,再想嘴硬,那就是真的死鸭子了,萧云摸了摸肚皮,然后嘿嘿笑了笑。

    花清影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嘴的白牙,然后向自己的茅屋走去。

    萧云紧跟着花清影,但是到了花清影的屋外却是停住了,他自然还是记得花清影的警告,不许他进入这茅屋的,更何况里面多的是蝎子、蜈蚣一样的毒虫,让他也是不愿靠近这屋子。

    “进来吧!”花清影不在避讳,邀请他到屋中,同时她已经将那罐幽碧赭兰蜜拿了出来,用勺子盛了一勺。

    萧云本不愿进入花清影的屋子,只是他现在饿的厉害,都已经饿得有些眼花,刚刚他还以为是饿的花了眼,才看到如花一般的花清影。

    面对着幽碧赭兰蜜的诱惑,萧云的双脚不听使唤的跟着花清影走进了她的屋中。

    萧云接过花蜜,小心翼翼的舔食着,唯恐有一滴漏掉,这种花蜜实在是太珍贵了,每一滴都价值连城,每一滴都有着起死回生之效,更是解毒最佳圣品。

    幽碧赭兰蜜入腹,顿时化作一股暖气,迅速的游遍全身。

    萧云含着勺子,顺便打量着花清影的屋子,发现其中大多数的摆设位置都没有变,唯独是那把碧绿色点缀着各种珠宝和红色花纹的剑鞘却已不再。

    萧云吃了一勺子的幽碧赭兰蜜,饥饿感顿时消失了不少。

    花清影收了勺子,取了一个大背篓背在身上,看起来极度的不协调,此时的花清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背着大山的猴子一般。

    那大背篓原本就是背着这些瓶瓶罐罐的,现在这些瓶瓶罐罐都已经被摆放到了屋中,现在这背篓却是空的。

    看着花清影被压弯了的腰,萧云本想着替她分担这个大背篓,但是话到口中却是说不出口。

    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完全背负不起这个大背篓的,更何况回来的时候里面还是装满了东西。

    花清影看着萧云不好意思的脸色,笑了笑,道:“没什么的,这东西其实不重。”

    萧云随着花清影一路向着天道正教的山门而去,要去天道城采购些货物,只是他们两人却是不知道天道正教的掌门密室中正有两人议论着和花清影。

    掌门密室本是一教之中的禁地,除了掌门人之外,外人不得入内,当然这其中自然是不包括被掌门人召唤而来。

    现在的掌门人密室之中端坐着两个中年人,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孔武帅气、英气勃勃的,正是天道正教的掌门人元松竹。

    而元松竹对面的那女子身穿淡绿罗衣,头戴一朵明珠翡翠攒成的花朵,显得高贵无比。

    那女子虽然是中年年纪,但脸色白嫩无比,犹如奶油一般,似乎要滴出水来,双目流动,秀眉纤长,就是二八少女也是比不得,对比起那不谙世事的少女却是几分的成熟韵味。

    这女子非是别人正是天道正教掌门人元松竹的妻子,人称百花仙子的白小蝶。

    元松竹看着白小蝶,眼中充满了爱意,同时脸上也带着些许的担忧。

    “师妹,事情没有你我想象的那般容易,那花老妪死了。”

    白小蝶惊讶的道:“死了?怎么死的?”

    元松竹擦拭着手中的一把宝刀,宝刀名为月满西楼,他的手指敲击到了宝刀之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响。

    片刻之后元松竹这才道:“跟踪这花老妪的人,随着她到了天水江上,没想到她乘船却是没有南归,而是一路向北。”

    “天水江?”

    “天水江水急浪高,船行至江心之时却是突然翻了船。”

    元松竹说得此处不由得脸上露出了悲伤之色。

    白小蝶面色也是难看,安慰道:“师兄,你莫要为此悲伤了,这次沉船的损伤大吗?”

    元松竹摇了摇头,道:“损伤倒是不大,仅仅数十弟子而已,不过却是失去了百花谷的下落,不知如何是好?”

    白小蝶也是叹了口气道:“师兄,事已至此,师兄也不必难过,百花宫虽然神秘,但是在我这当初百花道的圣女候选人眼中,在神秘也没有什么秘密了,倒是那冰宫不泪天却是难缠。”

    元松竹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师妹是说你可以寻得到百花宫的下落?”

    白小蝶笑了笑,道:“师妹自然是留有些手段的,否则师妹这百花道圣女的候选人岂不是白白的做了?”

    “既然百花宫已然阻碍了师兄一统武林的大业,师妹自然会替师兄解决了百花宫,只是这冰宫不泪天当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