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还清楚的记得,在这道大门前自己被垃圾一样的从一边甩到了另一边。

    现在萧云就站在大门处,他看到了当初像看待垃圾一样对待自己的人,他握了握拳,却是没有发作。

    花清影顺着他的眼光瞧了过去,见到了张牙舞爪的陈冲,此时他正在刁难着两个年纪不大的男女。

    这一对男女也没有长辈的陪同,他们同样在受着陈冲的刁难,只是他们的运气没有好,他们不出血的话,很难摆脱陈冲的纠缠。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越是像陈冲这样的小鬼越是难缠。

    花清影歪着头看了看,道:“怎么?受过这人的刁难?”

    萧云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花清影:她说的没错。

    “放心,看我给你出气?”花清影笑了笑道。

    花清影拉着一拐弯,却是径直的向着陈冲的方向走去。

    陈冲自然是认得萧云,在他眼中依旧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尤其再加上一个丑的不能再丑的花清影,让人一见就避而远之,唯恐离得近了,两人的晦气沾染到自己的身上。

    花清影和萧云也只是从这里路过而已,仅此而已,现在他们可不敢明目张胆的招惹这些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

    花清影从陈冲身边路过的时候,无意间抬了抬手,在她的手中金芒乍现,稍纵即逝。

    花清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金灿灿的叶子,她的选择了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正巧可以反射阳光,对着陈冲的眼睛,而又不会被其他人发觉。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确是既有难度,至少她需要极佳的观察力和判断力,否则在众目睽睽之下达到如此的效果,难度的确是极大的。

    花清影手腕一翻,已将那金色的叶子收了,拉着萧云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的从陈冲身边走过。

    天道城是天道正教的门户,其中大部分都是天道正教的产业,它的兴旺发达,正是天道正教的缩影。

    天道城的繁华,在当今武林之中可算得是一大奇景,在天道城这样的大城之内逛街也是一件极大耗费体力的活。

    萧云的体力很快不支,花清影也仅仅是选择了几件货物之后只能陪着他休息。

    两人边逛,边购物,边休息,时间过得很快,花清影背后的背篓也渐渐的沉重起来。

    两人的日常生活必需品买了不少,萧云到没有什么特殊需要的,他采购的最多的却是吃食。

    花清影见采购这些东西,只是摇了摇头,仅仅用一个“猪”字来形容,这是十分难得的,萧云很怕她一张嘴就是十几二十个“猪”蹦出来。

    花清影却是没有大批量的采购些吃食,而她却是选购了许多花木的种子。

    花清影身上从来不带钱,也不知她从哪里随后一摸就是一枚金叶子。

    金子兑换成银子,再兑换成铜钱,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不清楚花清影身上,怎么会带了这么多的钱。

    两人逛了许久,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走过这么久,但是花清影那看似单薄的身体,背着这样大的一个背篓,居然看似如若无物一般,萧云白了她一眼想要看清楚这个女孩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很快已到了午时,花清影摸了摸肚子,也感觉有些饿了。

    萧云的体力早已经是不支,也不知道他今天是哪里来的气力,若是在往日间,走这许久的路,早已是坚持不下去了。

    两人寻了一个不错的饭馆坐下,此时正是饭口之上,来来往往的人不断,两人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花清影将大背篓放在脚边,四外观看,却是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萧云自然不清楚花清影在找什么,也随着她的眼光四处观瞧,他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花清影的脸上。

    如此近距离如此清楚、仔细的观察,萧云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寻常。

    发现花清影的鬓角之上的皮肤似乎起了皮,里面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萧云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越看越是奇怪。

    花清影黝黑的皮肤下露出了婴儿般白嫩的肌肤,这样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有一种极度的违和感,越看越是别扭,越看越是奇怪。

    萧云下意识的伸手,就想将花清影鬓角起皮的部分扯掉,同时也想摸一摸那块白嫩的肌肤。

    花清影正四处观瞧着,心情极度的紧张,心中始终绷着一条弦越绷越紧的,一只手突然间就伸了过来,这让她大吃一惊,连忙用手一拨。

    “哎呀”一声,如被蝎子蛰了一般,萧云顿时将手缩了回来,再看手背之上一片红肿,而且还有一个小孔,正在缓缓的淌着黑血。

    “你干什么?”花清影没好气的道。

    花清影也意识到自己太紧张了,连忙从背篓之中取了刚刚购买的一种药材敷到了红肿的手背之上。

    萧云已经疼的浑身都是汗,但却是没有叫出声了,自始至终除了那一声“哎呀”之外,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骤然之下萧云那一声惊叫虽然响亮,但是在这吵杂的饭馆之内,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仅仅是身边不远处的几桌人扭过头来瞧。

    “看什么看?”花清影插着腰怒视着看过来的目光。

    顿时周围几周人的目光尽数都落到了别处,同时还有一人看了花清影几眼之后,感觉胃中极度的不舒服,刚刚吃下去的饭菜“哇”的一声吐了一桌。

    顿时一股极度恶心的味道传来,和那人一起吃饭的人都大呼倒霉,不断的指责着刚刚呕吐出来的那人,不多时这群人做了鸟兽散。

    花清影见到这人呕吐,挺了挺胸,扬了扬脖子,鼻孔之中发出了“哼”的一声,反而露出了得意之色。

    花清影又取了一种草药放在了口子嚼烂之后抹到了红肿的手背之上,片刻之后感觉火辣辣的疼痛感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清凉。

    “你刚才干嘛?向我伸手干嘛,你不知道吗人吓人吓死人的。”花清影不满的问道。

    萧云痛的浑身早已湿透,但仅仅是那突遭袭击的时候不防,大叫了一声,但是随后却是忍住了,剧痛算得了什么?对于三阴绝脉发作来说,这根本就是小儿科。

    伤势好转,现在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身体摇摇欲坠,只是脸上更加的苍白了。

    “我···,我看到你鬓角边上的皮肤脱皮了,露出了一点白,我想帮你把那块蜕皮的地方扯去,没想到···”说着看了看依旧红肿的手臂也对花清影表示了不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