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被梦琉璃所救,带回到了隐居的云梦居山谷之内,养伤、习武。

    同时梦霓裳也将萧云失落的金色盒子拿了过来,同时还有一幅卷轴,那是亲自画下的画像,是花清影的画像,除此之外还有一条粉红色的手绢,那是花清影送给萧云的东西。

    梦霓裳也偷偷的看过那画像,那画像上是一个身材婀娜、妖娆的女子化像,只是那女子的面容却是模糊了,本来是画好的,这是被水浸染后弄污了的痕迹。

    梦霓裳想萧云问了许多次这是谁,萧云都是不答,直到她问了一句“这姐姐就是小影?”

    萧云大吃一惊,他自然是没有和梦氏姐妹提起过花清影,但是梦霓裳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睡觉的时候喊出来的,这些日子,你喊了这名字不下几百次了呢?”梦霓裳得意的笑道。

    闻听此言,萧云却是露出了满脸的愕然。

    萧云一躺就是十几天,他在这十几天中不辍的修行着内功,同时也在回忆着进入那奇怪的空间的一幕,到底是不是梦呢,但若不是梦怎么就找不到哪里呢,自己怎么会挂在树杈上,这又如何解释呢,但若是梦,梦里面的记载武功、心法自己怎么会这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躺在床上的萧云对于这么秘密真的是百思而不得其解。

    十几天后萧云终于可以起床了,这些日子以来他都没有练习过武术,这对他来说这种损失是很大的。

    百花心经上面的武功倒是记忆熟悉,但是混沌决上面的武功他本来看到就是不多,又何谈记忆?所以他主修的就是百花剑决。

    萧云摸了摸腰间,粉红色腰带依旧绑在身上,他伸手摸了摸里面的宝剑仍在,这倒让有了几分欣慰,摸着腰间的相思绕宝剑,让她又不得想起花清影来,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安全了。

    萧云自然不会拿相思绕练武,那是花清影留给他的最重要的东西,是有着巨大的纪念意义的,见剑如见人,自然是格外的爱惜这把宝剑的,同时花清影也曾告诉他:财不可露白,在没有保护它的实力之前千万不要拿出来。

    萧云一直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使用百花剑决的时候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是缺少些什么一样,但是缺少什么他不清楚。

    这日萧云早早的起来,取了一个木片,当剑用,他本想寻一个安静的地方练剑,如此一来倒也免去了梦霓裳的打扰。

    萧云走了一段路程,云梦居的不远处有一处湖泊,那里本是练武的好地方,原来萧云几日前可以行走之后就在山谷之中溜达,早已踩好了地盘。

    萧云是听着哗哗的水声找到那块湖泊的,但是他却是只听到哗哗的水声,不见流水,只有一个湖泊,也不知道这水声是怎么来的。

    今天一大早的起来,他直奔选好的地方奔去,只是尚未到达那里,就见一人如天上的仙子临凡尘世一般,这仙子正在舞剑,正是梦琉璃。

    看着梦琉璃舞剑,萧云的眼中渐渐迷离,此时的梦琉璃却是与他心中的一个身影渐渐重合,只是他心中那女子舞剑的姿势绝对没有梦琉璃这般优美。

    花清影舞剑之时总是伴随着身上淡淡的气劲,她有时武的虽慢,但气势却是非凡,就似是君临天下一般;她又有时舞的极快,快的犹如暴风骤雨,让人看了感到犀利狠辣,她的剑时常在极快与极慢之间骤然变化,显得气势宏伟、凶狠异常。

    只是花清影再是如何的气势雄阔,再是如何的犀利狠辣,这些不过是一个外表,一个将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外表,其实她舞剑的时候却有着一种让人见了着迷的柔美。

    梦琉璃舞剑也是有时快,有时慢,但是无论快慢却有一种极其自然的美,让人看了,感觉这不是在舞剑,而是在舞蹈,在淡淡的气劲光芒笼罩下如梦似幻,真如仙子临世,让人心儿为之迷醉。

    翩翩仙子落凡尘,轻衣落裙慢起舞!

    一舞人迷离,情思漫漫满湖边。再舞清我神,飞雨如雾洒轻尘。三舞知我心,何苦相思扰烦心。

    梦琉璃舞剑让人痴迷,只是她的柔美是在外表,而在柔美的掩饰之下是阴森森的杀机。

    完全不同的两种剑势,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萧云不明所以,更是挥之不去。

    花清影中了神秘的毒,身体心理起了巨大的变化,萧云看起来毫无影响,但是真的没有影响吗?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由于中毒的影响,萧云的身体没有发生异样,但是他的心态已经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而他所钟情的女子自然也不是同龄的女孩!

    花清影虽然与他同龄,但是严格的说花清影其实也是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大女孩!他已经感觉到了懵懵懂懂的感情,也知道了男女之间的区别。

    萧云愣愣的看着梦琉璃舞剑,直到梦琉璃舞了一阵收了剑势休息的时候,这才收回目光,暗骂了自己一声。

    萧云将眼光收回,凝神聚气,开始缓缓舞剑!他练得自然是百花剑决,但是不知道怎样让身上亮起内功气劲,难道是自己的修行还不够?

    萧云本就体弱,真正习武也不过三月时间,武功一途修行不够也是正常。

    但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要是小影在的话,一定可以给自己解答这个问题,只是当初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

    萧云再一次想到了花清影!不知为何花清影的身影总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挥之不去。

    他晃了晃头,将花清影的身影从脑海之中驱除,开始专心的练剑。

    梦琉璃看萧云练剑却是有些好奇,她实在是想不到居然精通这么高深的剑术,同时她也感到一些别扭。

    要是一个女子使用如此的剑术一定极其优雅,而且极具杀伤力,但若是在一个男子手中使用出来,就显得这男子缺乏阳刚之气,多了几分阴柔之力。

    萧云身子瘦弱,本就阳刚不足,略显阴柔,若是在使用这种武功那么对他的身体定然造成极大的影响。

    花清影不是没有提醒过,修习百花心经的唯一缺陷就是会使修习者显女性化,若是女子修习自然是上佳的,但若是男子修习,却是大大的妨碍了。

    萧云练了半晌,终于停了下来,见梦琉璃也在呆呆的望着自己,脸上不由得一红。

    “梦姐姐,你怎的不舞剑,却在这里发呆?”

    梦琉璃嫣然一笑,犹如冰雪开释,更如盛开的梨花,她淡淡道:“看你舞剑颇有心得,所以驻足观望!云弟弟,不知你所修行的是什么武功?”

    萧云一怔,他本想告诉梦琉璃,但是花清影说过这种武功是百花宫的最高秘密,万不可告知他人,梦琉璃如此一问到让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怎么?云弟弟却是不知你所练得是什么剑术,还是不想告诉姐姐?”

    萧云只是尴尬的笑道;“梦姐姐可是看出什么端倪?”

    对于这个武功的来历,萧云避而不答。

    梦琉璃点了点头道:“云弟弟所修习的武功很是深奥、精妙,即使是我也未曾见过如此精妙的武术,只是这武术却不是向你这种堂堂男儿所修习的,反而更适合女子修习。”

    萧云与梦琉璃湖边舞剑,却是让一个人正在到处的寻找他,正是梦倪裳,两人之间又将发生什么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