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剑气斩向花清影,花清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闭目等死。

    “噗”的一声清响,花清影听得真切,同时一股热热的东西洒到了自己的脸上,一股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花清影被惊得开眼,却是呆住了。

    “小影···快跑!”萧云语音虽弱,颤颤巍巍,却是坚决无比。

    花清影不知何时萧云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剑刃已从他的肋下穿过,露出了一截带血的剑尖。

    花清影张了张嘴,却是将口闭上说不出话来。

    对景惹起愁闷。染相思、心乱方寸。是谁有意,是谁薄幸?合下休传音问我,我心亦是难分,你心中有我,情意深深,我却无你分。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两个人人,原来别有人。(《少年心》修改)

    趁着萧云挡住本该取了自己性命的一击,花清影手中利刃抛出竟是旋转着在那人的脖子上划过。

    利刃锋利无比,画出线一般的伤口,在那人的内功作用之下,细弱发丝一般的伤口处喷出血雾,如花绽放般的美丽,美丽而妖艳。

    只是这美丽是如此的短暂,这是生命的终结所带来的最后的绽放。

    有一道剑光扑向花清影,那人身形极快,竟是走的曲线,手中宝剑毒蛇一般刺向花清影。

    花清影以手中利刃抵挡,同时利刃旋转而出,随着利刃的旋转又是一片血雾。

    “噗”花清影听到了背后的动静,人如旋风一般,利刃也随着人旋转,将自己护住,只是当他看清一切的时候,心中不知道又是什么滋味。

    一个黑衣人手持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剑已然刺入了萧云的心房。

    花清影记得不应该在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正是自己的背后,难道···他又是为自己挡剑?

    “都去死!”花清影一声怒喝,如修罗附体,利刃旋转而出,同时大蓬的黑烟弥漫,黑烟遮挡之下,这旋转着的利刃却是直接削掉了对方的脑袋。

    鲜血如喷泉一般的喷出,如雨又似雾,此时她已经是一个血人,有自己流的血,更有对方身上飞溅的血。

    花清影手持利刃站在血雾当中,看起来如梦似幻一般,犹如恶魔降临,让人不敢靠近。

    只是让花清影奇怪的萧云是并没死,他仍旧是站着没有倒下,心脏位置被刺一剑居然不死。

    萧云咳嗽几声,咳出几口血来,他伸手在胸口点了几点,顿时又精龙活虎起来。

    花清影一见如此,顿时变了脸色,她知道萧云已经开启了最后的封印,即使不被这些人杀死,他的三阴绝脉伤势也会顷刻就要了他的命。

    萧云一伸手自怀中掏出一个金色的匣子,“你们寻得是在茅屋中找到的这个盒子吗,在我这里,放她走,这东西就是你们的了。”

    剩余的几人一阵犹豫,正是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间传来一声“哎呦”的叫声,地上也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终于花清影又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将打散的毒阵再次聚拢了出来。

    与此同时花清影抬手打出一蓬毒针罩向两人,银光绽放数道光华向着另外几人笼罩而去。

    “小影···你先走,别忘了替我完成心愿····”萧云说着脸上还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花清影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虽然她杀人无数,更是早已无情,但此时却是难掩心中的悲痛。

    萧云说完竟是一转身,向着悬崖边而去,只是他走的方向并不是先前花清影给他指点的方向,而是距离那里很远的位置。

    花清影眼中泪花滚滚,看着萧云消失的方向,哭笑着大声道:“傻瓜,我是骗你的,我花清影骗死人不偿命的,傻瓜!笨蛋!”

    花清影再也不管不顾,抹了一把眼泪,向着山下跑去,而那黑衣人中却又一人全身发黑,口吐白沫,抬头看了看萧云逃跑的方向,伸手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单的符号,随后身子挺了挺再也不动。

    没想到十数人,十数个武林好手,面对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全军覆没。

    萧云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向着山崖跑去,那里是远离和花清影约定的地方,她一定会去他们约定的地方的,而这里却是远离那处的悬崖,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

    原来我也是会骗人的,更是骗死人不偿命的!

    果然,等了没多久又有十数道黑影贤候而至,将围了起来。

    “那女孩去哪里了?”为首的那人冷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杀了我,我也不知道!”萧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他这样子让围着他的那些人看起来就是他明明知道,就是不说。

    “难道你不怕死?”

    萧云苦笑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即使自己不动,仅仅是流血也会将自己流死。

    死并不可怕,知道今天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了,但是自己还不能死,即使要死,也要为花清影铺平逃生路,至少也要为她赢取一些逃跑的时间。

    “你们为什么一直的追着我们,又是向小影要什么东西?可是小影在茅屋之中找到的东西?”萧云运转着体内的逍遥诀心法,将最后积攒的气力全都施展了出来,挺了挺胸膛像是一个大人一般。

    “你知道她在茅屋之中找到的东西?”为首那人上前紧逼了一步问答。

    萧云苦笑了两声,将手深入怀中。

    顿时围着的这群黑衣人当下向外一散,居然是远离了。

    虽然这些黑衣人没有看到先前那些人是怎么死的,两位花使又是遭遇了怎么的暗算,但是小心些足总不会有错。

    萧云苦笑,他终于知道花清影的恐怖了,即使花清影不在,她的恐怖已经深入人心。

    萧云的手已经没有了气力,颤颤巍巍的自怀中掏出一个金色的匣子,他将这匣子托着,眼睛看着众人。

    “将盒子打开!”这些人果然是经验老道,不敢轻易的触碰东西。

    萧云呵呵一笑,他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是花清影送给自己的幽碧赭兰花蜜,同时他也知道,这绝对不是花清影在小茅屋中找到的东西,更不是对方想要的。

    看了看围着自己的众人,冷笑道:“你们费了这么大的气力,不过是想要这个东西,即使我给你们,你们也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小影,所以这东西你们休想得到。”

    萧云说完用出了最大的气力将那金匣子向外一抛,那金色的盒子却是直接的向着山崖飞去,同时他的身子一软,再也不能行动,却是一下子摔倒滚下了万丈悬崖。

    萧云想的明白,只要自己带着东西跌下悬崖,自然这些人就会到悬崖之下寻找自己的尸体,带到他们寻到自己之时花清影不知早就逃到哪里去了。

    萧云至死还在为花清影考虑,后来花清影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简直是痛彻心扉,同时她对萧云的感情也是别人无法替代的。

    一个男人即使是死都愿意为一个女子着想,这样的男子怎能不让女儿倾心?更何况日后这个男子长大后英俊潇洒足以迷倒万千少女而且还成为了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梅剑山庄的庄主,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山崖高万丈,崖底更是怪石丛生,人若是从山崖下摔下定然是尸骨无存,萧云能否安生?在他身上又将有什么奇遇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