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已经下定决心逃走,而萧云也忙着收拾东西。

    萧云身无长物,而那作为定情信物的流光剑配饰早已被花清影讹诈了去,现在的萧云可谓是光洁溜溜了。

    花清影的东西倒是多得很,但是很多东西她知道她带不走了,尤其是那些瓶瓶罐罐的。

    花清影叹了口气,将那些有不能舍弃的东西捡了出来,最后一口气将那盛放着瓶瓶罐罐的架子推倒。

    顿时筷子长的蜈蚣、毒蛇还有拳头大小的蝎子、蜘蛛等等毒物满地的乱爬,吓得萧云直往花清影身后躲。

    花清影把需要的东西收拾妥当,见萧云两手空空的,唯有怀中揣着一物鼓鼓囊囊的。

    “那是什么?什么东西,拿出来,拿出来,快点,快点,快点!”

    萧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的盒子出来,这盒子正是当年救逃出山寨的那侍女藏在他身上的东西,里面装着的就是萧遥写给的那封信还有那把流光配饰剑。

    现在盒子空空,花清影也不知道为什么萧云还要把他带在身上。

    除了那空盒子之外居然还有一副画轴,那是萧云自己所画的画轴,他曾自豪的向花清影说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看着那充满了坚定信念的眼神,花清影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难以诉说的滋味,这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他要是知道自己一直在骗他,而且还亲手将他推上死路,他的心情将会如何?

    花清影咬了咬唇,将仅有的幽碧赭兰蜜拿了出来,小心的倒入那玉盒之内,“这个送给你!”

    萧云的心中也满不是滋味,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花清影要远他而去了,他不知道没有了花清影的日子里,自己还将怎么生活。

    花清影看出了萧云的不舍和落寞,咬了咬牙却是将自己的腰带解了下来。

    “云,仔细收好了!这是我母亲给我的遗物,是我最珍贵之物,这把剑名曰相思绕,今日我就将这相思绕给了你了,希望你好生保管,见剑如见我本人。”

    相思绕乃是一把软剑,剑藏在腰带之中,腰带粉红,上绘着百花图案,倒也显得美轮美奂。

    萧云接过相思绕宝剑,眼中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

    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萧云轻轻摸了摸腰带的一端竟是一个握手,握手上有一盒小小的按钮,轻轻一弹那按钮,剑身自腰带之中弹了出来,犹如水银乍现,顿时银光洒满屋。

    剑身窄扁如筷子,剑刃却是锋利无比,剑刃上外放的罡气居然有一尺来宽。

    剑身一出,萧云一个不妨,险些将自己划伤。

    “小影,这把剑太珍贵了,我···”

    花清影摆了摆手,“云,拿着吧,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东西了,我知道你你不想离开我,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果你我就此分散或者我遭遇不幸,拿着这把相思绕,见剑如见人。”

    萧云还待说些什么,此时花清影已经转身,又在收拾东西。

    萧云和花清影收拾妥当一切,两人出了茅屋却是向着天道正教山门而去。

    果然不出花清影所料,天道正教的山门已经关闭,如果想要逃出天道山唯有一条天路了。

    花清影拉着一路向着后山而去,原来后山除了密林怪石之外,有的仅是一片悬崖峭壁。

    这就是所谓的天路,走悬崖峭壁,逃出生天。

    不知道为什么花清影一直的躲在茅屋之中,却是可以知晓天道正教上的一切,包括这里的地形,萧云也来不及想这些,只管跟着花清影向后山跑去。

    天路不好走,更何况更有人不想让花清影走。

    元松竹和白小蝶作为天道正教的掌教和掌教夫人自然是要出席天道盟大会的,而且这大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重新整合整个武林。

    元松竹刚刚发表完慷慨激昂的演讲,顿时下面就引起了大片的哗然。

    元松竹的用意完全的被天谷子和花清影猜到了,他利用萧百荣留下来的宝藏作为交换条件,要求各门派将自己所占有的矿场、草场、药田等资源让出部分来供天道正教使用。

    这可是动了别人的命根子了,这事一个门派最基本的利益所在。

    原来无论是哪个门派都有一定的经济来源,这些经济来源或是经商、开设商管,或是从事一些开采业和制造业。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所需,都有着自己的特产,这些门派所占有的资源自然都是属于本门派的利益来源,也是本门派的立教之本。

    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奶酪被别人咬上一口,谁敢动自己的利益,这些人就敢为这些利益拼命。

    但是面对着威风八面的元松竹和有着母仪天下之风的白小蝶谁也不敢冒然反对,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但是更有可能会受伤。

    沉默!

    沉默不代表着同意,而是在酝酿,在酝酿着一场大的爆发。

    当酝酿的差不多的时候天谷子带着天智公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只是少了陈天成谁也没有在意。

    天谷子虽然谈不上德高望重,但是在场的所有人中却是辈分最高、年纪最长的一人了,即使是元松竹表面上也要对其客客气气的。

    倒不是元松竹真的对天谷子如此敬重,而是在众人面前总要摆出武林盟主应有的侠义之气。

    侠义之名害死人!元松竹现在深深的体会到了。

    天谷子率先发难,他又十个人精,都活到这个年纪了,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三言两语的将众人的情绪煽动起来,顿时令元松竹陷入到了困局之中。

    而元松竹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一直跟踪着花清影的两名暗影死了,死的悄无声息的。

    元松竹知道花清影怕是已经得手了,他必须从花清影手中夺回那东西,而且他也绝对不允许花清影再活着了,这是一个孽种,万万留不得!

    奈何天谷子绊住了元松竹和白小蝶让他二人脱不得身,只得暗中派下自己的亲信截杀花清影。

    元松竹作为天道正教的掌教对于天道山的地形最为熟悉不过,天道正教的山门是唯一的出路,将这山门关闭,谅花清影肋生双翅也飞不出天道山。

    天道山的前山乃是天道正教的大本营,建立着天道正教所有的建筑,而后山乃是一片密林,密林之中乃是一块无人探查的处女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后山岭连岭,山连山,即使逃到最后也会发现等待他们的仅仅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

    花清影和萧云能否顺利从天路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