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圣女重出江湖,对于别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花清影来说绝对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姑娘虽然是百花宫的人,可曾见过你们百花宫的圣女?”

    花清影正色道:“你是说百花宫的百花圣女重出江湖了?”

    “是,不仅仅是百花圣女重出江湖,而且他正奔着天道山而来,预计这路程三天之后定会到达!”

    “三天?百花圣女要来天道山?”这对于花清影来说无疑是相当震撼的,这打乱了她太多的计划。

    真的要走了,再不走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对于这点花清影毫不怀疑。

    “姑娘还坚持要留下来吗?其实姑娘见到老头子就应该奇怪,向我这样的人本应该在十年前就死了,可是我却还活着,而且光明正大的活着。”

    “不瞒姑娘说,无论是哪个有底蕴的大门派都有几个向老头子这样的人物存在,只是他们都见不得光的,不向老头子这样,姑娘难道没有奇怪为什么点苍派是老头子来而不是掌教真人?”

    “为什么?”花清影淡淡的道。

    “因为我们点苍派的掌教已经死了,被人暗杀,一夜之间就被人摘走了脑袋,姑娘知道为什么老头子要亲自跑道天道山上,更是要将我那亲孙子陈天成交托给姑娘了啊。”

    “同时老头子还可以告诉姑娘,不仅仅是点苍,还有数个门派遭到了同等的遭遇。”

    “一项隐秘非常的山寨在一夜之间居然被人屠杀殆尽,这点就连老头子都想不到啊,是谁这么大的本事居然找到了那山寨的存在?”

    “还有一件事要姑娘知晓,就在上个月冰宫不泪天的南宫倩宫主在自己的掌门密室中被人毒害了。”

    “萧盟主死后,真正的意境高手本已不多,上届百花圣女殉情而亡,直到十几年后才敢将她的死讯公布江湖,而冰宫南宫宫主居然在自己的掌门密室中遇害,现在的真正的意境高手除了古墓之中不出的那位,就只有天道山上的两位了。”

    “姨娘也死了···”

    花清影闭上眼睛,手中酒杯之内已经没酒,但是她仍然是轻轻的颤抖着,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抖动。

    “姑娘,你也不必灰心,即使找不到那东西也不要紧,老头子还知道一个姑娘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还有一个意境高手还活着,而且那人的武功还要高于元松竹和白小蝶。”

    “是谁?他在那里?”花清影的眼中豁然闪烁出两道精光。

    “难道姑娘不知道当初的四圣?元松竹、萧盟主、白小蝶还有一位大能,他们本是师兄弟的?”

    “真的吗,他在那里?”花清影急切的问道。

    天谷子道:“他叫丰钰枫,人称剑圣的便是了,十年前萧家大宅突临灾祸这剑圣曾现身过,只是在之后江湖上就再也听闻不到他的消息了。”

    花清影顿时委顿起来,这简直就没有一点的线索。

    “姑娘,趁着天道大会召开,人多手杂,老头子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救姑娘出天道山,只是老头子仅有一个请求,那就是善待我的孙儿。”

    花清影叹了口气道:“即使逃出去又有何用?连我们的圣女都被拜到在了天道正教之下,我又能做什么,又如何谈起善待天成公子?”

    天谷子道:“姑娘莫急,姑娘年纪轻起,犹如初升的太阳,时间还有一大把,而且江湖马上大乱,姑娘难道就没有什么机遇?更何况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那个假货遇到真的,自然会露出狐狸尾巴。”

    “更何况姑娘身有奇遇,受前人荫泽,姑娘日后必成气候,向你不过十岁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再过十年姑娘的修为又高深到何等境界,倒是姑娘修成意境自然可以和他们一斗,姑娘何必急在一时?”

    “意境真的这么简单就能修成?”

    天谷子点了点头,“意境,是指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用言语阐明的意蕴和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

    “说得再简单些,意境其实就是在对敌之时将自己的意沉入到自己所产生的境内,而这个境就是自己根据自身的特点所自我创造的。”

    “姑娘可是懂了?”天谷子问道。

    “咦,老人家这把岁数可是没有白活,我只知道最厉害的武功是自己融合的,没想到这意境居然也是自己创出来的,有趣、有趣,真有趣

    。”

    “现在不是有趣的时候,是姑娘想办法逃走吧,今夜老头子就制造一些混乱,好让姑娘可以趁乱逃走,将来如何,就看姑娘的了。”

    天谷子面带着笑容看着花清影,这笑容就像是一个孩子般一样的天真。

    花清影一阵的心酸,她知道如果天谷子真的这么一闹,那么他必死无疑,自己将如何的面对陈天成?难道真的要以身相许?

    “姑娘不答应就算是答应老头子了,此外老头子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真心的希望姑娘成为我的孙媳妇儿,如此将来姑娘也可照顾我的孙儿天成,老头子就是死也算瞑目了。”

    花清影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答应他呢,要是不答应天谷子他一定会死不瞑目,但若是答应下来,陈天成虽然优秀但自己却是瞧不上眼,这样就委屈了自己了。

    假装先答应而后反悔?这···太不人道了,欺骗一个老人家。

    花清影想了想道:“老人家说到这里了,清影也只好答应,不过男女之事需要双方同意,清影身子低贱虽然远嫁,就是不知天成公子愿不愿意娶我呢?我可是不愿做小的,要做就做正房···”

    天谷子闻言大喜,当即唤过陈天成,萧云也随着一起过来,之后天谷子道:“天成,你也年纪不小了,爷爷今日给你寻了一个好媳妇,就是眼前这花清影姑娘,天成你可愿意?”

    花清影朝着陈天成咧了咧嘴,挤了挤眼,本就黝黑又是满脸痘疮的脸顿时皱成了包子,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花清影此时心中真怕这陈天成是个榆木脑袋,而且还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他若是一答应下来,自己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好在陈天成不是榆木脑袋,更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人,花清影这幅尊容真的很难入得他的法眼。就像是他很难入花清影的法眼一般,两人都是眼高于低的人,自然是瞧不上对方的。

    “爷爷,孙儿年纪还小,正是专心习武的大好时机,若是错过了这时机,到了爷爷这年纪吗,可真是要后悔莫及了。”

    陈天成一句拒绝,却是失去了一大机缘,十几年后再见花清影得知真相的时候他简直后悔的要撞墙。

    机会只有一个,失去了,再也不会回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