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跳下悬崖,果真是遇到了奇遇。

    他的耳边传来呼啸的山风刮得身体阵阵剧痛,同时身上的血液却是一股脑的向着脑袋涌去,头中“轰”的一声巨响,似是一扇大门轰然打开,顿时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跌进那大门之内。

    仅仅一瞬之间萧云就已经穿过了那漆黑的大门,只是当他睁开眼时他却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了一处世外桃源一般的境地,奇迹莫名其妙的发生了。

    这里是哪里?难道这里就是天堂?这就是人死后的地方不成?

    萧云看了看自己,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三阴绝脉发作的痛苦,不仅如此,就是肋下的洞穿伤、胸前致命的伤也都消失不见,自己居然就这么奇迹般的复原了,不仅仅是复原还有一股股的元气正向着他的体内涌入。

    萧云本来就很奇怪,那洞穿肋下的伤已经很重,本来那已经是致命的,他居然没死!

    更是奇怪的那刺向心脏的一剑更加的致命,但是那一剑却是扎入皮肤不及数寸就什么东西被阻住,再也刺不进去。

    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一起发生,让萧云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怪异的一幕!

    萧云环顾四周,以为这是天堂,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青山绿水环抱之间,一条河流从身边穿过,水中还似有鱼儿跳动。

    萧云随着河流远眺过去,却是让一惊,在河流的尽头却似乎是利刃整整齐齐的将整个大地削去一半,而那河水却从那切割处消失不见。

    难道这里是一道断崖,这让很是好奇,连忙赶了过去。

    这是他到了那河水消失的地方彻底的惊呆了,这里居然真是就是一处边界。

    边界的另一端是什么,不清楚,就像是一层无色的结界一般,又像是一面镜子,看起来土地宽广,其实这里就是尽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场所?

    听到过一种传说,传说这大地本就是方的,天圆地方之说正是如此,难道这里就是大地的边缘?

    萧云感觉有些可笑,自己怎么会出现在大地的边缘?

    他奇怪的四下观瞧,却见一面石碑耸立,石碑之上似乎还有图文,之上距离稍远,看得不算真切。

    萧云快步走到那石碑前,果然上面刻有文字,这他让心中大喜。

    有文字就能搞懂这一切,萧云有着太多的迷惑不解!

    只是挡萧云看着石碑上的图文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石碑记载的并不是他所想象的地理志,而是武功秘诀。

    很奇怪,这些武功秘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看着这些刻录的武功秘诀都觉得玄奥无比,晦涩难懂!

    这不是一种武功的秘诀,而是记载着多种武功的秘诀!

    很快萧云就发现了端倪,虽然这些武功秘诀都没有刻录着各自的名称,但是修行法门却是各不相同,据此可以判断出他们并不是出自一种武功。

    不仅如此,萧云从中还摘出了一篇,这一篇让他很熟悉,就是当初那白衣仙子教给的内容,这是《逍遥诀》的内功心法总决。

    难道这些记录的都是某些武功的心法总决?

    很快就证实了他的猜想,萧云找到了一篇心法总决,虽然他不知道这心法总决的名称,但是他觉得异常的熟悉,而且当他一见这心法总决的时候,身体之内的内息居然沿着这总决开始缓缓运转。

    萧云大惊失色,这竟然是百花心经的心法总决!

    花清影传给百花心经包括百花剑决甚至百花毒经以及暗器使用的武功,可谓是将所有的百花心经内容尽数传授给了他,但是唯独没有百花心经的心法总决,而现在他在这里看到了心法总决。

    想起花清影传授他《百花心经》秘籍的时候,第一页被人撕去了,难道被撕去的那页所记载的就是心法总决?

    同时萧云也回忆起了自己所修习的《逍遥诀》内功,不也是没有心法吗,而第一页也是被人撕去的,难道这里面有着什么隐秘不成?

    萧云一见这心法总决就知道这是属于百花心经的,这不由得让他不动容。

    直到这石碑的最后却是出现了与武功心法总决不相同的文字,这居然是一篇写给看石碑的人的文字。

    “愚耗数年时间集天下武功总决与此,本欲毁去,但转念想到此等总决集数百甚至千年时间积淀、融合而成,愚不忍数百年精华毁之我手,但又不能让其流传武林,只得尽数掩藏此地!”

    “愚融合所有武功自创心法总决为混沌诀,分阴阳两篇!愚将两篇心法总决刻录与此石碑上,乃是愚对武功的见解。”

    “没有最强的武功,只有使用最强武功的人,最强的武功是最适合自己的武功,最强即代表着毁灭,切记!切记!”

    “最强代表着毁灭?”萧云不懂,但是也并不关心,他距离最强还很遥远,至少他目前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达到。

    在石碑的最下方刻画着十个人形图像,这些图像很熟悉,和百花心经之上的图像简直是一模一样,只至是图像上的刻画的行功路线有着不同而已。

    在人形图形的下面刻着的就是立碑人所融合的混沌决的武功,至少并不知道这篇到底是阴阳两篇之中的哪一篇。

    萧云看得痴儿,看得呆了,不由的沈浸在了对武功心法的理解之中。

    修炼不知甲子年,萧云也不知多了多久,眼神迷离,感觉到体**力充沛,一股气流在体内缓缓流转,打通自己一条条的经脉,直到受损的三阴脉络。

    一阵疼痛从三阴脉络传出,如针扎一般疼痛,顿时将萧云惊醒,同时他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萧云终于放弃对内功心法的参悟,开始修行武术。

    萧云自然没有忘记花清影所传授的,武功的修行要武术和内功同时修行才能达到最佳的状态。

    对武术萧云也有自己的见解,他从各门武术之中选择了自己认为最为实际有效的武术。

    他选择了剑法,因为花清影传给他的就是剑法,同时他也认为花清影传给他的都很正确,剑术灵巧、迅疾,以最直接最为利落的方式直接杀死对手。

    其实单轮剑法来说也分为轻剑和重剑的区别。

    轻剑自然剑走轻盈、迅疾一途,天下武功无招不破,唯快不破,速度快绝对是一大优势。

    但是使用重剑的人却是放弃了轻盈、迅疾的剑势,而是以强大的内力注入到剑势之中,以强横的内力和剑的重量硬生生的摧毁阻挡着他的一切。

    面对着剑路不同的选择,萧云选择走那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