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成自动的放弃了与花清影联姻的机会,但在萧云听到天谷子给花清影提亲的时候心中突然间满不是滋味,感觉本属于自己的心爱东西硬被人生生挖走一般的难受,当但见陈天成拒绝,当下心中大喜。

    “小影,你也不要伤心,像你这样的好女孩是个男子就喜欢的要命,我可以娶你啊,小影?”

    花清影向萧云吐了吐舌头,然后起身向天谷子道:“姑娘我尚不知道老人家的武功,不如显露一二如何,小影也算是开了眼了。”

    天谷子哈哈大笑着站起,道:“这群人均是宵小之辈,抬手间让其灰飞烟灭也显不得老人家的本事,不过总要显露一手的,倒是姑娘的手段老头子很想见识见识。”

    天谷子说着,将手一伸,手中一道强劲的剑气骤然冲出,向着花清影激射而来。

    萧云吓得魂不附体,如此近的距离,这剑气定然会将花清影洞穿而且是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

    萧云大喊一声,“小影,小心”,人已到了花清影的身前,同时张开双臂欲要将花清影护住。

    萧云的举动却是大大的出乎了花清影的预料,她见萧云不顾性命的挡住那道剑气,不知为何心中就是一颤。

    花清影顺势一拉,将萧云拉了过来,天谷子射出的这道剑气擦着花清影的耳边飞过,直扑几人身后的一块岩石。

    巴掌宽的剑气在越过花清影之后骤然间宽了十数倍,足有数米宽,横扫身后一大片岩石。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中,那块岩石突然间动了,竟是一个人,一个身披着土色斗篷的人。

    斗篷和岩石相同的颜色,再配合上其上的图文,一个人伏在哪里,就真的像是一块岩石一般,和陈天成还从这块岩石边走过,居然都没有发觉这块岩石竟然是个大活人。

    剑气太过宽广,那身披斗篷之人身法也不算慢,但却是逃不出那剑气的笼罩范围。

    那人翻着跟头摔了出去,空中下雨一般落下一地的鲜血。

    凉亭不远处一棵老树,树干上似乎脱下了一块,居然有一个人身披着树皮一样的斗篷趴在树干上。

    那人见伪装成岩石的同伴被人发觉,而且被一击毙命,知道自己的行踪怕也是被人知晓了,当下不敢怠慢,褪去了伪装就想逃跑。

    天谷子本想将这人留给花清影的,但是见花清影正在忙着“责备”萧云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以肉身挡这可以开山裂石的剑气,无奈之下叹了口气,只得亲自动手将这人解决了。

    两人谈话的内容事关重大,万不能被他人知晓了,当下天谷子一跺脚,腾身而起。

    别看九十七高龄的天谷子,走起路来都是颤颤巍巍,风一大都有可能吹走,但是此时他行动起来丝毫不弱于那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天谷子空手一挥,顿时数到几米宽的剑气排空而来,将那人凌空击落。

    花清影向陈天成又撇了撇嘴,挤了挤眼,那样子差点让陈天成的隔夜饭吐出来,他连忙扭过头去,这才压制下了胃中的翻腾。

    “老人家,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是这火爆脾气,看来你遇到麻烦了,这杀了人可不是小事,这尾巴你老人家自己解决吧。”花清影说完拉着萧云竟然就这么走了。

    天谷子摇头苦笑了一声,眼见着花清影和萧云越走越远,最后不见踪影,这才不断的咳嗽,好半晌这才喘过这口气。

    “爷爷,你可以很轻易的将那两人斩杀,为何却要用尽全力,使用如此大招打杀他二人?”

    天谷子叹了口气道:“好孙儿,你为何拒绝爷爷给你介绍的婚事,你可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天底下再也没有你这样的傻瓜了。”

    陈天成趁天谷子休息的这个时间早已将那两具尸体和血迹打扫干净,此时又说道婚事的事情上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爷爷,孙儿就是不明白了,凭你老的身份地位为何向那小丫头套交情?而且爷爷还会提出那样荒唐的婚事,难道你看不到她那样子,简直多看一眼就反胃···”

    “住口!你懂什么,难道你看不出那清影姑娘清丽脱俗的气质?”

    “气质?那是什么,清丽脱俗?爷爷你是说···”陈天成说着在胸前画了一个弧形,那意思不言而喻,正是说花清影的某些部位生的比较“伟岸”。

    “一派胡言!”天谷子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别整天没事盯着人家姑娘的胸脯看,爷爷看得的气质,气质你懂不懂?”

    “你可瞧见了那清影姑娘的眼神了,那姑娘的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她是瞧不上你的,别说你,就是爷爷在她眼中也是不值一钱,真不知道这清影姑娘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气质?我怎么看不出来,爷爷,你倒是说说看,让孙儿整日的看着那样丑陋的女人,但不说别人的耻笑,就是怕我连前天吃的饭也要吐出来了。”

    “丑陋不堪?向她那样眼高于顶的人又怎会是丑陋不堪?”天谷子似是自言自语的到。

    “天成,你所见的不过是一张皮而已,无论美丑,皆是一张皮,重要的是气质,是内在美,你懂不懂,以后不要盯着女孩的外貌看,更何况你所见的清影姑娘到底是不是她的真面目还很难说。”

    “天成,你刚才也问爷爷了,知道爷爷为何竭尽全力使出绝招毙了那两人吗?爷爷就是让清影姑娘知道我点苍派还是有些底蕴的,这正是给你谋个出路···”

    “一个人如果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才证明你是最没用的,天成,你一定要记住!”

    自从花清影那夜摆下百毒阵毒杀了十数人之后看起来像是风平浪静,但是实际上花清影和的一举一动都莫不在别人的监视之内。

    花清影知道自己非走不可了,而且天谷子杀了一直跟踪自己的人,那么天道正教的人会很快就做出反应。

    花清影和急匆匆的回到茅屋之中,赶紧收拾自己不能舍弃的东西。

    萧云见花清影面现郑重之色,也随着她收拾东西,其实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

    逍遥诀的武功心法秘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而且他早已听了花清影的建议,把这秘籍毁了。

    只是深陷牢笼之内,想要逃生却是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