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实在是看不出这些人住在别墅一般的大屋之中对住在茅屋之中的自己两人有什么羡慕的,他更看不出花清影怎么总会有这么新奇的看法。

    花清影翻了几个白眼,这才缓缓的道:“你想想看,武林之大,分门别派,又有哪个门派愿意将自己门派的精英弟子送来成为别人门派的人?又有哪个门派愿意成为别的门派的附属?你到底懂不懂啊,懂不懂啊,懂不懂?”

    萧云连连点头,真怕她一连再说出十几个“懂不懂”,幸好她说了三个就止住了。

    萧云连忙道:“小影你真聪明呢,你说的真是有理,但是天道盟未必不知晓这个结果,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花清影道:“其实这许多门派之中对于天道盟真心投靠的倒也不是没有,其一有些门派本就是天道正教的子教派,所以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将门派的精英弟子派来。”

    “其次还有一些门派或是被天道正教所震慑,或是有求于天道正教,所以不得不把门派之内的精英弟子派来。”

    “剩下的还有一部分门派,他们不敢对天道正教有所求,但又不敢贸然的违逆天道正教,所以他们不得不应付天道正教。”

    “而这些应付天道正教的门派的人自然不会将门派的精英弟子派来,但又不敢做得太过,他们只能将门派内的中流弟子派来充数,诺,这些人中不乏这种人,甚至有更甚者就像是你我之流本来就是来充数的。”

    “同时天道正教自然也很清楚这些,他们也知道哪些门派对自己衷心,哪些门派对自己有所求、惧怕自己,他们更清楚哪些会对他们敷衍。”

    花清影说到此处却是看着萧云,见他有什么反应,嘴角歪歪着露着得意的笑容。

    萧云眉头皱了皱,道:“你是说这些先来的门派都是那些敷衍的门派喽?”

    花清影很是满意,呵呵一笑道:“哈哈,我刚才说过了这件事啊,你知道了这不算你聪明,那么你猜猜,这是为什么呢?”

    萧云摇了摇头,希望花清影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笨、笨、笨、笨····”花清影口若悬河一连数十个“笨”字就像是机关枪一样的攒射而出。

    花清影和萧云边走边聊着,此时正有两人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两人乃是一男一女看起来年纪比两人大了三两岁而已,也不知是哪些门派的弟子。

    花清影和萧云也不言语,只是看了看两人,而后四人分开。

    花清影看了看两人远去的背景,这才接着对道:“其实天道正教传下天道令的时候对各大门派都是具有针对性的,就像是你们冰宫和我们的百花宫是最早的,其次就是那些对天道正教不感冒的那些教派。”

    “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路程的问题,离得远的就先送,离得近的就后送,所以即使是比较远的门派也会最先到达。”

    “原来传天道令这么简单。”萧云不免感慨。

    “说你笨,你要服气啊,向本姑娘这样天资聪颖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了,你这么笨我不怪你,那是我和你对比的结果,哈哈!”

    萧云顿时扶额。

    “嫌我烦了,哼,好吧,告诉你吧,这天道盟要传天道令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更何况他们想要传天道令也不是那么容易,还有一条更难的限制。”

    “什么限制?”萧云问道。

    “就像是冰宫和我们百花宫,还有其他几个门派其实都是极其神秘和隐秘的,天道令下达到这些门派的难度非常大,因为天道正教有些时候是不清楚这些门派的所在的,想要找到这些门派传下天道令实在艰难。”

    “那他们是如何最终将这天道令传达到他们所希望的目标手中的?”萧云又是不解了。

    “哈哈,你终于聪明了呢?”

    “这又有什么聪明,这不是很正常嘛,谁都有这个疑问?”萧云不解的道。

    “其实啊,这也是我很奇怪的对方,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是百花宫,绝对不应该接到天道令,还有你们冰宫,那更是一个神秘的所在···”

    花清影说到此处看着萧云,看着他的反应。

    “你是说,百花宫、冰宫之内···”

    花清影面色严肃,但是对萧云的回答很是满意,“你真的很聪明,居然想到了,不仅仅是百花宫和冰宫,还有你们的山寨也是一样,至于其他门派、势力是否有这种存在,我就不清楚···”

    萧云狠狠的握了握拳,他已经想到了,向自己山寨的神秘,江湖中人要想找到它的存在那难度何其大?

    更何况自己山寨实际上就是一个小村落,普普通通的,和随便一个山沟之中的村落本就没有什么区别,他区别与别的村落之中不普通的地方仅仅是多了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义父和一个病的要死的自己。

    但是这对于一个山寨之中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天道正教的人是如何要将整个山寨屠杀殆尽呢?

    一系列的问题藏在了萧云的心中,让他不能介怀,他不笨反而是很聪明,很多事情他都有些猜测,只是没有证实而已。

    萧云看了看花清影,远离了她几步,目光炯炯,脸色郑重的问道:“你是小影吗,你还是千年老妖精附体,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

    花清影得意的笑了笑,“我是谁,集美貌与智慧于一体的人,就是我花清影,天生丽质,父母给的,羡慕吧,羡慕吧,羡慕吧,哈哈,羡慕也是没用呢!”她说着还挺了挺刚刚见有突起的小胸脯,手拍的啪啪之响。

    萧云只能给她微微一笑,心道:“糊弄鬼呢”,但是他相信这花清影一定有着许多的秘密,否则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正在此时迎面走来天道正教的两名弟子,萧云一见这两人的衣服,顿时心中火起,他已经很清楚的记了起来,当初对自己山寨下手的,就是穿着这种衣服的人。

    花清影的手握住了萧云的手,同时对他微微的笑了笑,头微微的摇了摇。

    萧云自然是清楚花清影的意思,他忍耐下了,要是不忍耐不下的话,自己不等到三阴绝脉发作,自己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萧云手上感觉着花清影传阵阵的温暖,同时握着她那柔若无骨的揉夷感到格外的舒服。

    “原来握着女孩子的手,感觉是这样的好!”萧云如是的想着。

    在别人的眼中也许看待花清影不过是一只丑小鸭,但是在的眼中她已经是白天鹅了,不说其他,单单就是她教会的这些东西,绝对超过了他数年的所学,这对他的影响很大。

    两位天道正教的门人从身边擦身而过,萧云全身僵直的身子才缓缓的松懈,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温暖也随之而去。

    “能忍耐常人不能忍耐的激愤,忍受常人不能受的苦,能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寂寞,这是你成为一个武林高手必不可少的条件,现在你做到了两件了,嘻嘻···”花清影嬉笑道。

    经过这么一大片花园一般的别墅大屋,又绕过了弯弯曲曲来回曲折的路,两人路上又遇到了许多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

    这些门人弟子们自然是瞧不起花清影和萧云的,在许多人的眼中萧云和花清影只是两个孩子。

    萧云那弱不禁风,单薄的身体,麻杆一般,自然是不让这些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看重。

    至于花清影,他们见之有如见鬼,这幸好是白天,若是半夜见到,恐怕都被她吓一跳,自然也是不愿都看上一眼的,二人倒是一帆风顺的到了天道正教的大门之外。

    萧云记得清楚,自己就是通过这处大门处而进入天道正教,现在自己又站在了这里,只是现在和上次不同,这次自己再不是孤单单的一人,而是有了一个坚强可靠地盟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