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道:“此番本想着借传下联盟召集令的机会,将百花宫和冰宫不泪天的人骗来,如此一来可以追踪他们的监护人得到百花宫和冰宫的秘密所在。(书屋 shu05.com)”

    “再者就是可以扣押百花宫和冰宫送来的门派之中的人,作为要挟,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识破了我们的算计。”

    元松竹道:“百花宫和冰宫这是公然的反抗联盟,既然他们如此的不识抬举,就要尽快的消灭就好,或许还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意想不到的收获?师兄指的是···”白小蝶充满疑惑的问道。

    元松竹道:“上代的百花圣女花弄玉,与冰宫不泪天的南宫倩都与萧百荣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或许两人知道一些萧百荣宝藏的秘密也未可知···”

    元松竹提到萧百荣,偷眼看向白小蝶,见她脸上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却是假装不知。

    元松竹心中却在暗道:“为什么我看中的女人却都偏偏都与他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上代的百花圣女和冰宫宫主虽然和师弟关系暧昧,但是我却知道他爱的人只有你,师妹,当初你作为他的妻子,还为他生个一儿一女,难道你就不知晓他的一点点秘密?你还是对师兄有所隐瞒?”元松竹说话之间眼中闪烁着一道刀影无形之间射入到了白小蝶眼中,而后者却是恍然未知。

    白小蝶自然是不清楚元松竹心中所想,她见到的仅仅是元松竹那充满了爱意的眼神,这让她着迷,心神似乎都被他那双眼眸深深的锁住,移不开,挪不动,这个人似是都要陷入对方的眼神之中,同时她的脸色渐渐的恢复正常。

    “师妹,百花宫和冰宫不是有人来了吗,怎么难道其中有诈?”元松竹问道。

    白小蝶道:“师兄对百花宫不知晓,但是对冰宫想必是相当了解的,当年师兄与南宫倩相熟,难道她不是失身给了师兄?”

    白小蝶说到此处,不由得脸上发烧,声音都是弱不可闻的。

    “师妹?你在胡说什么?我与那南宫倩又有何交情,胡言乱语!”

    白小蝶尴尬的笑了笑,却是没说什么。

    “师妹,方才师兄语气重了,还请师妹不要记在心中,师妹知道,师兄心中唯有师妹一人而已。”

    白小蝶也自后悔,为什么偏偏要说出南宫倩来,徒惹大师兄不开心。

    “师兄应该知道的,冰宫不泪天没有男弟子,现任的宫主南宫倩更是痛恨男子,这叫萧云的明显不是冰宫的弟子。”

    “而且在得到冰宫来人的消息之后,我亲自暗中观察看了一下,我发现这身上有着暗疾,怕是没几日好活了,我相信即使他活着也仅仅是一个废人。”

    “那花清影呢?难道她不是百花宫的人?”元松竹不解的问道。

    白小蝶叹了口气道:“她自然是百花宫的人。若不是有我在,外人恐怕还真是不知道她的底细呢?”

    “百花宫和别的门派不同,凡是进入门派的人一律要改姓花的,更是名字也不能乱取,是有着地位、辈分的分别的。”

    “师妹我以前在百花宫的时候叫做花弄蝶,这‘弄’字,真是圣女的象征,一旦我这候选人没有被选作圣女,这‘弄’字也要改改了。”

    “按照百花宫地位的排名,分别是弄、怜、幽、灵、艳、画、清。”

    “这‘清’字排到了最末,清字辈的弟子在百花宫之中的地位自然也是最低的,乃是连侍女、丫鬟都不如的低贱之人。”

    “如今这花清影被送到我天道正教,本就是百花宫要舍弃的对象,若是以这样的人相要挟,恐怕师兄要失望了。”

    元松竹眼睛眯了眯,点了点头,“百花宫和冰宫若是不派人前来倒也罢了,但却是派这样的两人前来,这分明是对我天道正教挑训,对这两教不能在姑息了,一定要剪除。”

    白小蝶看着元松竹那深邃的黑色眼眸,完全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一般,她深深的被这样的眼眸所吸引,所沉醉。

    白小蝶在听到元松竹的话语之后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最后元松竹叹了口气道:“师妹,其实我对萧师弟出手实在是看不懂他要做什么,他收集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和神兵利器,最终却是加以销毁和私藏起来,更是要废掉你我的武功,这是为什么?”

    “萧师弟也是天纵奇才,武功造诣更是登峰造极,奈何当年阴风谷一战被邪魔侵了心智,以至于乱杀无辜,本就元气大伤的武林正道被他这么一搅却是彻底的势衰,若是此时魔教六道卷土重来,我等该当如何挡之?”

    白小蝶也是不知如何回答,当下只是摇了摇头。

    元松竹轻哼了一声,道:“天道正教一统武林,成为武林同盟地位,如今由我掌大教十余年了,尚且寻不到萧师弟留下来的宝藏,真是可恶至极!”

    “师兄何必急在一时,百荣已亡,他的宝藏还能逃了不成?”白小蝶只好如此安慰道。

    “眼下魔教又有异动,我若是寻不到萧百荣宝藏,就难以重振武林巅峰,如此一来其余众门派有可能脱离联盟,更是不能抵挡魔教入侵,这可如何是好?”

    白小蝶也是无计可施,毕竟当年萧百荣的这一举措让许多人都是不解,而最终导致了萧百荣的惨死和元松竹的上位。

    “师妹,对于那个半死不活的萧云和花清影你就先不要管了,那是两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人,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待天道盟大会之后,师兄再做计较。”

    白小蝶点了点头,起身出了掌门密室,此时掌门密室的大门紧紧的闭合着,掌门密室之内骤然间充满了狂暴的劲气和连接成片的刀芒,刀芒过后桌椅尽数化作齑粉。

    “萧百荣,你死了也不让我如愿,你的女人我占了,你的天下我得了,你的儿子、女儿我全杀了,血煞神尊的血煞之心你到底还是不给我?好,好,好···死了还与我作对,我倒要看看你把它藏到了哪里去了?”

    萧云和花清影两人出了茅屋,先是到了来的时候的那片花园似的屋舍,这里已经依稀可见人影,两人可以猜测得到,终于有些大门派的人到了。

    萧云投去羡慕的眼光,看着那稀稀疏疏晃动的人影。

    花清影倒是满脸的不肖,见他如此羡煞的眼神,不由得撇了撇嘴。

    “云,你说他们怎么也来得这么早?猜猜看,猜猜看,猜吧,猜吧,猜对了有奖哦。”花清影嘻嘻笑道。

    “来得早,有什么不妥?早来晚来,都是要来的,既然都是要来,为何不早来些?”萧云不解的说道。

    花清影投去一瞥鄙视的眼光,“大将压后阵,好戏那是压轴的,早早出场的定然不是什么好戏,来这么早的也定然不算什么重要人物,猜猜看,猜猜看,猜吧,猜吧,他们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啊?问问才知道。”萧云感觉视乎一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嗡的叫个不停。

    花清影说着呵呵一笑,接着道:“猜不到吧,猜不到吧,看你傻乎乎的样子,一定是猜不到的,只有像本姑娘一样天生丽质的人,才能想得到。其实她们和咱们一样,这些人很少是门派真正的精英的,而且这些人也未必都是对天道盟真心的。”

    “他们虽然住在这里,但无疑更是备受监视,要向你我一般自由的进出天道城,那只能是梦想,现在让他们羡慕你我去吧,哈哈,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开心?幸福?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哪里有开心,哪里会幸福?萧云苦笑···

    “你怎么知道这些?”萧云问道

    花清影看了看萧云,白了几眼,嘴中仅仅是蹦出了一个字:笨。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但也是心中奇怪,她怎么就说了一个字,这不符合她的说话方式啊?

    正在正是萧云万万也没想到耳边突然传来让人让人烦躁不堪的声音,“笨、笨、笨、笨、笨、笨····你怎么这么笨,这么笨、这么笨,这都猜不到,猜不到,猜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