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又是同行,只是萧云几次来想要张口询问,花清影递过来似要杀人的眼光,让都不敢开口再问。

    说来也巧得很,正是两人回天道正教的路上,却是从后来了一辆装饰极度奢华的马车。

    马车疾驰,激起一阵的烟尘,呛得花清影和萧云一阵的咳嗽。

    受点气萧云倒也可以忍耐,毕竟处处受制于人,低调行事,才能活得长久,这也是花清影传授给他的。

    但是同样作为受害人和一项主张地调才能活得久的花清影似乎忘记了自己传授给的东西,无缘无故的吃了一嘴的土,哪里肯息事宁人?

    当下花清影将背篓向地上一摔,指着飞驰的马车跳着脚的大骂。

    花清影的骂人功夫十分了得,即使是石头听了也要气爆,更何况是人?

    同时花清影声音尖细,极具穿透力,虽然那马车疾驰,车轮碾地的声音极吵,但却是阻挡不住她的叫骂声。

    疾驰的马车居然停了下来,花清影骂的更是带劲,这让萧云有些不认识花清影。

    他觉得这和气急败坏的邻家大妈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发生在花清影的身上,看起来有些别扭。

    萧云见识到了花清影云淡风轻之间将四人毒杀,虽然没有见到小猴子四人的死相,但是他却是见到了他们四人的哀嚎翻滚,还有自己依旧红肿的手臂。

    方才还是杀人的恶魔,眼角眉梢都释放着寒芒,转眼间杀气散去,成为了一个骂大街的市侩大妈,这是百变影后吗?萧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从中走出几人,这几人居然都是和差不多大的年纪,不是别人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再饭馆之中为他们解过围的萧懿航等人。

    萧懿航是天道正教的少当家的,自然是坐得起这么奢侈的马车的。

    花清影见萧懿航等人从马车中下来,叉着腰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们,然后不忘向投去一瞥阴谋得逞的眼光。

    看着花清影眼睛眨呀眨的,那绝对是清纯可爱类型的女孩,但是就是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孩,刚刚残忍的毒杀了四人,而且咒骂出天底下最恶毒的言语。

    在萧云眼中清纯、可爱的女孩在别人眼中那绝对是躲闪不及的大杀器,又黑丑的,让人瞅一眼都倒胃口的尊容,让谁瞅上第一眼,再也不想看第二眼。

    花清影叉着腰瞪着萧懿航等人,就像是地主婆面对着长工一般。

    早有人对花清影看不过眼,尤其是萧懿航身后那绿衣女孩,但是萧懿航却是面带微笑的,向花清影表示着歉意。

    花清影得理不饶人,一张小嘴叭叭叭的,就连天上的花都纷纷掉落下来,所谓的天花乱坠,不过如此。

    那绿衣女孩虽然几次冲上去想要发作,但是都被萧懿航拦住,最后萧懿航表示抱歉,并且诚意的邀请花清影和萧云坐马车同行。

    花清影见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也就不再胡搅蛮缠,向萧云使了个眼色,眼中露出狡黠的光芒。

    有钱有势果真是大不同,就连马车都是不一样,单不说这马车装饰的多么奢侈,就是这马车内的空间就让萧云大开眼界。

    这辆马车属于加长版的,里面先前坐了四人,再加上萧云和花清影也是极为宽敞的。

    花清影真的是毫不客气,不但是自己选了一个好位置,就是那大背篓也占了一个绝佳的座位。

    花清影坐罢,招呼着萧云过来,两人紧挨着坐定,对面萧懿航四人才缓缓落座。

    花清影看了四人一眼,就没兴趣再理会四人,倒是萧云觉得过意不去,陪着笑向萧懿航四人打着招呼。

    萧懿航虽然是天道正教的少当家的,但是面对着豆芽菜一般的萧云倒也是甚是客气。

    很快萧云就和四人熟知了起来,此时他才知道这四人的名字,那绿衣女孩名叫绿萝,其外还有一男一女,这三人都是孤儿,本是无名无姓的,自幼被天道正教收养长大。

    那男孩姓沈,之所以是姓沈,就是因为他的脖子上带着一块玉佩,上面就有一个沈字。

    他比萧懿航还小一岁,也没有名字,干脆点就叫沈四。

    还有一个极其文静的女孩,身穿着墨绿色的衣裙,由于她爱好墨绿之色,干脆点她的名子就叫墨绿。

    很快萧云就与四人熟识了,只是当四人问起的身份时,他很想实话实话,却是换来了花清影暗地中的一脚,和她的一个白眼。

    萧云只好含糊其辞,并且说自己也是孤儿,只是被一家穷人收养,又经常生病乃是身虚体衰。

    花清影很是满意的说法,向他投来赞赏的一笑。

    但是当问起萧云是怎么加入到天道正教的时候,他竟不知如何回答,却是花清影替他回到了:天机不可泄露。

    萧云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萧云发现这萧懿航其实很爱交朋友,而且还很是仗义,绝对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这四个人之中,沈四是最没主意的人,很明显他很自卑,事事都以萧懿航为主,而墨绿文文静静的也甚少表露感情,倒是绿萝张牙舞爪的对表示出了反感。

    倒是对花清影,除了萧懿航偶尔尴尬的笑笑之外,其余三人都没表示出亲近的感觉,而且都似乎是躲着她,唯恐被她沾染上霉气。

    一路上无话,马车到了天道山下。

    到了天道正教山门之前,几人下了车,得到了片刻的休息,再加上萧云体内不断的自修着逍遥诀的内功心法,体力却是恢复了过来。

    六人一同回到了天道正教,萧云和花清影看到了陈冲,见陈冲眼中露出吃惊的神色看着两人,倒是让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萧云知道小猴子他们四人其实就是陈冲指派的,关于这点,花清影已经给他详细的分析过了,而且对他本也没有好感,知道花清影推测的这事八九不离十。

    萧云见陈冲吃惊的神情,顿时心中暗爽。

    陈冲是不敢再次阻拦和花清影的,若是仅仅是单独的两人,他一定会为难一番,至少他会让他们绕路而行,毕竟自己占据的这是一条上山的捷径,而另一条路却是绕远。

    但是现在陈冲确实不敢上前,狐假虎威正是如此,有萧懿航在,借陈冲两个胆子,他也不敢上前,只是他的眼中露出了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