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花清影偶遇萧懿航等人,花清影和绿萝斗口不叠,倒是萧云与萧懿航很谈得来,而且萧懿航也很是看重萧云,一点也没有因为他的身体瘦弱而小瞧他。

    六人又是一路坐一辆马车回来,花清影和绿萝就像是一对乌眼鸡一般,你瞪着我,我看着你的,在气势上,两人居然斗个旗鼓相当。

    萧云与萧懿航、沈四和墨绿却是聊了一路,可谓是相谈甚欢,尤其是萧懿航的直爽、仗义倒是真真的让萧云佩服至极。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在天道山下,六人下了马车,萧云和萧懿航四人分别,临走之时萧云海域萧懿航还在商议着什么时候带着他到天道山上逛逛。

    西沉的太阳已经泛红,此时花清影和萧云在茅屋之中收拾妥当,却是突然间花清影紧张了起来。

    花清影唤过了萧云,将他带到了自己的茅屋之内。

    花清影神秘兮兮的和钻到了床下,而后在墙角边上竟是掀起了一块地皮。

    “进去!”花清影淡淡的说着。

    萧云看了看掀起的地皮之处,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大洞,洞中刮出阵阵阴风,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但是萧云想也没有想,就向那洞中钻去,这是出于他对花清影彻底的信任和依赖。

    花清影见萧云钻入到了地洞之后,将那块地皮盖上,此时若不是仔细的看根本就看不出这里原来还别有洞天。

    花清影从床下钻出,小心谨慎的安排了一番,最后取了一个油灯之后,又钻入到了那地洞之中。

    地洞之内原来是别有洞天,萧云很是佩服花清影,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居然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地洞,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老鼠脱胎转世。

    地洞之内有风,很明显是有着气孔与外界相连,只是在这地洞之内听不到外面半丝的动静,更是寻不到风的来源。

    萧云不知道花清影又闹什么鬼,借着花清影手中的油灯,终于看清楚了这洞中的一切。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大惊失色,原来就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白班了瓶瓶罐罐的,而且其中还有自己曾经打开过的一个罐子。

    萧云清楚的记得,那个罐子之中养着一只硕大无比的黑蝎子,只是现在却是听不到罐子之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这罐子之中是不是还有那只蝎子。

    这地洞居然是如此的宽敞,甚至怀疑就是两间屋子都没有这地洞的空间大,难道她把这地底都挖空了不成?她是怎么做到的?

    地洞之中一角处铺满了草,倒像是他那茅屋之内的“卧榻”萧云,心道:“难道小影也睡茅草?难道她真的是老鼠转世投胎之身不成?”

    萧云又看了看,却是发现了一只巨大的木桶,也不知道这木桶是做什么的。

    更让奇怪不是这木桶是做什么的,而是这么大的一只木桶是怎么弄到这里来的,在他的记忆之中这茅屋之内该没有木桶才对,而且那洞口显然没有这只木桶大。

    萧云骤然想起一件事来,心道:“怪不得自己身上臭烘烘的,而小影身上却是一直香喷喷的,原来她是躲在这里洗澡的。”

    花清影见萧云四处打量,冷笑道:“云,你到了这里,可是奇怪?”

    见花清影寒着脸的冷笑,心中直打颤,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她这样子与往日截然不同,她感觉眼前的花清影似乎是魔鬼附体一般,让人一见心中莫名的胆颤。

    他有时感觉花清影身上有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看待周围的一切就像是领主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让人浑身的不适。

    “为什么到这里?”

    “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们随时后会有生命的危险,所以我们才藏起来。”花清影慢慢的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是不懂。

    “今天我在山门之处大吵了一顿,而我故意的触及了他们的底线,他们定然会前来找你我的麻烦!”

    “啊?你为什么故意啊?”

    “因为我发现天道正教太安静了,安静的让我心中没底,所以我必须制造些麻烦。”

    “你这是为什么啊?”萧云充满了疑问的盯着花清影。

    “因为我要找一件东西,而这件东西很可能就在这茅屋之内,但是我没有发现,所以我猜想这件东西在天道正教某些人的手上。”

    这次萧云却是闭口不再问,其实他心中又如何没有疑问,找东西,找什么东西?但是他却是不问了。

    萧云记得很清楚,花清影和他说过,每个人都有秘密,除非是那个人想要告诉你,否则不要打听,知道的太多,不是一件好事,很可能朋友都没得做,甚至丢掉性命。

    萧云知道这是属于花清影的秘密,她若是愿意和自己分享定会告诉自己,她若是不想告诉自己,自己也就不问了。

    “其实我并不确信那件东西落在了别人的手中,所以我要试探一下。”

    萧云又是“哦”了一声,仍旧不问。

    “不过这次的试探是一场赌博,若是赌输了你我立即丧命,但若是赌赢了,以后就是一场持久、艰苦的战役。”

    萧云挠了挠头,问道:“有这么严重?”

    花清影点了点头,“其实我之所以要把事情搞大,就是要惊动上面的人,看看他们的反应。”

    萧云又是“哦”了一声,其实他并没有懂。

    花清影自然瞧得出来,见那面带疑惑的眼神,不由得撇了撇嘴。

    花清影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暗骂一声道:“做大女人真麻烦!”

    萧云挠了挠头对这句“做大女人真麻烦”是什么意思没有一丁点的概念。

    花清影眼珠转了转,将头凑到了的面前,小声问道:“云,你早上手中拿的是什么啊,能不能给我看看?”

    萧云自然不会拒绝,当下从脖子上取下那把配饰剑,递给了花清影。

    花清影接过了那半柄配饰剑,仔细的端详了半晌,也没有发现任何秘密,即使她向其中输送内力,除了那如云似雾的光华之外,再也没有发现其它。

    即使她手持着那把碧绿色的剑鞘,同样闪烁出那光华,两者相呼应也没有再出现早上那一刻所出现的奇景。

    “你试着向他输送内力!”花清影将那一半的配饰剑又还给了,命令一般的道。

    萧云毫无怀疑的照办,但是两相交辉之下,再也没有出现其他异象。

    花清影很是失望,向萧云道:“说说,这东西怎么来的?”

    萧云尴尬的道:“是我姑姑在山寨有变的时候送来的,同时还有一封书信。”

    “信呢?信呢,信呢,快拿出来,快点,快点···”花清影话说出口,却是顿感后悔。

    萧云并不是她的仆人,她这样颐指气使的实在是有些不妥。

    这封信到底有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