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伸手接过手绢,看了看其上的图案,由于是折叠着的看不全,但是露出来的部分让也大概猜得出来,这图案是一种花。

    萧云笑了笑,将手绢收了起来,正要问他一些问题,花清影却又开口。

    “你是不是很奇怪,很奇怪,很奇怪那天道正教的掌教名本人姓元,为什么他的公子却姓萧?”

    萧云点了点头,这点他也是很好奇,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事,它最关心的自然是花清影到底打什么主意,为什么自己的手臂仅仅被她拍了一下就如此的红肿。

    但是花清影现在将话题引到了别处,也不好再问其它,只等着她说完这件事之后再问其它。

    “是很奇怪,但是你能不能直说一次就可以了,为什么总是重复三次?”

    花清影撇了撇嘴道:“我愿意,你管得着吗,管得着吗,管得着吗?”

    萧云扶额,道:“那你还是说说为什么萧懿航不姓元?”

    花清影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这才道:“其实这萧懿航并不是元松竹的儿子,而是白小蝶的儿子,这下你知道了吧。”

    “白小蝶是谁?”萧云又是不解的问道。

    花清影闻听白小蝶的名字,顿时没来好气的道:“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现在这不要脸的女人就是天道正教的掌门夫人。”

    花清影说道白小蝶的时候眼中闪过狠色,而且似乎还带着怒气,让萧云看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萧云顿时明白了过来,萧懿航虽然不是元松竹的儿子,但却是白小蝶的儿子,现在白小蝶是掌门夫人,那么萧懿航自然也就是少当家了。

    同时萧云也觉察到了花清影一定是和白小蝶有着什么关系的,否则为何一提到白小蝶她就咬牙切齿的?

    “元松竹有一儿一女,但是却不知是哪个女人为他生的这一儿一女,自从元松竹又娶了白小蝶之后,他这一儿一女却是不知所踪,也不知是死是活。”

    “后来这白小蝶嫁给元松竹之后将近十年之间,生了三个孩子,但是这三个孩子都是不明而终,竟是夭折。”

    “而萧懿航乃是白小蝶的前夫所留,现在元松竹无子嗣,所以就对这萧懿航视为己出,而萧懿航也就自然而然的就是少当家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呢,这萧懿航在虽然身份地位崇高,但是说起为何他姓萧的时候,他却是脸红,原来他是替他的母亲脸红。”萧云顿时也就释然。

    同时萧云的眼中又露出了好奇,“小影,你今年多大了?”

    花清影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道:“怎么,对八字吗?对不起,本姑娘还没看上你,不过看你对本姑娘如此痴情,本姑娘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但是需要有一个前提。”

    “本姑娘花枝招展的,风华正茂可是不想嫁一个短命鬼,要想娶本姑娘,至少你有名活过二十岁。”

    花清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显得颇为惬意。

    萧云顿时一阵的愕然,这是哪跟哪啊?说什么呢?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不是,小影,我只是好奇,你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要小些,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知道就是知道,难道还和年纪有关系不成,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只要年纪没活到狗身上,自然就知道很多。”

    萧云更是尴尬,看来这七八年的时间来自己的年纪真是活的狗身上了。

    “那个,小影,那四个痞子一直的跟着我们你为什么不害怕,反而露出一脸的喜色,同时你看我这手臂,为什么被你一拍扎了一针,就成这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清影斜眼瞟了一眼小猴子四人,见他们正在鬼头鬼脑的盯着这边,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立威!”

    这次花清影却是仅仅吐出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却是让萧云又糊涂了,不知道花清影说的到底是意思。

    “以后要想在天道盟混得好,不被人欺负,必须要立威。”花清影解释道。

    对于这点萧云很是赞同,但是这威如何立他却是没有一点的主意。

    “其实咱们早就被人跟上了,你忘记了天道正教大门处的那为难你的人了吗?”

    “就在你我刚刚从哪来路过的时候,我有意的让他见到了我手中的金叶子,让他心生歹念,果不其然就在你我刚刚去拿金叶子兑换银子的时候我就发现他跟着你我了。”

    “后来道饭馆吃饭的时候他却是不见了,后来就来了这四个地痞,我想着四人一定和那人有关。”

    “我自然是留着一手的,要让这四人和那人吃点苦头,最好是将事情搞得大些,如此一来也让一些宵小之辈不敢把你我当做出气筒。”

    萧云觉得有理,但是面对着四个身强力壮的地痞,对自己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讲,这可是没有一点的胜算的,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拖后腿的。

    花清影似乎看出了萧云的犹豫,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危险。

    “你担心我们斗不过他们四人?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花清影问道。

    萧云点了点头,同时脸上显出了落寞的神色。

    花清影安慰道:“云,不要怕,万事有小影在。其实你的三阴绝脉也并不是无药可医的,只要你有这个信心,一切就都有希望。”

    萧云狠狠的握了握手,其实他太想活了。

    义父竭尽全力的保着自己不死,为了不让义父失望,所以他对生的希望却是没有放弃。

    后来山寨遭了大劫,亲眼所见整个大寨的人被人屠杀,这种仇恨怎得休?

    “活着仅仅是前提,要想报仇还需要本身有着本事,你想不想学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花清影恰到时机的问道。

    “我想···,可是···”萧云苦笑了一声。

    “没关系的,等这次回去,我就教你一门我们百花宫独有的内功心法,同时还有一套配套的武功,再加上你修行的逍遥诀内功,我相信你定然会没事的。”花清影安慰道。

    “不过现在我还需要买一套银针,好为你控制住三阴绝脉,等在休息片刻,咱们就回转。”

    两人又休息了片刻,萧云体内的逍遥诀已经可以自行运转了,虽然缓慢,但是效果却是奇佳,再加上他只要一有空就自修着这套内功心法,在他体内已经积累了强大的内劲。

    只是现在萧云身上的这些内劲就像是存在保险箱之中的财物,空有财物,没有开启这保险箱的钥匙,有也等于没有。

    花清影和这次却是选择了一条不甚繁华的小街,这里稀稀落落的半天才看见一两个行人,而且大多数商人抑或是平民百姓,至少拿着刀,背着剑的人几乎没有出现。

    两人缓缓的走着,聊着,也不知两人说了什么,突然间花清影一阵跺脚,然后追着不断的捶打萧云,显然是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一直跟着两人的四个地痞互相使了个眼色,顿时四人两分而去。

    街道的一端出现了两个人,和花清影的身形站定,两人均是露出了恐惧的神情,转身欲走,只是在街道的另一端又出现两个人,将出路彻底的堵住。

    是痞子想要抢夺财物,而花清影想要立威,两个七八岁的孩子确是要如何报得财物又立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