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要让陈天成和萧云结为异性兄弟。

    “云?这位小友是?”天谷子这才正视起萧云来,他之所以正视萧云正是因为他是花清影推荐的。

    只是天谷子看了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小友骨骼惊奇,确实是练武奇才,只是略显中气不足,似是身有不适,不知小友可否让老头子摸一摸骨骼、把一把脉?”

    萧云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了天谷子身边,天谷子伸出颤巍巍手在他身上从上到下捏了一个遍,最后又把了把脉,现出古怪的神情来。

    天谷子向陈天成道:“天成,今日老头子做主,让你和这位云兄弟拜为异性兄弟,之后你二人当好好相处。”

    “今日时间仓促,结拜仪式先行免了吧,你二人互相介绍下,增进下友谊,到那边去聊吧。”

    萧云自然是清楚天谷子这是要避开自己,笑了笑起身向陈天成一拜,“弟拜见大哥,大哥与弟到一旁详谈如何?”

    天谷子见与陈天成走远,这才道:“姑娘乃是人中龙凤,怎的与此人为伍?”

    “此人虽然骨骼惊奇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但他患三阴绝脉,怕是命不久矣,姑娘又为何让他与成儿皆为异性兄弟?”

    花清影面色不善的道:“没什么,老人家怎么对我如此咄咄逼人,老人家有事尽管说来,无事的话,恕清影不奉陪了。”

    天谷子陪笑道:“姑娘真是会说笑了,老头子只是心中不解,哪里敢对姑娘咄咄逼人?”

    “姑娘既然知道老头子是点苍派的,当知道老头子对姑娘并无恶意?”

    “那可是说不定的,这个世上,除了我自己我谁也不会相信,老人家居然找上了清影,就有话直说吧。”

    天谷子甚是尴尬无比,她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而且面对着他居然还是居高临下的,这花清影到底是什么身份?

    “姑娘论身材看起来比之十六七岁的少女都不逞多让,但是看姑娘的面相却仅有十岁左右,姑娘的身体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面相?”花清影摸了摸自己的脸。

    “是出了些问题,不过这不必担心,我自己的身体,我心中有数,老人家还是说重要的事情吧。”

    “姑娘以身犯险到天道山上,可是寻一样东西,不知这东西可否寻到了?”天谷子仍然是笑容满脸的问道。

    “老人家,你过了!”花清影顿时正色厉声道。

    天谷子尴尬的笑了笑道:“姑娘但请放心,老头子都这个年纪了,早已是多半截身子入土了,自然心中已没有了贪念,那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之何用,老头子乃是真心为姑娘担心。”

    花清影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而后手中轻摇着酒杯,就连杯中的酒水洒到手上都恍若不知。

    “东西还没有找到,否则我早就死了,不过我相信那东西就在我的眼前,而且我已经触摸到它的一角了,很快···我就会拿到!”

    花清影将杯子重重的蹲在了桌上,酒水撒了出来。她的眼神坚毅,语气坚决,让天谷子见了不由得心中大动。

    只是天谷子却是叹了口气道:“姑娘,听老头子一句劝,那东西定然是藏得十分隐秘的,急切间姑娘是寻不到的,而且还需要大机缘。”

    “如果在短时间之内姑娘就能寻到那物,那就真的是奇怪了。否则即使元松竹找不到,而那白小蝶作为萧盟主的妻子,乃是陪伴他左右时间最长的人,最是熟悉萧盟主不过,连她都寻不到,姑娘何苦为难自己?”

    “什么妻子?贱货一个而已,我爹···萧盟主才不会承认她呢,连做妾的资格也没有。”

    “是是是,姑娘说的是,谁人都知白小蝶乃是萧盟主夫人,可是又有谁知道萧盟主的真正夫人却是圣女大人,这白小蝶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

    “不提那贱人了好不好?讨厌!”

    “是是是,老头子多嘴了。”天谷子说完叹了口气。

    “姑娘,你这不是为难自己吗?而是萧盟主死的蹊跷,若不查个水落石出,其实老头子有负重托,更何况姑娘也预感到了吧,暴风雨即将来临,我怎能让姑娘在这暴风雨中出事?”

    天谷子叹道:“老头子吃过的盐比姑娘吃过的饭还要多,老头子走过的桥比姑娘做过的路还要多,老头子如此苦口婆心的劝姑娘自然是为了姑娘好的。”

    “不仅仅是姑娘在寻找那东西,天道正教又何尝不是在寻找?姑娘这些日子一直的在天道山上可是听闻江湖之中的事情了?”

    “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花清影握了握酒杯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了,三个月前一命老妪命丧天水江之内,而这老妪不是别人正是百花宫的花婆婆。”

    花清影咬了咬牙,随即面上却是露出了笑容,“花婆婆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她说过若是有朝一日放舟泛江,一览大江两岸美景,竟没想到船到江心葬身河底,倒也是死的干净利落了,只是可惜了没有人陪伴左右。”

    花清影说着似是伤感,叹了口气。

    “姑娘不必叹气,花婆婆如愿以偿了,陪伴着花婆婆葬身江心的还有十数名天道正教的精英弟子,而且都是只属于掌教亲自指挥的。”

    “呵呵,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花婆婆死的也不算孤单,还是有人陪她上路的。”

    “姑娘放心的太早了,花婆婆不过是一江湖老妪,其实没什么名气的,还有几件大事要让姑娘知晓。”

    “哦,什么大事?姑娘我到有兴趣听听,说说看。”

    天谷子抿了一口酒,道:“南部大山之中有一处终年云雾笼罩之地,姑娘可知那是哪里?”

    “你想要说什么?”

    花清影顿时正色起来,天谷子所说的南部大山云雾笼罩之地说起来笼统,让人不知所云,但是花清影却是清楚他说的是哪里,那里是她的家,那里面埋葬着她双胞胎的姐姐。

    “终年不散的云雾散去了,露出了一个山谷,有人看见数十黑衣人闯入了那山谷之内。”

    “之后呢?”花清影握着杯子的手有些颤抖。

    “随后不久,山谷中走出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而这群女子中间居然有一顶百花大轿。”

    花清影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又故作轻松的道:“一顶轿子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虽然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却是不能,竟是不小心将杯中的酒水洒落。

    天谷子正色道:“我老头子活这么大却是见过这顶百花大轿的,它不仅仅是一顶轿子,而更是代表着一个身份,一个神秘人物,武林之中绝顶神秘的人,这个人就是百花圣女。”

    百花圣女重出江湖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