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你个恶魔!”萧云大喊着,从茅屋之中跑了出去,屋外仍旧是数个尸体横躺着。

    花清影轻哼了一声,看着喘着粗气在一旁做着干呕状的萧云扁了扁嘴。

    一只黝黑的手中极其柔软、温暖,轻轻的抚着的后背,“好点了吗?是不好多了,哎呀,看你吐得,胃都吐出来了,哎呀哎呀,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萧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想打开花清影的手,但是他没有这个勇气,他更是没有勇气推开她。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啊,为什么?”

    “哎呀,你学我啊?嗯,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来杀我们的吗?难道你愿意看着我被他们杀死?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不杀死他们,他们就会杀死我,怎么你到现在还是过不了这一关?我还以为你心志坚定,早就不怕死人了呢,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是不是···”

    萧云不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一见到这些人的死状如此的恐怖,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拒绝,心理这关其实是最难过的。

    “过来帮忙!”花清影吩咐着。

    萧云忍住胃中的不适看这花清影,见她瘦弱的身体居然拖着这些尸体,将他们一个个的从茅屋之中拽了出来。

    “你是不是男人,你还要不要报仇?要不要找到你的亲生父母?我看你这样懦弱,你就是一个懦夫,连我一个女孩都不如,还亏得我花费这么大的气力救你,你对得起我那罐幽碧赭兰蜜吗,对得起吗,对得起吗···”

    花清影的口舌伶俐,说起话来就像是机关枪一般,将个萧云说得那叫一个无地自容,此时他恨不得寻一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见人。

    萧云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被一个女人骂的那叫一个体无完肤,此时他才知道活着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但是面对花清影的嘴,那是比面对活着还需要更大的勇气。

    萧云燃了、火了,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有着血海深仇的人,他有着活下去的坚强信念,即使自己身患三阴绝脉。

    萧云的眼中泛着红,对着花清影怒吼道:“我要活着,我要报仇,但是我绝对不是杀人的恶魔,更不会如此残忍的杀人?难道自己活着就必须这样残忍的杀害他人吗···”

    十年之后萧云在面对着叶可卿如此追问的时候才知道花清影今日做的竟是一点也不过分,他比现在的花清影要残忍要无情的多,他是只为了发泄而杀人,一怒血杀数百,尸骸成山,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萧云发泄完一通,感觉委屈级了,竟也是眼中有泪落下。

    花清影不但不怒却是破涕为笑,“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好了,好了,好了,看来我的话已经触动了你的灵魂,好了,来吧,帮我处理掉这些尸体,你看你一个男人还整天的哭鼻子还是不是男人,那你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男人啊,是不是···。”

    “是!”

    花清影“噗嗤”一下笑出声音来。

    萧云看着花清影又去拉那些尸体,他虽然感到阵阵的恶心,但是仍旧跟着花清影过来,一起将这些尸体搬到了一处。

    看着干牛粪一样尸体堆到了一处,简直像个小山一样,花清影的眉头直皱眉。

    他还没问花清影如何处理这些尸体的时候,花清影已经从怀中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来。

    花清影小心的将玉瓶打开,如避瘟神一样的从中倒出一滴粘稠的液体来。

    那滴液体滴到了那些尸体之上,顿时就如烧红的烙铁落到了冰水之中,发出了“滋滋”

    的声响,并且冒起了腥臭无比的浓烈白气,而那黑乎乎的尸体就像是冰雪与骄阳一般的消融着。

    “哎呀!忘记风向了。”花清影惊叫着。

    今天的风虽然不大,但是风向却是向着那小茅屋刮得,也就是说腥臭无比的白气正向着小茅屋刮去。

    花清影心中清楚要想让这些恶臭散尽至少三天不能回小茅屋了,难道这三天要露宿山头?

    “万事难不倒我花清影,难不倒,难不倒···”她大喊着,拉着萧云向外就走,却是要真的露宿山头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天道正教本应该早已经炸开了锅,但是却是奇怪,怎么竟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萧云忍不住的问道。

    花清影向他抛出一个奇怪的眼神,道:“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都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事情,你不理解也就算了。”

    萧云低着头想着这里面的关窍,静静的听着花清影说话。

    “不过,距离天道联盟大会的召开时间还有两个来月,现在到的这些门派的人几乎没有哪一派是真心的尊崇天道正教,不过是受其辖制而已。”

    萧云嗯了一声,却是没有别的话。

    花清影看到萧云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冷哼一声接着道:“看你这么不愿意理我,你莫不如多出去走走,顺便结交几个朋友,以后你倒是可以离我这恶魔远点,同时对你未来的发展很有好处,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知道!”

    萧云清楚,“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要说出去结交朋友他自然是愿意的,但却是为了远离花清影这个恶魔,那么他就有些不能接受了。

    花清影虽然是恶魔,但是对她却像是天使一般,这个世上,除了自己的义父、姑姑和山寨中的人之外,就再也没有谁比花清影对自己好了,他不能因为这个理由而疏远她。

    知恩图报,这是最起码的做人准则,更何况这恶魔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恶意,至少萧云是这样的觉得。

    “小影,你误会我了,我哪里当你是恶魔···”

    “嗯,嗯,你没有,你只是看着身上长鳞,头上长角,还有一对大獠牙,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不,不,不是!”

    萧云知道说不过花清影,同时他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嘴皮子上多下点功夫,这可是一大利器。

    两人以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萧云的逍遥诀内功心法有了心法总决,再加上花清影的指点,可以说他已经完全的领悟了逍遥诀全意。

    与此同时逍遥诀还有与之相配合的逍遥步、逍遥拳和逍遥剑,不过这些全部都是辅助修行内功的,论起杀伤力来却是都不大。

    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萧云的逍遥诀的修行已有小成。

    与此同时百花心经的修行也有了小成,尤其是百花剑决的修炼更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之内,萧云的三阴绝脉共发作了两次,每次发作前花清影都在一旁照顾着他,他都是有惊无险的渡过。

    至于天气变化之时发生上随之发生的种种难受的感觉,却是越来越轻了,看来他的三阴绝脉的损伤已经有了很大的修复,至少在心中清楚,困扰着自己的伤势有可能治愈了。

    任是谁也不曾料到那白衣飘飘、仙子般的姐姐所说的机缘居然竟是花清影,是她预先知晓,还是另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