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多么残忍的对待敌人,都是一种自保,萧云知道小影说得对,自己要报仇避免不了要杀人,也许还要杀很多的人,那么自己不也是恶魔吗?自己错怪小影了,其实她是真的对我好!

    就在这个夜中,萧云的心境居然有了突破,这也是为他以后走上杀道埋下了伏笔。

    杀!以杀止杀!以恶压恶,你恶我更恶,你狠我更狠!你凶我更凶,你狂我更狂,你傲我怕更傲···

    萧云不由得咬了咬牙。

    “咦?心思变了,你可真是一个奇才,云,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死人的时候,那鲜血溅了我一身、一脸,你知道那时我是多么的害怕吗?”

    “当你知道溅我一身血的人就是我双胞胎的亲姐姐的时候,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情吗?”

    花清影嘴角出现一丝苦笑,眼已泛红,两行清泪滑过脸庞。

    “我很怕,怕得要死,我浑身颤抖,同时姐姐为了我,替我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刀,姐姐就倒在我的面前,那是我的亲姐姐,我的亲姐姐···”

    花清影竟然哽咽了起来,“当时那人杀了我姐姐,又向我逼开,姐姐的血染红了我的全身,她就死在我的身上,姐姐的血是热的,是烫的,我还清楚的记着姐姐临死的时候还向着我笑···”

    “姐姐不能白死,我知道姐姐是要让我好好的活···”花清影说着擦了擦眼泪。

    “之后发生了什么?”萧云心中酸楚无比,他也是见到亲人就死在自己的眼前,花清影的心情,懂得!

    愤怒、仇恨等等足以摧毁一切理智,自己之所以还有理智是自己没有力量,自己若是有力量怎么不会反抗?现在自己之所以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不就是受到了那时的刺激?

    “之后?呵呵···,我把他杀了···”

    花清影抱住了头,低声呜咽道:“只是那之后我一直的做恶梦,我很怕,怕的要死,但是从那之后就很少有人欺负我了,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才五岁。”

    “在以后将近五年的时间中,我几乎每天都见到杀人,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见到敌人的死亡、痛苦的哀嚎才能说明我还活着,渐渐的我麻木了···呵呵,死人···算什么,只要自己还活着。”

    花清影说着头又从双手之中探了出来,眼中寒光毕露,“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说这话的人真是太伟大了。”

    萧云怔了怔不知该当如何面对花清影。

    “从我第一次见血,到习惯了见血,这段时间花去了一年到两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你是知道我是怎么渡过的吗?你想不到的,想不到的,绝对是想不到的···”花清影的脸再一次埋到了双手之间。

    花清影说到这里居然是“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豪杰也不是什么都不怕,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是大英雄也要倒在女人的怀中,尤其是女人的哭,足可以让无数的英雄尽折腰。

    面对着三阴绝脉发作时候的痛苦,萧云都没有哼一声,即使知道是死,也没有喊一句,但是面对着呜呜哭泣不止的花清影,他却是着了慌,想要安慰又无从安慰,急得团团转。

    花清影再次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你不知道我所受的痛苦,你当然觉得我残忍,但是当你经历了血的洗礼,你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残忍。”

    “我看你这么快就转变思想,你真是一个天才,你知道吗,一个人最难改变的就是思想。”

    萧云发现花清影有些难以捉摸,方才还是笑容满脸,转而就泪水涟涟,在一转眼又由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化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萧云看不透花清影,也不多在这些事情上纠结,既然无事可做,莫不如修炼内功。

    花清影见萧云居然闭上了眼睛,顿时嘟起了嘴,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萧云心道:“不能不理她啊”,同时心中一动,连忙将那白衣少女传给他的口诀之中的难懂之处向花清影请教。

    花清影顿时睁大了眼睛,向是牛一样,内功心法总决?怎么可能?

    花清影虽然心中奇怪,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思维,但是对于深奥莫测的心法总决,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更有许多难懂之处,两人一起讨论着这心法总决的意思,倒也大有收获。

    如此一来倒是把刚才悲伤的气氛冲淡,同时萧云居然也忘记了自己正在向一个残忍的恶魔请教。

    地洞之中两人相处的十分融洽,但是在地洞之上的茅屋之中,此时却是成为了人间地狱一般。

    数道人影早已将这茅屋团团围住,若不是来人知道这茅屋来历不凡,早就一把火烧了,如此一来倒也是干脆利落,连一丝把柄都不会留下,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让掌教真人暴怒。

    茅屋空空,不见一人,十数人有的把守住门,有的守住窗户,有的小心翼翼的探入到屋中。

    其中一人最先中招,那人的脚刚刚迈入花清影的房中,居然是踩到了染满了剧毒的银针上。

    一枚细长的银针尖头朝上,直竖着插在地上,那人一迈步就猜到了银针之上。

    银针细如牛毛,即使是踩到也不会扎痛人,但是银针之上有毒,而且这毒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剧痛的毒。

    那踩了银针的人立刻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同时他的脚掌顿时肿胀了起来,并且迅速的变成黑紫色。

    这人一叫顿时惊动了所有的人,这些人以为出现了意外,连忙各持刀剑的闯了进来。

    有了第一个人遭了毒针之厄,就有第二个,不仅仅是花清影的屋内有毒针,就在屋外有时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小石子,对面的墙上就会射出一颗毒针。

    惨叫声此起彼伏,更是惊动了屋中蛰伏着的生物。

    也不知哪个角落里面居然爬出了蝎子、蜈蚣、蜘蛛等毒物,更有一些更小的毒虫甚至是飞行类的向着众人袭来,顿时这些人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在屋外的那些人也没有逃脱花清影设下的毒阵,屋顶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居然掉落下数条青绿的小蛇来。

    小蛇落到这些人的脖子上,张口就是狠狠一口,将一股无色粘稠的毒液注射到这些人的体内。

    哀嚎四起,在这宁静的夜中显得极为的诡异,远处的火光闪闪,人影憧憧,看来正有大批的人向这边赶来。

    一处是相对的宁静,而另一处却是人间地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