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将萧云和花清影堵在了胡同之内的正是那四个痞子,只是让花清影失望的是没有看到曾经为难萧云的那位天道正教的弟子陈冲。

    打了狗,自然主人就会出来,花清影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小影,你笑起来很可怕!”萧云不由得感到浑身一阵的冰寒。

    “云,仔细的看着点,人小不代表着随意被人欺负!”

    花清影说着,竟是一矮身,那身上的大背篓已然落地,随后她就像是一只轻巧的燕子向着小猴子窜去。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既然这小猴子是这四人的头儿,那么想将他打倒是最好的办法。

    花清影毕竟才十岁不到,身材尚未长开,个子远远比不得小猴子,她窜到了小猴子身前,一拳却是打向了小猴子的裆部。

    萧云一闭眼,连忙扭头看向别处,即使没有看也知道这一拳打中要害有多疼。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是人都要面子的,所以脸不能打,除了脸之外更是不能攻击的地方还有别的地方,那就是打女不袭胸,打男不打裆,这是江湖之中早已不用言说的规矩。

    花清影似乎还算不上江湖人,但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江湖人,谁敢说百花宫的弟子不是江湖人?

    花清影人小体娇,一眨眼间就到了那小猴子的面前,身上亮起朦朦胧胧的红色光芒,向着那小猴子的裆部一掌击来。

    那小猴子虽然是痞子,但在在这武林圣地天道城中混了这么久了,自然手底下也是有些功夫的。

    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小瞧了花清影了,而且花清影还是出其不意,这一掌他居然是没有躲开,被一花清影一掌拍中。

    那小猴子真像一只窜天猴一般,被花清影一掌击中,顿时窜起来老高,而且上蹿下跳的捂住裆部一阵的鬼哭狼嚎。

    萧云感觉到浑身冷气森森,这种嚎叫竟是比杀猪还要惨,让他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他下意识的双手护着裆,像是下一击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一般。

    花清影这一掌其实并不重,远远没有萧云想象的那么严重,但是怪就怪在这一掌打到身上,那小猴子就像是被蝎子蛰了自己的宝贝儿一样,这种疼痛难以忍受,简直比重锤很砸了一下还痛苦。

    看见那小猴子痛苦不堪的样子,顿时剩下的那三个地痞全被震慑住了,当下站住了脚步,并且有了退走的趋势。

    花清影一招得手,起到了该有的效果,顿时身子跃起,一个连环飞踢,顿时将另一个痞子踢翻。

    对面两人一见小猴子和那兄弟瞬间就被打倒,而且痛苦不堪的鬼哭狼嚎,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见花清影向他们掠来,转身就跑。

    两人本来距离花清影就远,一见不妙,撒腿就跑,这倒让花清影有些追赶不及。

    两道寒芒一闪,那两人“哎呀”大叫一声,顿时嚎啕不止,在地上不断的翻滚。

    花清影拍了拍手,身上的劲气散去,向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萧云使了个眼色,得意之色寓意言表。

    花清影将地上的背篓再次背在身上,看也没看不断翻滚哀嚎的四人,拉着萧云迅速的消失在了这条街道之上。

    “快走、快走、快走···哈哈哈,我厉害吧!”

    “厉害,怎么做到的?”

    “看到没,看到没,看到没,哈哈这就是武功,哈哈···”花清影向萧云显摆着。

    萧云真是羡慕花清影一身好武功,但是又对她感到更是神秘。

    “你想不想学?想不想学,想不想学?其实学功夫要趁早,说实话现在你学的就有些晚了,不过没关系,你遇到了我算是你的福气,哈哈。”花清影得意洋洋的道。

    萧云心中大喜,点了点头,只是他见到自己红肿的手背之后,不由得替那四个地痞担心。

    “他们四个没事吧?”萧云讪讪的问道。

    花清影笑了笑,笑的很是云淡风轻,“他们啊,死了!”

    “死了?”萧云顿时瞪大了眼睛,而且这一声惊呼却也是大的出奇。。

    “嗯!”花清影说得仍是若无其事,就像是死了一只蚂蚁和掉了两片绿叶一般,就是这么样的云淡风轻。

    萧云不敢相信那四个人真的死了,他很想回去看看,但是花清影没有回头,他也就不能回头去看,但是他有一种感觉,花清影只是给四人一个教训,他不会真的要那四人的性命。

    一路之上花清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无论萧云如何的与她说话,她都是低头不语的,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一个话唠突然间闭口不言,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下子萧云却是突然间感到一种不适。

    在教训了那四个痞子之后,花清影和萧云又逛了许久,只是这次却是哪里人多往哪里去,再也不走那偏僻的胡同。

    两人逛了不久,萧云就真的得到了消息,这消息是从无意间身边路过的两位江湖人的口中得道的。

    “听说了吗?刚才在三里堂的胡同里面发现了四具尸体,这四人浑身黢黑,面怒狰狞恐怖,怕是中了剧毒了,而且死前一定是遭受到了巨大的痛苦,这种死法真是太可怕了。”

    “是啊,是啊,多少年了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了,我听我师父说过,这是一种极强剧毒,是属于一个极其神奇的组织的,这组织一旦出现在江湖上,江湖就会大乱。”

    花清影听到这两人谈话之后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反倒是萧云感到浑身的不适。

    他看了看自己依旧红肿的手臂,心道:“莫不是她打我的那一下也是下了毒的?”

    萧云不由自主的竟是离得花清影远了些,敏感的花清影已经察觉,缓缓的转身,看了眼萧云,竟也是不发一言,复又向前走去。

    萧云看到她的眼神,似乎杀了四个人真的和拍落树上的两片树叶没什么区别,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小小的年纪又经历过什么,让她视人命如草芥?

    虽然萧云觉得花清影下手毒辣,但是他却对花清影说不上反感,毕竟他也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家族的巨变,亲眼见到了一场血腥的屠杀,对于死人,他也并不是多么的害怕。

    自己都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难道还在乎别人的死活?

    萧云清楚,花清影虽然下手毒辣,但是对自己并没有一点的恶意,若是没有她,自己恐怕早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萧云不傻,那夜三阴绝脉发作,虽然他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若是没有花清影相救,自己已经死了。

    萧云很想跟上花清影的脚步,但是他的体力不支,渐渐的与她越离越远。

    “等等我···”萧云很想疾步跟上,但是现在他已经气喘吁吁。

    花清影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回头看着,见萧云正对着自己笑,虽然是笑的很尴尬,但也知道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