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给萧云传授百花心经上的武功。

    开始的时候,花清影给他讲述了人体经络图,接下来花清影给萧云看得图就是更加的熟悉了。

    花清影给他看的是另一幅LUO体女人的图,不仅仅是正面的,还有背面的,甚至是侧面的。

    这些图上,画着大大小小的黑点、红点、绿点,这是人体穴位图,萧云熟悉异常。

    只是花清影给看得脉络图也好,穴位图也罢,都与他记忆中的大体吻合,但却是有着小小的区别。

    萧云以为自己是记错了,毕竟这些东西他以前仅仅是重视过一阵子,而且他再三向花清影确认过,花清影认为她认识的完全正确,所以也就随着花清影的路子走了下去。

    萧云和花清影毕竟年纪都还小,虽然花清影受过名师的指点,但是毕竟时间有限,所学尚未达到融会贯通,难免有些缺陷。

    其实萧云和花清影的认知都是没有错,因为两人都是针对自己所需所做的功课。

    男女之间无论是脉络和穴位上以及其他生理结构上都有着微小的差异,正是这微小的差别以及花清影传给的《百花心经》几乎给带上了一条不归路。

    花清影给萧云传授完这最基本的习武知识之后,正式的传授他《百花心经》的内功心法和与之配套的一套百花剑诀,一套百花迎风掌法及其一套特殊的使用暗器的法门。

    萧云学的很专心,也很卖力,他将内功、武术齐头并进的学习,并且日也不断的修行这逍遥诀内功心法。

    萧云一门心思的习武,倒是没有注意花清影,也不知她整日的忙活些什么,也只有他有什么不懂得地方才找她。

    一连过了数日,萧云居然奇迹般的感到浑身都是气力,这是他十年来从来没有感觉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萧云也是觉得奇怪,这逍遥诀内功心法,自从自己有记忆以来就开始修行,从来没有这种感觉,难道是幽碧赭兰蜜的作用?

    一大早的起来,萧云修行了一阵子的内功,出的茅屋,却见花清影居然在练剑。

    她的动作很慢,每一剑挥出似乎都是受到万钧之力的阻扰一般,不但是一点不优美,反而看起来极为的别扭,更奇怪的是她居然是闭着眼在舞剑。

    在萧云的记忆当中,他也看到过几次花清影练武,但是无论她的姿势多么古怪,但是看起来却总是那么曼妙,那么行云流水。

    每一次见到花清影在练武都有一种错觉,那不是练武,而是在舞蹈。

    但是今日却是不同,她看起来十分的吃力,十分的笨拙,看起来像是一只鸭子。

    花清影武剑虽然笨拙,但是他手中的宝剑却是吸引住了。

    花清影手中的其实并不是一把宝剑,而是一把带着鞘的宝剑,通体碧绿色的宝剑,其上点缀着红色线条的花纹,再配合上无数的珠宝,看起来价值非凡。

    价值不凡的仅仅是剑鞘而非宝剑本身,像这种装饰的价值非凡的剑叫做饰剑,就是装饰用的。

    花清影缓缓挥动手中的宝剑,宝剑之上似乎是缓缓流转着光华,这光华让很是熟悉。

    见过花清影手中的这把剑,但是上次见到时却是没有见到过那缓缓流转的光华,他之所以熟悉这光华,乃是因为他手中一物,也会流转这样的光华。

    这种光华是一种极淡、极柔的光华,缓缓流转着,似是云,又如雾一般。

    伸手在脖颈上取出一个配饰,这配饰乃是半柄小剑。

    剑不过三寸长,宽不过筷子,但却是半柄。

    半柄并不代表着是断剑,而是从中竖开的,剑上刻画着龙凤图案,而且是似乎是两个字从中间分开了。

    虽然认不出这连个字,但是其中一个定是一个“萧”字,而另一个却是不认得了,是“三”的一半,还是“王”的一半?许多年后才知道那是“丰”字的一半。

    金色匣子之中所留下来的书信已经说明了,这本是一把流光配饰剑,共有两段,其中一半就是这匣中之物,而另一半却是在一个女子手中,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未婚妻子,性命却是未提起。

    信中详细的说明了,携带着另外一半流光配饰剑的女子就是他的未婚妻,两剑合璧蕴藏着惊天大秘密。

    到底是什么惊天大的秘密萧云没兴趣知道,他也仔细的研究过那半柄配饰剑,除了中间断开处有一道凹槽之外,再无别的特别的地方。

    但是自从萧云修行了《百花心经》内功之后,试着外放内力,只要一将内力输入到这半柄流光配饰剑中之后,这半柄配饰剑就会发出这种似云如雾的光华。

    萧云也试着将内功输入到其它物件之内,却是没有想象到的这种现象,知道这是制剑材料和打造手法的原因造成的。

    萧云也没有觉得什么,但是他一见花清影舞动着的这柄装饰剑也散发着这样的一种光芒的时候,不由得好奇,心中突然间有了一种想法:这两把剑难道是同处一处?

    想着将三寸长配饰剑捏在手中,试着输入那不成气候、刚刚凝聚出来的内力,顿时手中一半宝剑之上也散发出了那如云似雾的光华。

    萧云自然武的是百花剑诀,只是《百花心经》中的百花剑诀所用的是长剑,而非是三寸多长的剑,这样的剑当暗器用倒是正合适。

    萧云的剑势也是极缓,但却不像花清影那般似乎被万钧之力压着,他的剑就像是一个曼妙的女子在舞蹈,一男人本不应该用这样的剑,但是只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还算不得男人,用什么样的剑势都没人注意。

    百花剑诀最重要的就是剑气、剑势,而最强的杀伤力却是以极快的剑速,发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百花剑诀释放出来的剑气、剑势可以演化出百花之景,当初山寨之中所见的那片花园一样的存在,其实就是剑气所成,剑气如花,剑势如海,剑极却是如电。

    三者好像是相辅相成,其实不然,要释放出如此璀璨的百花剑气、剑势必不可少的条件就是剑速。

    花清影和萧云讲过这些,他记得很清楚。

    萧云见花清影的剑武的慢,他也武的慢,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百花剑诀的修行,其实就是要从慢而快开始演绎的,一开始就追去快,结果就是开始进步神速,之后到达瓶颈之时却是举步维艰。

    《百花心经》失去的最重要的那部分总决部分对于百花剑诀的修行正是一种有慢到快,有缓到急的过程。

    无意之中,萧云免去了被剑气反噬的危机,而且阴长阳错的,他居然是走上了正确修行百花剑决的道路。

    无意间发现的路,却是迷途之中发现的最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