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下的地洞之中时静静修行的两个人,地面之上却是一副修罗地狱。(书^屋*小}说+网)

    花清影布下的无论是毒虫还是毒针,其上的毒真的很烈,那些不断哀嚎的人已经不能起身,而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很快他们的肌肤变黑,哀嚎声更是撕心裂肺,更有人七窍之内流出汩汩黑色血液。

    萧云藏身在地洞之内,听着头顶之上传来的哀嚎之声,心中五味翻腾。

    而花清影似乎很不舒服,捂着肚子痛的浑身都是汗,浑身也是颤抖个不停。

    但是当萧云表示关心的时候,却是遭到了花清影的无情的拒绝。

    长时间被各种毒药、补药浸yin,促使着花清影的身体、生理提前成熟,至少该来的比正常的女孩要早了三、四年不止。

    地洞之内有着几个小室,备着许多的物品,吃食、饮用水等一应俱全,就连厕所都已经准备妥当。

    萧云很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花清影似乎并不想知道,所以两人就一直的躲在地洞之内。

    地洞很宽敞,萧云想知道这风是从哪里来的,她见花清影蜷缩着身子躺在茅草上,不由得摇了摇头。

    萧云知道她这样蜷缩着睡觉定然是冷了,他看了看四周,阴冷的地洞之内再也没有其他的御寒之物。

    花清影想的虽然周全,但却是忽略了一点,地洞之内潮湿、阴冷,而她却是没有准备必要的御寒之物。

    若是以前的花清影定然是不会在乎的,即使在冷些她也无所谓,但是女人的生理期她第一次遇到,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一点应付的经验。

    萧云看着她蜷缩着身子,虽是睡着,还时不时的向身上拉着茅草,那样子恨不得整个人都被茅草裹住。

    萧云身患三阴绝脉,怕冷又怕热,所以即使是夏天很热的时候他穿的也很多。

    自从他遇到花清影之后,花清影就把他当做了小白鼠,各种实验都在他身上做,尤其是那修行尚未成熟的禁术。

    阴差阳错之下,倒也让萧云捡回了的一条命,并且使得他受损严重的三阴绝脉开始有着复原的迹象,至少本该发作的三阴绝脉没有再次发作,而且他身上的酸痒麻痛的感觉更是大大减轻。

    萧云见花清影冷得厉害,将自身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轻轻的给花清影披在身上,而他自己仅仅穿着一个单衫。

    萧云也是抱了抱肩,有些冷,毕竟他也是很怕冷的。

    萧云看了看左右心想:“这里居然有风,那么这风是从哪里来的,若是将风挡住,岂不是暖和些?”

    萧云想着取过那盏油灯四处观瞧,他借着那油灯之上忽闪忽闪的那点被封吹歪了的火焰,倒也容易寻到风向。

    只是让萧云很是失望,风似乎是从地洞的墙壁之上吹过来的,但是厚实的土中怎么会有风吹出?

    萧云看了半晌,又敲又挖的,仍是看不出端倪,但是风依旧从这里吹出,看着那油灯上的火光偏折的方向他很确认风真的是从墙上来的。

    萧云挠了挠头,左右也是寻不到根由,而且这么大的一面墙,想要挡住也是不能的,而且越是接近这里,越感到阴风阵阵的,身上越发的冷了。

    风能吹进来,又是从哪里出去的?萧云转身开始寻找出风口。

    功夫不负有心人,出风口很快就寻到了,这里似乎是有着一扇小门,风就是从这小门处吹出的。

    打开小门,探出头去想要看看这是哪里,顿时一股恶臭袭来,让他险些将吃了一肚子的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原来这出风口居然是在厕所之内。

    也是了,又有什么地方比这里还隐蔽,即使有人知道这里面有地洞,也不会寻到厕所里面。

    关好了那扇小门,顿时再无一丝异味传入,他又转到了那面能吹出风的墙哪里。

    墙能吹出风来?难道墙的那面是空的不成,这里面有着什么秘密?

    萧云看了看左右,发现墙角下的一柄铲子,当下取过铲子向着墙壁挖去。

    墙壁很硬,看起来是土质,实际上却是岩石。

    原来挖到这里就已经没有土了,难道挖到了岩石层?

    墙面平滑,很明显这里是经过特殊加工的,花清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挖出这么大的一个洞是怎么做到的,而且挖这么大的一个洞,泥土都弄到哪里去了?

    萧云思来想去也寻不到源头,用铲子敲在墙壁之上“咚咚”作响。

    油灯的光亮实在是太小了,要是有一个火把的话,到可以瞧得清楚些,这墙壁之上到底有着什么不同。

    突然他的脚下一绊,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瞧,地上正是安安静静的躺着三只火把。

    萧云愣了下,还是将那火把捡起,用油灯将那火把点燃,顿时火光大亮,他也看得清楚了很多。

    墙壁如土色,但却是相对比较平整,仔细看时却有许多线条,但是线条也是比较暗淡,在刻画到如土一样的墙壁上自然是瞧得不太真切。

    萧云感觉抓到了什么,仔细搜寻,最终在墙壁上发现了一个孔洞,伸手摸了摸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只是发现这孔洞也不深,这是做什么用的呢?

    突然间萧云看到自己的手上,不由得笑了笑,他将手中的火把插入这孔洞之中居然是严丝合缝。

    同时在另一侧,萧云也发现了一个空洞。

    墙壁上插着两支火把,手举着一支,渐渐的远离这墙壁,终于他看清了这些线条组成的图案,这好像是一张图。

    墙上的线条很是粗犷,看不出这是什么,隐约间仿佛是一座岛屿,岛屿的周围竟然是无边无际的水,同时岛上似乎有棵树,数旁是一个人影,不远处的山中却是一个巨大的人像。

    萧云歪着头看了半晌,终是不得端倪,但是阴风阵阵的让他身体有些扛不住,同时他还很是担心花清影,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冷。

    他抖了抖肩膀,灭了火把,拿着油灯再次回到原地。

    花清影睡的很甜,现在她的身子已经舒展开,而且还轻轻的打着鼾。

    萧云修行了一阵子的逍遥诀内功心法,一股无形的气流在身体之内流转,他也感觉不到冷了。

    萧云修行了一阵内功,还是很好奇那面墙上的图,当下起身,又向那面透风的墙走去。

    火把再次点燃,歪着头,仔细的辨认着这些图案,正看得入神之时身后传来了“咦”的一声。

    神秘的烟雨图再现墙壁之上,这其中有着什么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