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被圣女护法围困,当下疑惑不解,一问之下才清楚原来她们所谓的圣女竟是白小蝶。

    花清影晒然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贱女人,若不是当年我爹···萧盟主向圣女求情,什么花弄蝶早就是一只死蝶了,而且这个‘弄’字也是她能叫的?贱女人一个而已。”

    “更何况那贱女人就是百花道的叛徒,早已被逐出了百花道,并换回了原名白小蝶,她有何德何能担当本代圣女?跟何况本代圣女的人选早已选定了,根本就不是她,她就是一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两位护法的肺都险些气的爆炸,她一口一个的贱女人,竟是一口气说了数十个,却是忽略了花清影所说的是“百花道”而并非是“百花宫”。

    “死鸭子嘴硬,面临着现在的局面,你除了向我们圣女求取培婴丹解药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否则用不得五年年,你就会变成一个油尽灯枯的老妪,到时候就是有了解药也是枉然。”

    花清影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也只好随你们去拜见那贱女人了,说实话我还真是不想见她,不过事到如今也是无奈了,只是我腿脚不好,还请两位使者扶我一把。”

    “少拿这鬼话哄骗我姐妹,你一身都是毒,我若扶你,岂不是要遭了算计?”

    花清影哈哈一笑,“原来你们也是怕啊,那为什么不一剑把我杀死了,然后在搜身,哼哼,你们也怕我身上有毒,根本就不敢搜我身是吗?”

    花清影说到此处,挺了挺胸脯,接着道:“本姑娘实话告诉你们,我一身都是毒,即使你们花使精通毒药,也是对我无可奈何,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两位花使明显就是一愣,她们实在是不清楚做为百花宫最底层的人而且小小年纪就精通如此高深的毒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两位花使没有预料就在此时花清影却是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即使我很想告诉你们,你们也是无法听到了,因为你们就要死了···”

    两位花使一惊,就在此时花清影身后那花使一怔,一段银芒从胸前透出,随着银芒消失不见,那花使的胸口出现一个血洞,血水汩汩而流,已然是死了。

    惊变发生在肘腋之间,让人防不胜防,人在眼前,利刃却是从后而来,而且是无声无息,一击毙命。

    花清影身前的花使一惊,脚上一痛,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蝎子已经爬上了那花使的脚面,黝黑发亮的毒钩扎到了她的脚踝之上。

    与此同时花清影手中射出一根毒针,毒针银芒闪烁瞬间没入到了面前那花使的咽喉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胜券在握的两位花使竟已成了两具尸体。

    两具尸体倒地,在花清影的身后出现一个矮小瘦弱的身影,手中正持着一把闪烁着白色罡气的细长宝剑,目中出现呆滞的神色,正呆呆的望着缓缓倒下去的那位花使,此人正是去而复返的萧云。

    “走!”花清影在不废话,拉着呆呆的一路狂奔,迅速失去身影。

    就在两人走后“刷刷刷”十数个黑影落了下来,看了看倒地身亡的两位花使,都是面露惊讶之色,随后其中一人一挥手,这十数道人影向外一散消失不见。

    萧云还为自己杀人之事吓得魂不附体,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居然杀人了,现在他的脑中一阵的空白,被花清影拉着也不知逃到了何处。

    花清影将相思绕重新装回粉红色的腰带中随手就挂在了自己的腰间,但是随即一想却是苦笑了一声,又将相思绕摘了下来,系在了萧云的腰间。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叫你先走一步了吗?”花清影似是生气的问道。

    “我···我···,我担心小影···”萧云仅仅说出这几个字再也说不下去。

    一句话虽不多,代表着千言万语,更是表达了的心意。

    看茫茫红尘,谁将时间留住,生也好,死也罢,一心牵挂永远!

    花清影低着头,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嘴角之上露出了满足、幸福的笑意。

    “你,真是担心我?担心我什么,难道你不担心你自己?你可是知道你这么做就必须解开你的内功,这会让你三阴脉络受损更甚。”花清影也是表现出了对萧云的担心之意。

    “小影,我知道的,但是我也清楚,若是没有你,我早已经死了,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得,你若是遇到危险我怎能独活?”

    花清影笑了笑,又问道:“杀人的感觉好吗?好不好啊,到底好不好?”

    “一点都不好!”萧云摇了摇头,他现在还没有从杀人的过程之中缓过来。

    “其实啊,你呀,杀着杀着也就习惯了,当你杀的习惯之后你就会发现杀人其实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这就是杀道。”

    萧云迷茫的看着花清影,最后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腰间的相思绕,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懂了没有。

    “天道正教的人不会放过我们,你往山崖那边跑,我随后就到。”花清影突然间正色道。

    “小影,我们不能一起吗,我可以帮你的,为了你我愿意···”

    花清影骤然起身厉声道:“走,离我远远的,你不知道,其实我一直都是骗你的,利用你的,你就是一个傻瓜,一个笨蛋,一个被人利用的工具,你走、你走、你走,你快点走,离我远远的,越远越好···”

    “小影···”

    “走,走,走···,大笨蛋告诉你吧,我一直的利用你,一直的骗你,我救你也是为了利用你,你难道感觉不出来?走走走,快点走,!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已经成了我的拖累了,走啊,再不走,我就杀了你!”花清影声嘶力竭的吼着。

    “小影,你怎么这么多变···”

    “走啊,走啊,你赶紧走啊!”花清影瞪着眼浑身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让不由得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

    “赶紧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萧云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只是不断的回头看着花清影怒不可遏的样子。

    看着萧云走得远了,花清影的整个身子都软了,她蹲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自言自语道:“云,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虽然你身受三阴绝脉本就活不久,但是你若知道我是真的一直的骗你,一直再利用你,你一定很伤心。”

    “云,你放心,你死后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也定然完成你的心愿,为你义父一寨的人报仇。”

    “云,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那把相思绕乃是我爹给我娘的定情之物,我娘死后把它留给了我,说是我的定情之物,从今之后我花清影就是你的人了,你若死去,我终生不嫁!我花清影发誓,从现在起生死我都是你的娘子。”

    花清影说完擦了擦眼泪,缓缓起身,再次看了一眼远去的方向,咬了咬牙,最后一转身却是向着林外而去。

    萧云和花清影背道而驰,向着山崖边而去,而花清影此时却是向着天道山的前山而去,那里是天道正教的大本营,有下天道山的唯一之路。

    两人分道扬镳,到底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