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大会如预期的召开。(书^屋*小}说+网)

    天道盟大会蓄谋已久,其势自然是极其隆重的,这可是关乎着武林的大事,决定着将来武林的走向和武林之后的格局。

    天道盟大会的会址设在了天道山上,表面上看来没有什么,理所应当的,但是就这一点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天道正教仅仅是一个教派,虽然他是居于盟主地位,但是却与其它的门派没有什么的区别,盟主只是各大教派选出的维护武林和平的一个代表,其实就等于是一个公证人,他没有任何的特权。

    按照以前的规矩一旦武林之中发生了大事需要调节的也有召开武林大会的情况,但是绝对没有在那一个教派的驻地附近举行,甚至是再教派之内了。

    这原因很简单,一旦武林大会这样的大事在哪个教派的附近召开,那么这个门派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从积极方面来说自然会引起这个教派所属的城镇的蓬勃发展,这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怕某些别有目的的人利用周围的势力,影响武林大会的顺利召开。

    在这无论哪次武林大会的召开,无不关系着各大门派的利益分配,所以距离哪一个门派太近,都会引起其他门派的不满甚至是敌意。

    面包就只有一份,一个门派得的多了,其他的门派自然也就分得少了,这是显而易见的。

    以往少林派作为武林盟主,两百年来也共召开两次武林大会,一次是选择在漠北荒无人烟的沙漠之舟,还有一次是在茫茫大海上。

    每一次武林大会的召开都颇费大量的人力、无力甚至无谓的流血冲突,甚至某些宵小之辈打着武林大会的主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武林大会的召开能避免则避免。

    天道正教执掌武林盟主数十年居然就召开了一次武林大会,而且这地点就选在了天道正教之内。

    这可就是大有学问了,天道正教不仅仅要无数的其他门派的精英弟子到天道正教之内统一学习武艺,说得好听这是为了武林安宁,但是实际上天道正教做着什么打算,谁说也不清楚。

    但是武林大会选择在了天道山上召开,这就让许多人不满了,当然这些不满的人之中除了天道正教的死党。

    先不说天道城这些日子来的其他各教派的武林人士有多少,就是天道城麾下的客栈、旅店甚至是青楼都爆满,光是这些白花花的银子进账,足以让一些中下流门派吃喝不愁一年到数年的。

    这些还都是小事,正所谓关门打狗,这些教派之中的掌教以及随同人员又能来多少,而且召开大会这些天所有的吃、喝都要依靠天道正教,一旦天道正教对这些门派不利,那么他们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十几个甚至是数十个门派的掌教加上几个随同,又如何是天道正教的对手?

    更何况十几年前萧百荣横扫武林,将所有门派典籍上记载的有总决的武功尽数强行收缴,并将那些老一辈人物可谓是斩尽杀绝,而真正懂得总决武功的人也就是真正的意境级别的高手少之又少。

    人们所知的,武林之中有且只有两人分别是天道正教的掌教元松竹以及他的夫人百花仙子白小蝶为意境级别的高手,除此之外就是不理俗事的古墓寒秋霜了。

    论起总体实力,这些门派在天道山上的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天道正教的对手,论起武功修为来,那相差的更不是一点半点,所以这些门派其实都处于了被天道正教统领的地位。

    统领和公选的盟主,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前者对属下有着绝对的掌握权和领导权,而公选的盟主仅仅是与所有的公选人有着平等的地位。

    自从萧百荣毁百派总决,尽数杀百派前辈那一年起,可以说是武林进入了一个低迷期。

    失去了镇派武功的这些门派要么不断没落解散,要么就这么不死不活的维持着,当然那些底蕴十足的大派倒是不怎么在乎,他们的底蕴也足以顶的起数十年甚至是百年的消耗。

    而这次召开武林大会其实就是有关十几年前萧百荣一案,因为元松竹已经放出风声:找到萧百荣的宝藏,就能寻回萧百荣拿走的所有的心法总决,以及各派的镇教神兵。

    元松竹之所以召开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一来要确定天道正教的武林统领地位,二来就是要以各派的心法总决以及各派的镇教神兵来要挟这些教派。

    这些教派之人虽然知道但也是无可奈何,即使向武当、昆仑、崆峒、华山等这样的大派也需要寻回自己的武功心法总决和神兵。

    否则一旦其他的门派寻回了心法总决和本派神兵,那么没有心法总决武功和神兵的门派的没落也是指日可见的,即使那些大门派底蕴十分的雄厚。

    一上天道山,这些门派的掌教就已经做出了牺牲一部分利益的打算,就看牺牲有多大,在达到自己的底线之前能不能满足天道正教的大胃口。

    天道盟大会召开地设在了天道山上的一处山谷之处,此处名为葫芦谷,其形如葫芦,山口处不慎宽广,不过一两米,单人到可以轻松通过,但若是骑马想要通过就显得有些狭窄了。

    不仅如此,而且这葫芦口还很长,这真是一条又长又窄的通路,而且是唯一的一条通路。

    如此盛会各门各派俱都到了,自然萧云和花清影也混迹其中,而且他们两人身后还更代表着一个门派:冰宫不泪天和百花宫,只是他们两人不是两派的掌教而已。

    现在萧云不清楚为什么会举办这么盛大的武林大会,花清影就给他解释,此时两人身后一人听着花清影的解释不断的点头。

    萧云和花清影心中没有多大的想法,两人倒是不急不缓的,一边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一边看着风景。

    渐渐的两人落到了队伍的后面,对于这两个人没有谁特别的在意。

    花清影拉着萧云骤然止步,缓缓转身看见一位有着花白胡须的老者正面对着两人微笑不已。

    老者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看起来老态龙钟的样子,那样子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吸了这口气,就再也呼不出来了。

    颤巍巍将欲入土的老者如此关注着萧云和花清影是好还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