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和萧云被逼着走上了天路,而此时元松竹却也一心想要将两人抓住。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元松竹实在是等不下去了,算来算去自己最后还是栽到了萧百荣的手中,今日终于有了机会将萧百荣的坟扒了,将他的一切都占为己有,这样的机会万不能错过。。

    花清影拉着向后山疾奔,虽然在这三个月间萧云不断的修行逍遥诀内功和百花心经,三阴绝脉的伤势也得到了好转,但是相比一个健康的人,身体方面还是虚弱,气力稍显不足。

    花清影如此的奔跑根本就不费气力,而萧云就有些气喘吁吁了,此时他很明显严重的拖了花清影的后腿。

    树枝摇动,树上人影闪动,已有轻功高手踏着树枝从树上追赶了过来。

    花清影知道即使没有萧云的拉后腿,自己也逃不开这些人的追捕,难道自己真的要命丧于此不成?

    花清影回头看了一眼,她已经看到了远处追来的身影,知道逃不掉的。

    “云,一直向前跑,不要回头!”这次花清影没有再多话,而且语气坚决,有一种盛气凌人之势。

    萧云点了点头,拼命的向前跑去。

    花清影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一物,向着树上抛去,而后向萧云追赶而去,只是没跑多远他就藏身到了一颗大树之后,又抛下一物,又转身离去。

    花清影布阵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追击的人更快,很快追赶来的人就有了遭了算计,树上一条筷子长的银线蛇已经咬到了其中一人的脚上。

    花清影的毒阵厉害,但是这不是在茅屋,地方就那么大,而且毒物密集,现在广袤的密林之中毒物稀少,百毒阵的威力却是显现不出。

    “刷刷刷”数到黑影落下已然将花清影围了起来。、

    围了过来的十数人,他们各个一身黑衣,戴着黑面罩,只露两只眼睛,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

    他们各持武器围成半圆,向花清影逼来,花清影步步退后最后靠在一棵大树之上。

    “主人有命,把东西交出来,可以饶你不死!”其中一个手持宝剑人向前一步道。

    “欺负女孩子真是你们的本事吗?而且你看你们一个个自负都是武林高手,却来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你们觉得合适吗?合适吗,合适吗?”花清影的一张巧嘴能说的即使是铁树也能开花。

    那人冷哼一声道:“主人有命,谁敢不从?即使对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也不能放过,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否则必死无疑!”

    “你们说话算数?到底算不算数,算不算数?”花清影有些心动,背后紧紧的靠着大树。

    “自然算数,把东西交出来吧。”

    “好吧!不过你们得信守诺言,放我一条生路。”花清影说着伸手从怀中逃出一个小巧的玉盒来。

    花清影将玉盒抛给那人,那人伸手接住,掂了掂里面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是人都有好奇心,这些黑衣人虽然得到了元松竹的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夺回花清影找到的东西,但具体这件东西是什么却是无人知晓。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为首那人用手一挑将玉盒打开。

    玉盒一开骤然间从中腾起一股黑烟,黑烟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同时发出一阵的惨叫哀嚎之声。

    说也奇怪这团黑烟居然不受风吹影响,即使林中山风凛冽,都不能将这团烟雾吹散。

    黑烟凝聚成团,虽然不受风的影响,但却是快速的向着四周迅速扩散,十数人瞬间就被黑烟吞没,黑烟中发出鬼哭狼嚎之声。

    花清影一见黑烟腾起“跐溜”一下绕过被靠着的大树,急速的逃去。

    两道身影迅速的向着花清影掠来,向前一人抬手间数道寒芒向着花清影射来,花清影身子一滚闪了开去。

    两人一前一后将花清影堵住,两人身披月白斗篷,身材玲珑,虽然蒙着面,但是看两人的身材曲线就知道这两人乃是女子无疑。

    “把东西交出来!”其中面对着花清影的女子冷声道。

    “没有新意呢,方才那帮人也是这样说的,而且人家还说了要饶我不死呢!你就连这种混弄小孩子的鬼话也不敢说吗?”花清影笑咪咪的向着那人说道。

    “你也知道那是鬼话,你觉得这样的鬼话还用我们再重复的说嘛,难道这三个月来你就没发现你身体有什么不一样?”那女子冷冷的道。

    “咦?我的身体?”花清影顿时就想到了自己一到那茅屋之中没多久,自己就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大女孩,然后身体就是一个劲的疯长。

    十岁大小的女孩身材外貌竟然与十七八岁的女孩无异,这很说明问题,难道不是自己乱用药物引起的结果,而是中毒了不成?

    想到中毒,花清影顿时变了脸色,但是她的一张黝黑的脸倒也显不出多么明显的变化,但是他的表情变化却是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对面那人的眼中。

    毕竟她才十岁,即使她想要掩饰心中的不安,却也是难以做到。

    那人撇了撇嘴,冷笑道:“原本看你这三个月的表现,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居然愚笨到如此程度?今日你已知晓我们圣女的手段,把东西乖乖交出来吧。”

    “圣女?你们的圣女?什么圣女?你们又是谁?”花清影抓住了对方言语之中的一个词汇迅速的将话题转移了,不再言说东西的事情而是转移到对方的身份上了。

    花清影面前的女子冷哼一声道:“实话告诉你,我们二人就是百花宫圣女的护花使者,我们的圣女自然是百花宫的圣女,你身为百花宫一员还是随我们去拜见圣女吧。”

    “百花宫上代圣女已经死了,而且圣女临死前已经亲自指定了新的圣女,现在尚未迎回圣女,她怎么会出现在天道山上,而且我从未听说过什么护法使者?”

    那女子冷笑道:“你小小年纪自然是不清楚的,每一位圣女都有两位忠实的护法使者,而作为百花宫最低级的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女仆,而且是永世不得翻身的,多说无益,还是随我们去拜见圣女吧。”

    花清影正色道:“我们百花宫的圣女还没有召回,即使召回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你们都是假的,骗人的,我虽是百花宫的一员,但是却是不知这圣女为谁,我是不会去拜见你们所谓的圣女。”

    “实话告诉你,我们的圣女就是天道正教的掌门夫人花弄蝶圣女,现在你也清楚了,去不去都由不得你了。”

    花清影能否从两位护发使者的手中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