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十来岁的男孩一露面就咄咄逼人,那四个地痞流氓真的是被吓到了。

    他们自然知道花清影和是天道盟的人,也知道天道盟、天道正教的厉害,他们之所以还敢前来找茬,乃是身后有人支持,但是他们也知道这背后支持他们的人不过是天道正教之中不入流的人物,上不得台面。

    四人不知道面前的小男孩到底是什么身份地位,但是看着他的穿着和气质,就知道他是有着特殊的身份、背景的。

    其中为首的那痞子上前向那小男孩打了一躬,道:“小猴子不知小公子大名,还请小公子赐下名号。”

    这痞子原来是叫做小猴子,方才面对着花清影和之时趾高气扬神态,此时面对着这小男孩却是像孙子一般。

    那小男孩尚未回答,身边一个穿着绿衣的女子却是冷哼一声道;“小猴子,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刚刚和你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天道正教的少当家。”

    那痞子大吃一惊,他虽然猜测那小男孩身份地位不一般,但却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天道正教的少当家。

    别说是那四个痞子吃惊,就是花清影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天道正教的少当家。

    萧云倒还罢了,倒是花清影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那少当家,欲要上前却最终止住脚步,伸出去的手也是缓缓收回,长长的叹息一声。

    小猴子现在是真的变成了孙子了,连忙给那小男孩点头哈腰的,就如一个哈巴狗,厄,哈巴猴。

    “不知少当家的到了,是小的管教下属不严,还请少当家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得了。”

    那男孩没有说话,那绿衣女孩却是冷哼一声道:“我们自然是不会跟你们一般见识的,你们在我们眼中也就是一个屁,但是刚才你们对我们的侮辱,不给点教训怕是不长记性的。”

    小猴子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连忙赔着不是,那绿意少女却是高仰着头,看也不看他一眼。

    “还不快滚!”那少当家的一声怒喝。

    那四个痞子如遭大赦,连连称是,灰溜溜的逃了。

    萧云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正要上前感谢,没想到那绿衣女孩,却是道:“你们两人到底偷了他们什么,还让人追到了这里,丢尽了我们天道盟的脸!”

    瞬间,萧云对这天道正教少当家的好感顿时降低了到了鞋底之下。

    花清影上前,挺了挺胸,向那绿衣女子挑训道:“你那只眼看见我们偷东西了?难道到这里吃饭就算是丢脸,你现在不也是同样在丢天道盟的脸?”

    萧云是知道花清影的口齿,那叫一个伶俐,这还是没有出现重复词语,否则那绿衣女孩的脸色也和她的衣服一样的绿,看到这绿衣女孩吃瘪,萧云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开心。

    “你···”绿衣女孩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对了,不知少当家如何称呼,方才多亏了少当家解围,我二人感激不尽。”花清影不再和那绿衣女孩纠缠,转而向那小男孩问道。

    那小男孩笑了笑,道:“其实也不必少当家、少当家的称呼我,我叫萧懿航,你们叫我小航就可以了。”

    花清影似是知道这萧懿航的,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奇,不过萧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倒是十分的奇怪,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花清影和这个萧懿航很熟、很熟。

    “天道正教的掌教不是元掌教么,怎么少当家的却是姓萧的?”萧云不解的问道。

    其实此时萧云心中腹诽着,怎么他也姓萧?这可真是巧?不会是我的亲戚吧?

    萧懿航顿时一阵的脸红,正要解释,花清影却从旁道:“少当家的,今日多谢你替我二人解围了,我二人还有事在,就不多叨扰了。”

    花清影说完却是拉着萧云,背起背篓,却是要告辞离去。

    当然萧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而且他已经吃的很饱了,他虽然很想结交几个朋友,但是花清影拉着他要走,他也只好跟随,毕竟在他心中他是十分相信花清影的,而且就眼下而言,她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萧云虽然对萧懿航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依旧对他笑了笑,然后随着花清影出了饭馆。

    花清影和萧云下山采购了许多的事物以及日常用品,这些东西足够两人生活许多天了,但是要想等到天道盟的大会召开,至少还要下山采购四到五次。

    萧云和花清影两人从饭馆中出来之后,却是不忙着回转茅屋,而是一直的在天道城转来转去、转去转来。

    别看花清影背着一个和身体极不相称的大背篓,但是她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个累赘,倒是萧云很快又支持不住了,逛街的确是十分消耗体力的活动。

    花清影看着气喘吁吁的萧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人看见一棵大树,树根下倒是不错的歇息之地,两人到树根之下坐下,萧云的脸上显示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花清影放下背篓,四外观看着,却是碰了碰萧云。

    萧云随着花清影的眼光望去,却是一惊,在不远之处他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四个人,正是小猴子四个地痞。

    原来他们在一直的跟着自己?这可如何是好?萧云的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花清影却是满不在乎,不仅是不在乎而且脸上还露出了几分窃喜。

    萧云看看四个地痞,又看看花清影心中猜想不知道花清影在打些什么主意。

    同时他看了看虽然不在灼痛但是依旧红肿的手臂,眉头皱了皱,暗道:“她深藏毒针,难道是要用毒针对付这四人不成?”

    萧云张了张嘴,刚想要问一下花清影到底想干什么,此时花清影却是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是不是有很多的疑问要问?看你那双充满求知欲望的大眼睛,就知道你想知道很多问题,好吧,本姑娘今天心情尚好,就让你长长见识,问吧!问啊,问吖,你倒是问呀?”

    萧云的头上顿时升起几条黑线,尤其是“本姑娘”这三个字说的那是极其响亮,实际上谁看不出来,她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而且还是一只丑小鸭,这也到罢了,一连几个“问吧、问吖、问啊”也是着实烦人。

    花清影笑了笑,见萧云不问,当下掏出一个手帕来,伸手来擦了擦萧云额头上的汗水。

    这一刻让萧云的心深深触动,不由得让他想起在山寨的时候姑姑不也是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吗?

    但是花清影毕竟不是姑姑,她没有照顾自己的义务,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和自己刚刚认识不久的人,她怎么对自己这般好?

    不经意的照拂却是让萧云心中一暖,竟是心中产生别样的依恋。

    花清影将手绢重新叠好递给萧云,“这是本姑娘给你的东西,你知道这对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记住,莫要丢弃了,这手绢就代表了本姑娘,见它如见本姑娘,哈哈,是定情的哦。”

    此时的萧云自然是不知道姑娘送自己手绢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定情是什么意思,但是见手绢如见花清影本人他却是知道的,更何况手绢之上带着的点点清香,让闻起来很是舒服。

    无意的玩笑送出的手绢却是成为了铭记心中永远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