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无意间的却是一下子踏上了真正正确的修行百花心经之路。(书=-屋*0小-}说-+网)

    萧云缓缓的武着三寸长的半剑,如烟似雾的光华却是逐渐的扩大,逐渐的照亮了他身周几米的范围,与此同时与花清影手中碧绿色的剑鞘形成的光华居然混在了一处。

    花清影骤然间睁开双眼,却是看到了一副奇异的光景。

    光景之中迷迷蒙蒙看不真切,像是一张图,有山有水的。

    图上的山在水中,那是无边无际的水,而那山却像是一个海岛,海岛之上似乎还有一个女子,只是那仅仅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女子手扶着一株大柳树,似是正在抬头仰望群山。

    群山环抱,那里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巨大人像。

    无论是山是水,都处在一片迷迷蒙蒙的世界之中,居然是下着毛毛细雨,这竟是一副烟雨图。

    无边的水中哪里来的群山,巍峨的群山之中怎么会有人像,是人工所为,还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花清影正待看得真切,不料见她停止了舞剑,萧云也随之停了下来,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花清影一怔,见此情景大怒道:“你瞪着眼看我干吗,没见过美女吗?没见过吗?···”

    “见过啊,不就在这里吗?”

    萧云也是奇怪,他只是看着花清影瞪着大眼睛瞧着空气出神,这才瞪着她,没想到反倒被人卷了一顿。

    萧云晃了晃头,将那三寸长的一半配饰剑又挂回到了胸前,取了一把竹剑开始练剑。

    先前之时萧云每每练习百花剑决,总感觉有一股无形的气流逆着自己的经脉而上,使得自己的经脉感觉针扎般的难受。

    但是今日这慢慢的舞剑,却是感觉身体之内的一股无形气流却是顺着经脉向外延展,而且每次那无形气流自身体之内释出,浑身都感觉轻松一分。

    萧云的每一剑挥出,就像是一身的尘垢都随着一剑挥出一般,身上从没有过的舒爽和痛快,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冥冥之中似有人指点一般,剑势缓缓而动,似是行云流水。

    见萧云不再理会她而一直的练剑,花清影嘻嘻一笑,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还算你会说话,会说真话。”

    花清影又是背着一个大背篓从茅屋之中出来,这是又要去天道城采购,只是她见到萧云缓缓而动的剑势,楞了一下,眉头不由得皱起。

    花清影喊着萧云下山,一路之上她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本来她那就不受人待见的脸,现在就更加的像是一个瘟神一般,都是都躲得她远远的。

    花清影和下山之时倒也没忘记了那陈冲,尤其是花清影还故意的找茬,在山门处还和接待人员大吵了一架。

    此时前来天道盟聚会的门派人员越来越多,花清影这一吵立刻就引起了许多人的主意。

    此时花清影就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女王一般,当着众人的面痛斥陈冲索要贿赂之事。

    其实这本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没有人敢摆到明面之上,但是一旦将之摆出,那可就是大事了。

    像天道正教这样的武林盟主的地位,一旦出现腐败的事情,那么他统领武林的地位是否就要遭到质疑?

    天道正教自然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发生,但是又不可能避免的要发生,所以天道正教有法子让这件事不爆发,但是今日却是爆发了。

    围观的人纷纷咋舌,不敢靠近萧云和花清影,生怕离的他二人近了,而遭受无妄之灾。

    发了一顿火的花清影倒也知道见好就收,在天道正教众人欲要吃人般的眼神之中,却是拉着萧云出了天道正教的大门。

    这次花清影倒是没有再让萧云活动气血,直接抛出一个金叶子,雇了一辆豪华的大马车。

    自从今早出来,萧云就觉得花清影不对劲,她像是吃了火药一般,尤其是他本就黝黑的一张脸,现在都有些发紫了。

    萧云战战兢兢的道:“小影,你今天怎么了?感觉···”

    花清影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儿一般缩在一角上,“感觉什么?感觉我不对劲是不是?”

    萧云不敢说,口中诺诺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中毒了···,其实我从小就在毒药堆里长大的,虽然也知道那些毒药不能伤我,但是终归是大意了,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或是就是我身上的毒引发的。”

    “小影···,你中毒了···严重吗?”萧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毒,对于毒药,他现在是一无所知,但是他也奇怪自己和她同吃同住的,就差睡在一起了,她中毒了,怎么自己就没事?

    花清影摇了摇头,道:“说严重倒不是很严重,只是···它让我的身体成熟的早了些。”

    她说着竟是低下了头,右手不断的挽着额前的秀发,似是害羞非常。

    萧云不懂,他自然不清楚花清影那夜的肚腹疼痛不止,更是不知她第一次污了衣衫,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女孩了。

    花清影的心情自然是不佳,她身体也是不适,就连舞剑、运气都感觉困难无比,似是一块大石在她的小腹,胀鼓鼓的难受非常。

    这一切的改变太突然,让花清影没有一点的准备,他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成为一个大女孩,自己就已经是了,所以他的脾气自然也就大了些。

    再加上她想起这些年来受的苦楚,以及现在面临的局面,让她不得不大发脾气,而且她还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

    花清影像是洗了把脸,伸手在脸上抹了两把,她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已是喜笑颜开。

    “云,你以前可是听说过百花剑决?”

    萧云摇了摇头。

    “可是我分明看到你使用的剑决很完整,即使是我都使用不出那么完整的剑决。”

    “我想这个世上,除了白小蝶那个贱女人之外,世上在无人使用出这完整的剑决,但是你却能使用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顿时萧云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若干年后再次见到花清影的时候花清影仍是问了同样的问题,但是那时候的已经是闻名江湖的梅剑山庄的庄主,早已不是那个只会张大嘴巴,豆芽菜一般的人物。

    这次花清影和倒是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只是在天道城中他们又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那就是萧懿航四人。

    花清影很想避开这四人,但是萧懿航却是早早向他二人打着招呼。

    此时的花清影又换上了一副死人般的面孔,面对着萧懿航四人就像是有着民族仇、阶级恨一般,尤其是面对着绿萝。

    花清影虽然又黑又丑,但却是眼高于顶,居然瞧不起绿萝,两人一见面就是唇枪舌剑的。

    花清影口齿伶俐,每每都占到上风,把个绿萝气得不轻,但绿萝却是拿花清影无可奈何。

    一项低调的花清影为何变得如此高调,这里面花清影到底有着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