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自然不是善良之辈,虽然没有见到小猴子四人的死相,但是他确定那死人是被花清影杀死了,杀四人而如若喝茶、吃饭,这样人绝不是良善,她才几岁,她的心怎么如此的狠,她到底遇多了什么?

    萧云不知道练就一身高明的武功和吃饭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饿不饿和吃饭息息相关。(书屋 shu05.com)

    萧云也不懂的撒谎,只得实话实说,花清影叹了口气,从嘴里蹦出了数个字:“猪、猪啊、你是猪啊,你是不是猪啊···”

    “我是猪!”萧云连忙答道,不敢让她说下去,要不还不知道能说出多少个猪来。

    花清影又被打断一愣,随即“噗嗤”一笑,“嫌我烦是不是,是不是···”

    “是”,萧云说顺口了,一说出来顿时知道错了,“不是,不是,不是的···”

    “哈哈,学我···”花清影指着萧云大笑。

    萧云也是苦笑,这可不是学她,他是忙着搬回自己的错口而已。

    “小影,给我说说武功和吃饭的关系吧,我想学武功!”萧云是真的太想学武功了,没有武功就无法报仇,这种急切的亲情让他说出这句话后一颗心忍不住的狂跳,唯恐花清影会拒绝。

    花清影咳嗽两声,腰杆拔的笔直,那样子就像是一代宗师在传授弟子一般,道貌岸然!

    “武功说到底其实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为术,另一部分为功。”花清影解释道。

    萧云仔细的听着,唯恐漏掉一个字。

    花清影很满意萧云的状态,也不言苟笑继续解释道:“平时广义上的武功其实说的就是术,比如说的剑术、拳法等等招式都是术,而功指的是内功。”

    萧云懂得这些,其实义父给他讲过,但是他一直受困于三阴绝脉,能活着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武功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但是现在他有了生希望,他对武功的渴望自然就变得强烈。

    萧云更加仔细的听着,他知道花清影是给他传授真正的武学,和义父传授的一般无二。

    花清影继续道:“精妙的武术虽然犀利,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但是若是遇到高手,在精妙的武术也是无用。”

    “为什么无用,是不是高手的武术更加精妙?”萧云不解的问道。

    花清影摇了摇头,接着道:“武功高手的内功都是很厉害的,他们都会释放出护体罡气,即使你的招术再怎么精妙,击不透护体罡气,就等于没打到人,你说武功精妙有什么用啊?”

    花清影说着夹了一大块红烧肉夹到了萧云的碗中。

    “内功可不仅仅是防御的手断,亦是进攻的法宝,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强劲有力的拳可以毫无花俏的直平平的一拳打出,将一切花招尽数破除,这就是一力降十会,知道不?”

    萧云点了点头,连碗中的红烧肉都忘记吃了。

    花清影很是满意萧云如此的认真,当下接着道:“内功就是力量,没有了内功的招术就是失去了力量的拳,打人都不会痛,当然除了手持利器的以外。”

    “同时高强的内功还可以外放,这叫劲气,大凡高深的武功,几乎都是靠着劲气伤人,就是使用兵器的人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们将劲气附在了兵器之上,如此才可以斩开对手的护体罡气。”

    “但是无论是外放的劲气,还是兵器、拳脚之上单纯的内功是笨拙的,既没有速度,又没有技巧,打不到人,你这劲气外放也仅仅是一个烟花而已,你懂我的意思吗?”

    萧云明白了,但是他还是不清楚这武功和吃饭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懂就要问,花清影很满意萧云的态度。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练了术多了就没有时间练功,反之亦然,你说武功的术和功你说该怎么练,才能达到到最佳的效果?”花清影问道。

    萧云想了想道:“初级入门,自然是先练武术,这样有了防身的技能,若是遇到那四个痞子,凭借着精妙的武功自然可以保得自身安全。”

    “待武术练到一定的境界,可以接触到一些真正高手的时候,在主修内功,如此一来,武术、内功兼备,当是不错的选择。”

    花清影很是满意,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其实江湖中绝大多是人都是如你一般的选择,但却是有着极少数极少数的人却是寻得另外一种方法。”

    “你是说先练内功,后练武术?但是仅凭着内功强大,打不到人,仅仅是一个沙包,抗打,那要练到武功高手境界,怕是很艰难,是不是早就被人打死了?”

    花清影点了点头,道:“说的没错,但是确实有这么一种人,他们不需要闯荡江湖,更是有着高手的保护和指点,确保他们的修行不走歪路。”

    “他们从小就开始修炼内功,当内功有成之时在修炼高深精妙的武术,这也是一种选择,你知道他们所选择修炼武功的依据是什么吗?”

    萧云真的是不懂,他懂得最多的却是关于病理方面的,有句话叫久病成医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萧云对武功最感兴趣,倒不是他喜欢武功,而是他需要武功,山寨被屠的事情让他不能忘怀,更是因为他打开了那夜那侍女留下来的金色匣子,里面记载着他的出身。

    萧云对武功的追求欲望极其的强烈,对于武功上的知识来说,他很贫乏,她急切的需要一个老师来指点,尽管眼前指点他的这位老师比他年纪还小,甚是传授他的还是错误的。

    “选择那种练法,需要什么依据?”萧云问道。

    花清影解释道:“如果你有等级比较高的内功心法,自然是先修行内功的,但若是没有首选的就是先修炼武术。”

    “但是一般情况之下,高等阶的武术和内功那都是万里难寻之物,即使是有,也都是作为一各大教派的镇教之物,所以大多的江湖人想要修行这种高深的武功怕是不能了。”

    “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先修行武术,在修行内功的路子?”萧云道。

    “正是如此,他们之所以这样的选择,其实却是错误的,而且是大错特错的,你知道为什么吗?”花清影道。

    “为什么?”

    花清影将眼前的饭菜向眼前一推,道:“你可是看仔细了这些饭菜了?”

    萧云点了点头,终于说到了武功和吃饭的问题之上,他的精神格外的集中,生怕漏掉一字半语。

    “这些红烧肉、炒青菜好比是武术,而这米饭就像是内功,现在你觉得怎样吃才能吃得饱?”花清影眨巴着眼睛看着,倒要看看他是如何理解这武术和内功的问题的。

    萧云道:“无论是先吃红烧肉、青菜,还是先吃米饭,最终的结局应该都是一样吧,那就是都很饱,只是···”

    花清影哈哈一笑,拍了怕手,又捋了捋额前的秀发,伸出筷子给萧云夹了快酱牛肉。

    “你想到了吧,其实无论怎么吃都会吃的很饱,也就是说无论你怎么练,练到最后,最巅峰的时候武功境界都是一样的,只是感觉不一样罢了。”

    “其实还有更好的一种办法,那就是边吃菜边吃饭,这样的效果一样会很饱,但是感觉却是截然不同,你说是不是?”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暗道:“自己怎么这么笨了,当然是一口菜一口饭吃着最舒服了,这还要问?”

    高深的武学其实并不神秘,就在你生活之中,就看你能不能琢磨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