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花清影的追问萧云只能实话实说。

    “哪里有?”花清影闻言似是下意识的在耳边抹了一下,萧云再看时那点露出的白已经消失不见。

    “为什么会这样?”萧云抬起手来,向花清影示意着。

    花清影突然间郑重了起来,趴在了萧云的耳边,轻声道:“我这针是有毒的,这是专门对付向你这样贪图我的美貌,而轻薄我的色狼的。”

    萧云一怔,花清影说完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萧云此时还是不懂“色狼”到底是什么,在他心中虽然已经知道人有男女的区别,但是男女有什么不同,他却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对于男女之事,自然也是不清楚的,但是对于花清影的美貌···,说不上贪图她什么,难道是为了将吃了的东西都吐出来?

    显然花清影有着很大的秘密,她不说,萧云也不问,这是作为朋友的最基本的条件,随便的打探朋友的秘密,这样的朋友长不了。

    两人点了些吃食,缓缓的吃喝着,而方才那被吐了的一桌,早已被伙计收拾妥当。

    向这样的饭馆,喝多了酒耍酒疯的有,打架闹事的也有,自然喝多了吐的到处都是的那是比较常见的了,所以店小二也没多问,仅仅是将那桌打扫干净为之。

    花清影边吃边向四外瞧着,似是等待着什么人来一般,而萧云却是只是好奇,但却是再也不敢正视花清影,只是不断的用眼斜瞟着。

    此时正是饭口之时,人来人往的不断,花清影和虽然是选的一个角落之中,但是这里有一个空桌子,自然也会招人前来。

    花清影突然埋头吃饭,但是他却用脚轻轻的踢了萧云一下,并且向不断的使着眼色。

    萧云不清楚花清影要做什么,随着花清影的眼光看去,却是几个地痞无赖一般的人物向着这边走来。

    萧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这里有一个空桌,自然就会招人前来,这和两人吃饭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很快萧云就知道这些人和自己吃饭到底有什么关系了。

    来的乃是四人,这四人标准的地痞流氓打扮,各个歪戴着帽子、斜瞪着眼的,但是年纪都不大。

    四人径直的走到和花清影的桌前,其中一个一看就是马仔,他一拍桌子向四人之中为首的那人道:“大哥,就是这两人。”

    那为首之人冷哼一声,道:“就是你们两个人偷了咋们的东西,我看得一清二楚。”

    萧云不知他们所说何事,但是见四人眼神不善,就知道没有好事。

    四人这边渣渣哄哄的自然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当下那马仔又是将桌子排的“咣咣”作响。

    “你们两个,偷了我大哥的东西,还在这里混吃喝,看你们是小孩子不和你们一般计较,快把偷我大哥的东西拿来,今日就不为难你们了。”四个地痞将萧云和花清影围住。

    萧云面带迷茫的看着花清影,不知那人所云。

    “什么东西,我们可没见到!”花清影现在却是开始不急不缓的吃着饭。

    “我是看你们年纪小,不和你们计较,快把东西还来,否则就让你家大人前来。”那地痞流氓的样子就是一副看你们年纪小,不和你们一般见识的样子。

    花清影依旧在吃着饭,“你说什么我们不懂,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看出来了,没想到小小年纪,都成了惯偷了,果然不是普通小孩子,你家大人真的没有好好管教你,今日我就替你们大人好好管教管教。”那地痞撇着嘴道。

    “我们没偷东西,你凭什么说我们偷东西?”萧云不满的反驳着。

    “没偷东西?你看看就你们两个小孩子,一个病秧子,一个丑鬼,哪来的钱在这里吃喝,而且还买了这么多的东西!”那地痞说着还用脚踢了踢花清影的大背篓。

    围观的不少人也都围了上来,众人纷纷议论着;“是啊,是啊,你看他们两个一个快要病的死了,另一个能吓死人,哪里来的钱,不是偷的打死我也不信。”

    “哎!一定是不知哪里来的流浪孩子,偷了人家的东西,被人追到了这里。”

    人们的议论声大大的鼓舞了那四个地痞,四人更是得意。

    “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让我来搜出来,若是等我搜出你偷我们的东西之后,你们的皮肉可要吃些苦头的,不如你们自己拿出来的好。”

    萧云早已被这阵势吓到,花清影倒是不惧,似乎像是看大戏一般,不但是不惧,她的眼神之中还流露出了挑训的意味。

    “搜!”那为首之人见花清影的挑训,也无意再此大闹,既然作秀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是早早的完成那人交代的任务的好。

    萧云那弱不经风的身体居然率先而动,他挡在了花清影的前面。

    他虽然畏惧,但是眼见着花清影要遭受搜身之祸,而且还有可能遭受皮肉之苦,这不能让他坐视不理。

    萧云就是这样的人,在自己也处于危局的情况下,想到的还是同伴,这是一个男人本该应有的担当。

    萧云不知道花清影是不是真的偷了人家的东西,但是看他随手就拿出几个金叶子然后换取到了大量的物品,而这些东西大多都是给自己用的,这让几乎都不用考虑。

    他必须要为花清影挡灾,即使自己挡不下来,也要挡,这是他的信念。

    那瘦弱的身体挡在了花清影的身前,这让花清影一阵的愕然。

    她不知道那弱不禁风而又胆小怕事的,此时却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为自己挡去危险,这出乎了花清影的预料之外。

    “我们不是小偷,你们认错人了,我们是天道盟、天道正教的?”萧云连忙将天道正教以及天道盟搬了出来,企图狐假虎威的吓走这四个地痞流氓。

    “天道盟的?天道正教的?天道盟、天道教算什么,在小爷的眼中天道盟连个屁都不是。”那地痞说着伸手就要将萧云推开。

    “天道正教和天道盟真的在你眼中连个屁都不是吗?你可知道你所在的这饭馆就是天道正教的产业,就凭你这一句话,你就该当死上十次都不够。”

    说话的人也是奶声奶气,但是话语间的气势却是不小,顿时所有的人都想着说话的人看去。

    众人就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身边跟着有男有女的几人,年纪也都在十来岁的样子,这些人衣着光鲜,而且他们的身上气质都是不俗,让人一见就知道这些人的来历非凡。

    那四个地痞真的不惧怕天道正教吗?

    说是不怕那是假的,别说是四个小小的地痞,就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成名人物要说是真的不怕天道正教的那也是凤毛麟角,但是这四个地痞流氓绝对不在其中。

    命运中注定要相遇的人早晚都要相遇,无论早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