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清影和萧云分道扬镳,一个向后山悬崖而去,一个却是反向冲向了山门。

    花清影认为萧云必死,但是她却是哪里知道萧云却能绝境逢生,而且两人之后再相遇之时花清影还险些要了她的性命,更是得知了真相的已经再也不相信她,同时两人之间还有着复杂的血缘关系,以及几位强大情敌的存在,让两人的本来水到渠成的爱情之路坎坷难行。

    萧云跑了一阵,回头再也看不见花清影,心中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没来由的一阵悲痛,他站在原地,呆了片刻又回到方才两人呆过的地方,那里已经没人,花清影早已不见。

    天大地大,萧云居然感觉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自从山寨被毁,自己就成了孤魂野鬼,而后遇到白衣仙女,将他送到了天道盟,又遇到了花清影,他才感觉有了生的希望,但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已破灭。

    三个月,仅仅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一个要死的人来说却又是很长。

    蹉跎岁月错,消磨时光过,纵使真情化浮沫!

    萧云摸了摸腰间盘着的相思绕,心中又再次涌起了生的勇气,同时他感到三阴脉络一阵的剧痛,他知道刚才强行催动了内功本来逐渐复原的三阴脉络,又受了严重的伤了。

    萧云想到自己向着山崖而去,在返回来的时候花清影已经不再,她去了哪里?

    顿时萧云一惊,他想到了花清影一定是向着自己的反方向去了,她要以身为饵,要将追杀两人的引开,给自己创造逃生的机会。

    萧云心中大是感动,自己身遭三阴绝脉缠身,即使逃出生天,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死,自己这条贱命怎么对得起花清影的苦心?不行,自己一定要给她创造逃走的机会,他逃了,自己才有希望报仇,即使不是亲手报仇。

    萧云想罢,却是一转身也想着来路而去。

    无巧不成书,萧云往回没跑多远果真发现十几个黑衣人已然将花清影围住。

    只是这次花清影的毒阵不能见效,早知道她有这一手,来人已经有了防备,而对方又摆出了剑阵将花清影围在其中。

    对方各个身手了得,在武林之中都是了不得的高手,而花清影说到底也还是一个孩子。

    花清影身子灵活,手中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同时身上亮起淡红色的光芒,穿梭在剑阵之内。

    花清影的一把宝剑虽利,但却是不能抵挡剑阵的威力,她之所以还没有倒下是因为对方忌惮蛋她的毒,不敢过分靠近她,同时更不能将她杀死,毕竟那东西在不在她身上还说个未知数。

    花清影身上已经遭了数处创伤,鲜血染红了衣衫,但是这坚毅的女孩仍是不放弃,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六具尸体。

    花清影还时不时的打出一蓬暗器,银芒四射,顿时将一众人逼开,但是顷刻剑阵出现的破绽又再次被人占据,破绽再次消失。

    花清影抓不到剑阵露出的破绽,即使偶尔看到也是稍纵即逝,根本就没有法子逃走,如此下去就是累也要将她累死。

    黑雾弥漫,花清影又打出一蓬毒烟,同时从毒烟之内飞出一柄旋转着的利刃。

    利刃像是一把剑,却又似一把刀,刃身似剑,但刃身却是斜的又像是刀,而且这把利刃的握手不在一端,却是在剑的中间。

    利刃的中间是握手,剑柄的两端是镜面相对斜斜的两片剑刃。

    剑刃不过尺长,其上闪烁着阴冷的光辉,旋转着从黑雾之中飞出。

    利刃旋转似是夺命的镰刀,此时萧云才知道那仅有的握手居然也不是用手握的,这是怎样的一种古怪兵器?

    闪着寒芒旋转着的剑刃从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脖颈之处划过,细小如丝的伤口喷散出来的血花就像是盛开的红牡丹耀眼无比。

    利刃旋转着飞回,花清影踏出奇怪的步伐,伸出手来在利刃上轻轻一点,利刃立即就改变了方向,向着另一个人以一种弯曲的线路旋转攻来。

    利刃旋转犹如一朵盛开的寒光鲜花,只是鲜花过处却是染上了一片嫣红,红的鲜艳。

    花清影同样踏着奇怪的步伐,利刃再次旋转而来,她用手一推,利刃再次向着一人飞去。

    那人大惊想要以手中宝剑挡开,却不料那奇异的利刃竟是旋转着改变了方向,斜斜的从那人五步之外一人的勃颈上划过。

    花清影步伐奇特,这把兵器更是奇特,但是他的这步伐配合上这把奇怪的利刃特殊的使用手法,居然是天衣无缝。

    这把利刃不但攻击路线诡异难测,就是花清影身上的漏洞都被旋转着攻击的利刃弥补齐全,这居然是一套完美无缺的剑术。

    完美无缺的剑术并不意味着无懈可击,花清影修行这门绝技时间尚短,步伐虽然奇妙,但是腿脚却是不听使唤。

    这把利刃或点、或推、或碰、或磕都会改变这把利刃的旋转方向,同时触碰剑身不同的位置,以及每一次力度的大小其旋转的速度和攻击线路都不相同,可谓是变幻无常。

    这把利刃是一把极其难用的兵器,精妙无比的步伐配合上恰到好处的催动才能充分发挥这把利刃的威力,现在的花清影显然还不能充分的将这一切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完美无缺的剑法存在,但是能施展出完美剑法的人却不一定存在!

    一道澎湃的剑气亮起,向着花清影斩来,花清影灵巧的步伐展开,同时一点那剑身,利刃旋转着向那剑气斩去。

    剑气足有几尺宽,似是将天地都撕开一般,正撞到那旋转着的利刃之上。

    利刃犹如盛开的花朵,在澎湃的剑气下顿时花瓣四散,一把利刃旋转着倒飞回来。

    花清影将那奇怪的利刃握在手中,顿时“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她身子斜飘同时借着利刃的反噬之力加速后跳,终是逃出一剑的笼罩范围,但是剑气扫过,将所有的黑气尽数驱散,同时花清影也摔倒与地。

    一柄闪烁着寒芒的宝剑向着花清影疾刺而来,在花清影的眼中那罩向自己的寒芒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花清影苦笑了一声,到头来自己还是死在了天道山上,难道这就是命运,改变不了吗?

    父亲、母亲、姐姐,小影不能为你们报仇,更不能完成你们的心愿,天堂若是有知,若是相见,父亲、母亲、姐姐,千万别怪小影,小影尽力了!天不助我,徒呼奈何!

    花清影苦笑,眼角的泪水顺着面颊流下,他缓缓的闭上眼,不想看着那把利剑将自己洞穿。

    花清影闭目等死,这一剑斩下到底他的性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