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和萧云谈论起他的武功来,梦琉璃说萧云的武功其实女孩子修习更为适合。

    萧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不过我没有更好的武功修习,同时觉着这武功不错,也很适合我!”

    梦琉璃笑了笑却是不再说话,她莲步轻移,手中长剑缓缓抬起,剑上闪烁起蒙蒙的白光。

    太阳已经升起,照亮了一片天宇,梦琉璃收了剑,同时萧云也将木片收起。

    “梦姐姐练剑的时候为何剑上会蒙上一层内功气劲,而我却是不能?”萧云终于问出心中的疑问。

    梦琉璃笑了笑,她居然和花清影说得一样,给讲解了内功和武术的关系。

    直到现在萧云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都是误解了花清影的意思了,内功和武功同时修行其实并非是修行一段内功在修行一段武术,原来两者是同时进行的。

    梦琉璃对武功的认识和见解远远比萧云要多的多,在武功上绝对可以称为的老师,从此之后的很多年里,梦琉璃一直的传授着萧云的武功,

    却说梦霓裳起床之后不见了姐姐,这点她并不意外,她知道梦琉璃有早起练武的习惯,但是当她走进萧云的卧室之后竟是发现他也不见了,这倒让梦霓裳感到奇怪极了。

    梦霓裳自然是想不到萧云也是去练武的,当她见到和梦琉璃一同出现在自己眼中的时候,她嘟起了嘴。

    百花心经却是是武林之中难得一见的武功绝学,但是相比起混沌决来,对萧云的吸引还是有些不如,因为无知,所以不愿在有限的时间内对此做出研究。

    混沌决的武功让萧云不能释怀,他知道那天的遭遇不是梦,即使是梦,也要再次进入那梦中,那里面的武功真的太玄妙、深奥了。

    想着那天的情景,自己从天道山的山崖上跳了下来,而后自己就进入了那个神秘的世界之中,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跳崖让自己进入到了那个奇妙的世界不成?

    萧云被自己的想法都气的笑了,难道自己在想进入那奇妙的世界非要再跳一次崖不成,若是这次跳崖恰巧不是被树挂住,那么自己还不摔个骨肉为泥?

    萧云想的头大,也无所发现,当下也只好修习百花心经,毕竟这是他走的最快捷的一条途径。

    萧云得到了梦琉璃的指点武功进步飞快,同时三阴绝脉的发作却是越发的轻了,难道是自己的伤势有了好转?

    天道山上为救花清影将护住三阴脉络的劲气全部释放,不但让脆弱的三阴脉络失去了保护,更是他催动内劲反而重伤了脉络。

    萧云本来以为必死,但是落下山崖之后不但活着,反而使得受损伤的三阴脉络似乎还有好转,这是怎么回事,是梦琉璃救了自己吗?

    萧云很快从梦琉璃那里得到了答案,并不是她治好了自己的三阴绝脉,而且她根本就不知晓什么三阴绝脉。

    每日的勤习苦练到让萧云过得很充实,同时更让他开心的就是他几乎整日的都和梦琉璃在一起,和仙子一般的人物在一起即使没有什么,看着也是养眼。

    除了睡觉、方便以外梦琉璃和萧云两人几乎都是在一起的,在一起修习武功,在一起交流心得,倒也是乐哉乐哉。

    每每梦霓裳起床之后来寻,只见空荡荡的屋子,她的嘴就不由得嘟起,然后摔门而去。

    梦霓裳像是失了魂一般坐在阁楼内眼睛望着远方,果然不久之后就看到白衣飘飘若仙子的梦琉璃正和有说有笑的萧云一起走来。

    梦霓裳气的狠狠的关上窗户,“咣”的一声响,震得整扇窗户都嗡嗡作响,同时她发誓再也不瞧两人,但是片刻之后就蹬蹬蹬的跑下楼去和萧云说话。

    梦琉璃烧的一手好饭,清晨练武归来梦琉璃准备饭菜去了,萧云本想着过去帮忙却被梦霓裳拦住。

    “怎么整日的不见人,也不陪我玩了!”梦霓裳表示出了不满,极度的不满,嘴嘟的都能拴住一头驴。

    “练武!”萧云回答的很干脆,“你怎么不练武功啊,你看琉璃姐姐可是很尽力的?”

    “练武有什么用呢?这么辛苦,还不如好好的玩,再说了,要练武等长大些再练也是可以的啊,没必要整日整夜的练武啊!”

    萧云心中一阵的黯然,同时也是一阵的羡慕不已。

    他黯然的是自己必须要练武的,自己有着明确的的目标,练好武功乃是必要的条件,也是他活命的唯一机会,哪怕就这么点机会都是很渺茫,这是多么无奈!

    他羡慕梦霓裳,想玩就玩,这个年纪不正是开心的玩耍的时候吗?

    可是现在他自己却要忍受着三阴绝脉的折磨,同时他还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到练武之内去,他真的是没有时间玩!

    “云,我们去玩吧,你陪陪我好不好,你总是和姐姐在一起,留下我一人,好无聊啊!”梦霓裳拉着哀求道。

    萧云无奈,本想拒绝,但是看着梦霓裳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好拒绝,同时他也知道真的也该休息休息了。

    其实萧云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太长时间的修习武功,对他来说内功和武术分开修习反而更好,如果这个时候出去走走,而专一的修习内功的话,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小影之所以没有指点自己修习武术的时候同时修习内功,怕的就是自己身体虚弱不能长时间的修习,而内功和武术分开修习却是属于劳逸结合的,倒也是正途。”

    到底花清影是不是这样想的他不知道,但是萧云是这样认为的。

    梦霓裳见萧云答应下来,欢喜的鼓掌雀跃着。

    早餐用罢,梦霓裳拉着萧云就往外跑,却让梦琉璃一愣。

    “姐姐,我和云出去玩,姐姐不要担心了!”梦霓裳向梦琉璃解释道。

    梦琉璃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心些,不要跑得太远,爷爷快回来了,你也不要玩的太晚了,若是爷爷见你贪玩你可就惨了。”

    “知道啦,知道啦,爷爷回来前,我和云一定回来!”梦霓裳回答着已经拉着远去。

    “霓裳,慢点,我有点喘不过气来!”萧云气喘吁吁的道。

    “哈,你可真是弱,跑这么几步就气喘吁吁的,还亏得你天天练功!”梦霓裳打趣道。

    “云,我们去划船好吗?”梦霓裳提议道。

    “划船?去哪里?”萧云问道。

    说起划船萧云自然是没有划过的,想想也是好玩的紧,只是想不到这次玩的不是船,而是命。