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面对着剑路的选择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中,他现在对剑路的认识还很肤浅,在他的眼中剑不都是一样的吗?

    内功和武术同时修行本就更加的耗费精力,萧云练了许久的无论体力还是内力都消耗得很严重,他本想着休息一下在继续练习,躺在石碑前居然是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这一觉睡的很香,只是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却是再一次的惊呆了。

    因为他在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再那神秘的世界之中了。

    当萧云悠悠转醒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没有睁开,鼻孔之中就钻入了一缕清香。

    这是怎样的一种清香,不似花香,更不是什么胭脂水粉的香料香气,当然更不是鸡鸭鱼肉散发的食物香气。

    萧云自然是记得这种清香,这是来自女儿家身上特有的香气,这清香的气息和花清影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花清影告诉过她这是大女孩所特有的“少女的体香”。

    “少女的体香”?怎么会有少女的体香,难道是小影?

    萧云心中狂喜,睁开眼,他想急切的看到花清影看着自己笑眯眯的身影,只是当她睁开眼时却是下了一跳,他只看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瞧着自己。

    萧云连忙将头向旁扭去,这才看清原来自己面前正站着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但绝对不是花清影。

    女孩面容姣好,若是长大了绝对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只是她现在还小,正双手托着腮趴在自己的床边,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姐姐,姐姐,那人醒了呢?”小女孩见萧云微微动了一下,连忙对这门外大叫着。

    萧云这才打量周围,原来自己竟然是躺在一张大床上,而自己所在这间屋子装扮的十分雅致,他毫不怀疑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自己怎会躺在一个女子的闺房中?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

    随着小女孩的喊叫,一阵脚步声响起,自门外走进一位白衣飘飘的仙子来。

    她白衣飘飘如初雪,玉肌冰骨更甚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彩,似要将雪照化一般,只是不善言笑,总是冷着一张脸,倒是感觉此人不易接近,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个冰雪精灵一般。

    这少女从门外走进,见萧云醒了微微一笑,随机又挂上了惯有的冰冷脸色,只是仅仅这一笑这少女更如盛开的白百合,美艳不可方物。

    她身材婀娜,长发披在背心,用一根银丝带轻轻的绑住,屋外有风轻轻吹动,她的青丝飞扬,身旁犹如烟霞轻笼,似是仙女下凡。

    萧云一见这女子不由得呆了,心中暗道:“尘世中怎的会有如此圣洁美丽的女子,精致的完美的瓜子脸上眼如点漆,清秀绝俗。”

    一见这女子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身影:在一个漆黑的地洞之内,有风吹动,火把的昏暗光芒罩着一个绝美身材的女子身上,有风吹起那女子的秀发,犹如仙女降临一般。

    萧云看着这个女子不由得看得呆了!

    女子看着瞪着大眼,张着嘴巴瞪着自己,不由得一阵脸红,“你···醒了!”

    下雨这才回过神来,这才感觉到身上的不适。

    全身都似散了架一般,没有一处不痛的,尤其是肋下还有胸前,更重的还是身体的三阴脉络发作之时的痛楚一股脑的全部都加载在了身上。

    “哎呦”一声,居然不能起身,挣扎了两次终是没有起来。

    那少女将手轻轻的递了过来,只感觉一股清香向自己扑来,瞬间侵入自己的五脏六腑,顿时身上也不那么痛了。

    “你伤还没好,先不要挣扎着起来!”

    后来萧云才知道这少女名叫梦琉璃,那小女孩名叫梦霓裳,两人乃是亲姐妹。

    后来他更是知道自己是如何会在这里了,是梦琉璃将她是采药的时候发现的,那时候他正挂在一棵歪脖老树上,也不知道他乃是修了几辈子的德行,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居然不死。

    而且萧云还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本以为他不会活过来了,只是他的呼吸还在,心跳也在,所以梦琉璃一直的没有放弃他,果然三天之后他醒了过来。

    萧云也是为自己庆幸,但是他想到花清影或许已经遭了毒手,心中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悲伤。

    原来那有着黝黑皮肤,满脸生着痘疮的女子已经深深的印入到了他的心中,抹之不去!

    仅仅三个月的共同生活,就如十年生活一般,萧云竟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时间冲不去更是冲不淡这种牵肠挂肚的彻骨相思。

    原来这里是一盒山谷,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云梦居。

    这云梦居之中就只有两间屋子,本是这姐妹两人住的,但是现在萧云住去一间,现在她们姐妹却是挤在了一个屋中。

    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或着这么奇怪的云梦居,更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住着仙女一般的两姐妹,萧云一切都感到奇怪至极。

    原来萧云身上的三阴绝脉根本就没有修复,同时他肋下的伤以及胸前的伤依旧存在,但是自己所见到的百花心经的武功总决和混沌决的武功为什么自己还是如此的记忆犹新?

    那居然不是做梦,更不是幻觉,那是真的存在的,但那又是什么呢?

    现在身受重伤,现在他只能躺着,但是面对着仙子一般的梦琉璃的照顾,让他有些尴尬。

    梦琉璃也不过十四五岁,正是一个花季一般的少女,如此的照料一个男子的吃喝拉撒,无论是谁都会一些不适,但是她却是没有,在如此的照料下感到尴尬不适的反而是萧云。

    当然,萧云除了感到尴尬之外还有一种窃喜,更多的乃是感动!

    好在还有一个小丫头时常的过来和萧云聊天,到让感觉不是那么的尴尬了。

    自从醒来之后他就开始修行逍遥诀,现在他越发的感觉逍遥诀内功的厉害了,若是先前他走路都气喘吁吁的,但是在天道山上不但可以快速的奔跑,还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替花清影挡下刺来的一剑。

    即使吃饭、睡觉逍遥诀的内功都在不断的运转,同时混沌决的内功心法修行他也坚持不辍。

    梦琉璃倒是不经常来,只是到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她就会准时的出现,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将时间推算的如此准确的,就像是萧云肚子里面的蛔虫一般。

    除了睡觉之外梦霓裳倒是时时在身边,或许是她觉得除了之外再也没人陪他玩了,毕竟像她这个年纪正是玩的年纪。

    从梦霓裳的口中得知这云梦居虽然是住着姐妹两人,但是在云梦居的不远处却是住着三位老人,其中一位就是两姐妹的爷爷。

    只是三位老人家出门了,最佳武林中发生了大事,让退隐武林许久的三位来人家不得不出山,现在还未归来。

    萧云遇到梦琉璃和梦霓裳两姐妹,这是将彻底改变她一生的两个女人,三个人之间将会发生怎样的感情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